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茵桐几人离开之后,便齐齐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虽然刚才和卓笙争吵的时候,他们的心气儿很足,但其实他们自己心里明白,不管他们怎么明朝暗讽,楚越有了容修的保驾护航,从此真的会成为学院里不能随意招惹的存在了。

而他们这群人,却是在不久之前,刚巧“得罪“了楚越。

这以后的日子会如何,连他们自己也不敢说了。

弓盛尤其郁闷烦躁。

他跟在柳茵桐旁边,只要一侧脸,就能看到她那紧紧蹙起的柳眉。

她虽然也在向前走着,但却有些失神的样子,好像心事重重。

弓盛如何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正因为知道,他心里才更难受!

——无非还是因为那个人!

走了一段路之后,弓盛心中的怒火不降反升,在胸口一拱一拱的,几乎要冲出胸膛!

他终于忍不住回头看向了那几人:

“你们先走,我和阿桐有事商量。”

那几人看他脸色难看,也不敢多问,应了一声就快速离开。

半山上,很快就只剩下了他们二人。

柳茵桐有些奇怪的看了他一眼:

“怎么了?”

弓盛强压着怒火:

“阿桐,你还在想着容修是吧!?“

柳茵桐眼中闪过一丝狼狈,转开了视线。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弓盛抬高了声音。

“不是吗?这次从他回来,直到现在,你只怕都在想着要如何与他多说上两句话吧?只可惜,你对他如此心心念念,他却可能连你是什么样子都已经记不得了!阿桐,你何苦如此!“

柳茵桐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我不过是在想楚越的事情罢了,你——”

“楚越?楚越!如果不是他忽然和容修扯上了关系,你应该也不会想这么多的吧?”

弓盛太了解她了。

尽管容修已经离开学院几年,可是一出现,还是能够引起各方震动。

而这其中,就包括柳茵桐!

柳茵桐别过头,辩解道:

“我只是有些后悔,当初不该那么贸然的得罪楚越!现如今他有了这样的靠山,我——”

“你在后悔什么?你在怕什么?”

弓盛忽然扯了扯嘴角,笑容讽刺。

“你怕他在容修面前说你的坏话?可是,你觉得以容修那样的脾性气度,会在意这种事情?我们对他而言,不过是个毫无存在感的路人罢了。不管楚越在他那是如何贬损你,难道还会有什么影响吗?“

容修总不可能为了帮楚越出气,就专门来找他们几人的麻烦。

“换句话说,就算你讨好了楚越,他在容修面前将你夸出花来,会让容修多看你一眼吗?”

弓盛越说,柳茵桐的脸色越不好。

到最后,她已经双拳紧握,身体微微发抖。

“而且,你别忘了,容修已经有王妃了!”

啪!

柳茵桐一巴掌将弓盛的脸打偏。

弓盛的脸迅速红肿起来。

“这些我都知道!用不着你来教训我!”

柳茵桐丢下这句话,脸色冷厉,唇瓣苍白的转身离开。

弓盛下意识抬脚,想要追过去。

但走出一步,却又停下了脚步。

望着那越走越远的身影,他的眼中闪过一丝痛苦之色,最终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

罗诗诗二人来到容修所在那座山峰——九恒峰之外的时候,看到已经有不少人汇聚在了这里。

大家的眼神都看向九恒峰,神色震惊而充满疑惑,显然也是听到传闻之后匆忙赶来的。

人群之中传来低低的议论之声。

“都说容修师兄要亲自带楚越,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刚才他们一起回来九恒峰的时候,可是不少人都看见了!而且好像楚越之后挺长一段时间,都要住在容修师兄那边呢!”

“嘶——不是说容修师兄一向性子冷清孤傲的吗?许多人接近他都难,怎么如今竟是愿意去带一个新生了?”

“听说之前楚越帮容修师兄挡下了关键一击,也算是立了功了,难道...是因为这个?”

“啧啧,容修师兄可是云天阙圣子。一声令下,想要为他卖命赴死之人可是前赴后继!他会因为这样的小事儿就如此看重谁?我倒是听到一些小道消息,说...那楚越,原本就是和容修师兄认识的!”

”啊?真的假的!?怎么先前从未听过?我还以为那个楚越,不过是个毫无背景的寻常人呢!”

“嗤,寻常人能有赤尾丹凤这样的契约神兽?寻常人能以七阶武者之力,战胜八阶武者?从容修师兄的态度就不难看出,他们绝不是这次才认识的啊!”

众人议论纷纷,各种猜测纷起。

罗诗诗和卓笙面面相觑。

他们虽然和楚越比较熟悉,可真要论起来,其实他们对楚越的背景,真的是一无所知。

“看来回头真得问问这小子了...”

卓笙摸了摸下巴。

“他要真是和容修师兄关系匪浅,那之前也太低调了吧!?“

换做是其他人,只怕早就已经按捺不住,在进入学院的第一天,就将这事儿传的沸沸扬扬了!

罗诗诗陷入沉思。

楚越那通身的风华气度,从初见,她就知道,他必定来历不凡。

但也没想到,居然会和容修师兄有关。

这事儿别人或许还是猜测,但她心里却已经十分肯定。

因为无论是容修师兄还是楚越,都绝不是那种为了一个陌生人,可以做出此事的性子。

他们以前必定就是相熟的!

甚至——很有可能关系匪浅!

想那姜芷媛,自称与容修师兄青梅竹马,甚至一度传出她会是云天阙王妃的消息。

可容修对她的态度呢?

就目前所见,容修显然就没有把姜芷媛放在眼里。

可是,楚越不同。

容修肯花费这样的耐心与精力亲自指点,就证明楚越与他的关系,必定是胜过姜芷媛万分的!

可,楚越到底是什么身份,能够得到容修师兄如此厚待?

可惜外人无法随意进入这九恒山,里面情况如何,他们也就无从知晓了。

不知是谁低声问道:

“容修师兄和楚越已经进去好一段时间了,怎么现在还没出来?”

......

外界纷纷扰扰,被尽数隔绝。

房间之内,容修与楚流玥面对而坐。

楚流玥道:

“我已经跟你来了。现在,你可以解释了吧?”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