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皙的手掌缓缓靠近,最终贴在了那黑色的墙体之上。

黑白相间,两种极致的颜色彼此映衬,加上上面那些名字闪烁的莹莹辉光,几乎像是构成了一幅画。

静谧而灿烂。

庄重而威严。

冰凉的触感从掌心传来。

楚流玥浑身的血液,却似乎沸腾了起来,在四肢百骸飞快的流动!

她的心脏像是被什么紧紧攥住。

所有人都觉得此时的她,应该是骄傲的,欢喜的,充满荣光的。

但实际上,她紧张的连周围的声音都已经听不见。

她所见所听,都只剩下了眼前的青云榜!

昨天,她也是站在这里。

那种熟悉至极的波动,仿佛还在心中奔涌。

她小心翼翼的调动一道原力,注入青云榜!

嗡!

一道细微的嗡鸣之声,骤然传入耳中!

楚流玥的心猛地一跳!几乎要将自己的手撤回!

然而下一刻,那道声音却是迅速消失,好像从未出现过!

楚流玥一愣。

她安静地等待了一会儿,那声音的确没有再响起,甚至连那道本应出现的波动,也未曾闪现!

随后,一道莹光,在她的掌心出现,而后向上冲去!

她立刻抬眸看去!

那一道光在青云榜上最后一个名字那里停下。

而后,“唐锐”的名字悄然散去。

她的名字,取而代之!

当看清上面的字迹的时候,她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下。

因为那个名字是——

楚越!

最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这让楚流玥的心安定不少。

她微微仰头,看向最高处。

那里,依旧是一片暗沉。

那个被遮掩的名字,并未浮现。

一切看上去都再正常不过。

她轻轻吐出一口气。

围观众人一片安静。

不管之前有再多的非议和怀疑,此刻也尽数烟消云散!

没有什么,比赢了这样一场比赛,正式登上青云榜,更能证明一个人的实力了!

尽管这件事儿看起来如此令人不可置信,但——它终究是发生了!

东皇钟楼上,伯琰长老捋了捋胡子,颇为满意的点点头。

“这个楚越,的确是个可造之材。”

隐隐约约,有着几分当年那丫头的劲头。

都是一样的擅长闯祸,也都是一样的灵气十足。

甚至,一样在玄师和武者上,有着惊人的天赋。

“看来伯琰你倒是对这个楚越很是看好啊。”

一道声音从伯琰长老身后传来。

伯琰长老回头看去,笑道

“是啊。你刚回来,对他了解不多。这小子可是厉害的很。”

“能让容修如此看重的,想也知道天赋不错。“

一个中年男人走了过来,朝着下方看了一眼,点了点头。

“看着是不错。不过,孟老对他可是颇有微词。”

“你去过蓬岷山了?”

伯琰长老惊讶问道。

尚玉森嘴角一咧。

“这还用问?要是让孟老知道我回来却没第一时间过去,我可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伯琰长老深以为然的点点头。

“这倒也是。不过,你说孟老对楚越有所不满?难道是这小子之前被关蓬岷山的时候,做了什么出格的事儿?”

尚玉森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脸上浮现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不。”

“我只是许久没看到有人能如此轻易的调动孟老的情绪,而且还让他老人家这样念念不忘了。所以才有些好奇。认真说起来,孟老对楚越并未不满,倒更像是好奇。”

尚玉森想起之前孟老说的那些话,摸了摸下巴。

“连我都想亲自去会会这个楚越了。“

他看了伯琰长老一眼。

“入学才两个月,其中大部分时间都被关在了蓬岷山。这样的人,已经好几年没出现了吧?”

也算是有本事。

伯琰长老笑了笑。

“他现在是万峥的宝贝徒弟,万峥对他疼爱的不得了,你可不要胡来。”

“那怎么能算是胡来?多少学生想得到我的指点都没这个机会呢!”

尚玉森不以为意。

“若是足够出色,应付我自然不成问题!”

伯琰长老哈哈一笑。

尚玉森忽然想起了什么,问道

“对了,之前苍羽之渊的那件神器,已经带回了吧?”

伯琰长老的神色变得有些古怪。

“回了。”

尚玉森眼睛一亮

“放哪儿了?我早就想着这东西了,如今终于带回来,你可要让我好好研究研究!”

伯琰长老挑了挑眉。

“这事儿你求我没用。东西不在我这。“

“不在你这,那在哪儿?”

尚玉森一愣。

这样的物件,按理说拿回来之后,是该归属于院长掌管。

但现在院长不在,自然就是伯琰负责。

伯琰长老冲着下面那少年扬了扬下巴。

“诺,在他那。”

尚玉森忍不住笑出声

“哈?开什么玩笑?就那小子——”

“那东西认他为主了。”

伯琰长老悠悠然解释道,满意的看到对面男人的脸色迅速变化,精彩纷呈!

尚玉森闭上眼,深吸口气。

“好小子!”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