人群静了静。

楚流?回头看去,也是一张颇为熟悉的面孔——梁潇潇。

她和姜芷媛并肩而来,而方才那话,正是出自她之口。

“若非是楚越师弟现在被容修师兄看中,想必你这会儿,还正琢磨怎么收拾他呢,不是吗?”

“你!”

柳茵桐脸色红白交加。

这个梁潇潇,素来就不给她面子。

上次她们已经彻底撕破脸,如今见面,自然分外眼红。

“你以为你说两句好话,就能抵消之前做的那些事儿了?”

梁潇潇掩唇一笑。

“这会儿来道歉,似是太晚了些吧?你真当大家都是傻的,猜不到你的真实意图?不就是想通过楚越,再和容修师兄攀上关系吗?“

梁潇潇冲着旁边的姜芷媛轻轻捅了捅胳膊。

“芷媛,你对容修师兄颇为了解。不如你来说说,他吃不吃这一套?”

姜芷媛淡淡道

“他性子一向冷清,自然不会将这些放在心上。何况”

她顿了顿,看了柳茵桐一眼,意有所指的说道。

“何况,他最是讨厌旁人对他纠缠不清。”

哪怕是她,痴恋容修已久,而且也算是当初云天阙老族长早早看好的王妃,都不敢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前几年的时候,她一直在勤奋修炼,甚至连容修的面都不得见。

只上次在云天阙,她贸然闯了过去,都被好一顿教训。

更遑论他人?

柳茵桐银牙紧咬。

“你们休要血口喷人!我、我不过是觉得之前对不住楚越师弟,这才——“

话没说完,就听梁潇潇毫不掩饰的嘲笑出声。

“柳茵桐,这话说出来,你自己信吗?”

柳茵桐终于说不下去了,脸上一阵火烧!

站在一旁的楚流?眨了眨眼,这才恍然——原来还是因为容修。

就说柳茵桐的态度转变的实在是太过莫名其妙

觉察到她的视线,柳茵桐更觉脸上无光,终于转身快速离开。

那背影,怎么瞧着都带着几分落荒而逃的意思。

梁潇潇双手抱臂,讥笑出声。

“还真是贼心不死!容修师兄都已经说的那么明白了,居然还敢抱有这样的非分之想!当真没有半分自知之明!“

姜芷媛的情绪却似乎没有这么激动,神色比较平静,只抬眸看了楚流?一眼。

停顿片刻,她忽然朝着楚流?走了过来。

最终站定的时候,两人之间的距离,不过三步之遥。

她冲着楚流?露出一个大方得体的笑容。

“楚越师弟,之前的事情,多谢你了。”

姜芷媛是生的很漂亮的,身量纤纤,五官精致。

虽然是夜里,可是周围灯火的映照下,却显得越发楚楚动人。

这一笑,更是清纯之中带着三分柔美,让周围不少人都看的一呆。

可惜这一招对楚流?没什么用。

她也笑了起来,黑玉般的眸子深处,一片波澜不惊。

“姜师姐,这谢从何来?”

姜芷媛看眼前的少年似乎对自己的示好不为所动,心中不由生出了几分不满。

这个楚越

怎么好像怎么都看不穿他的心思一般

但这些想法也只是从她的脑海之中一闪而过,所有的情绪都并未表现在脸上。

她笑容不变,柔声道

“自然是谢你之前帮容修师兄挡下那一击。虽然他实力强横,一般遇上这种事也不会出任何问题,但有楚越师弟的帮忙,终究是好的。“

她的眉眼之间染上几分忧色,但唇边笑容却深了些,一双美眸满是真挚。

“听说这次他安全归来,并未受重伤。若非楚越师弟机智过人,穿过学院结界,及时出手,只怕后果不堪设想。更不用说,楚越师弟为此还被罚关蓬岷山一个月。为了他,楚越师弟可谓牺牲极大。“

楚流?眸光微动,唇角勾起一抹笑。

姜芷媛这番话,表面看是在夸她,实际上却是在暗戳戳的讽刺她不知好歹,违反学院规矩,强闯结界。

这在大多数人看来,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可惜,这些话对楚流?而言,也没什么杀伤力。

因为她根本不在意旁人的看法和非议,而且,那蓬岷山待着,还挺爽的。

于是,听完这一番话之后,楚流?非但没有生气或者窘迫,反而也笑的更加灿烂,顺水推舟道

“姜师姐过奖了,我也不过是做了点力所能及的小事儿,实在是不敢居功。而且,容修师兄之前已经亲自谢过我了,我看姜师姐就不必多此一举了吧?“

姜芷媛的脸色瞬间精彩纷呈。

楚流?却似乎没觉察到,继续道

“我帮的是容修师兄,而不是姜师姐你。这一声道谢,我看姜师姐还是收回的好。要不然回头,又被人误会了可不太好。“

姜芷媛心头火起!

楚越这是在当众打她的脸吗!?

她勉强笑了笑,道

“我和圣子殿下从小一同长大,情谊深厚,也不必分的那么清楚”

为了挽回面子,她甚至更改了对容修的称呼。

“哦?”

楚流?打断她的话,似笑非笑道

“姜师姐这么说,我差点都要以为,容修师兄的王妃就是姜师姐了呢。”

姜芷媛脸上的笑容终于再无法维持下去!

她算是看出来了,这个楚越,根本没打算和她和和气气的说话!

年纪小小,倒是生了一张利嘴!

气氛尴尬冷凝。

是个人都听出了楚流?方才那句话中的讽刺意味。

是啊!

她姜芷媛说到底,和容修也没什么特殊关系,哪儿来的立场帮他说“谢谢”?

严阁说起来,现在在整个学院里,和容修关系最为亲近的,不正是楚越吗?

她刚才那番话说的,真是可笑!

姜芷媛深吸口气。

实际上,从第一次见到这个楚越开始,她心里就对他很不喜欢。

她也不清楚这种感觉从何而来,但却挥之不去。

看到楚流?肩头上蹲着的团子,她眯了眯眼,忽然道

“楚越师弟,你这契约神兽,看起来倒是颇为眼熟啊”

她记得清楚,那个楚流?,也有着一只一模一样的赤尾丹凤!

她忽然想到了什么,目光一转,死死看向楚流?!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