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修话音落下。

大厅死寂。

所有人都看向了魏西平。

容修身为云天阙圣子,已经练就圣子金身,所以其体内原力也非常特殊,呈极其罕见的灿烂金色,非常容易辨认。

“魏西平,你怎么说?”

伯琰长老沉声问道。

魏西平后背冷汗不断冒出,几乎已经浸湿了他的内杉。

衣服黏腻的贴在身上,紧绷而难受。

他张了张嘴,好不容易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我我“

他猛然抬头,神色愤怒。

“这是对我的羞辱!我拒绝!”

但他这一招,对在场的诸位长老却没什么用。

疏风长老冷笑道

“若你拒绝,便是默认!不过是让你施展一个玄阵看看,怎么,这么难吗?“

魏西平艰难的咽了口唾沫,辩驳道

”当天在那的人那么多,谁都有可能动手!为何偏偏只怀疑我?“

“那就全都进行审查!”

疏风长老看他这样,越发肯定心中怀疑。

想起当日危险情景,简直气不打一处来。

他们好不容易齐心协力,将那东西带回来,却只因为魏西平的一己私利,导致了后面那么多的麻烦!

若真确定是魏西平,他必定第一个不放过他!

“先从你开始!其他人依次进行!再不然,从老夫先查起!“

话已经说到这个地步,魏西平终于无法再辩驳。

他站在那,双手垂下,脸色惨白,整个身体都在微微颤抖。

回来之后的这几天,他一直忙着养伤,并暗暗懊恼这次混战没能让容修受什么伤。

唯一的安慰就是自此之后,容修算是和金翼宗彻底结下梁子了。

就算现在表面看起来风平浪静,但他知道金敏耀那个人心胸狭窄,容修当众斩杀了他最器重的弟子,他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可他没想到,金敏耀还没来得及对容修下手,容修就率先将他的老底掀了!

而且,还是当着这么多学院长老的面!

在场的,甚至包括那些学生,可都是举足轻重的人物!

他那行为,无疑是对学院的背叛!

一旦承认,将再也无法挽回!

无数视线落在他的身上,像是锋利无比的刀锋,从他的身上狠狠刮过,好像要将他浑身的皮肉尽数削掉!只剩下裸血淋淋的内里!

像是有一只手紧紧攥住了他的心脏,堵住了他的气管,让他无法呼吸。

其实,就算他不开口,此时的这番反应,也已经胜过一切言语。

伯琰长老摇头一叹。

“魏西平,你可知道背叛学院,是何等罪责。”

“我没有!”

魏西平下意识反驳,声音尖利,但脸上眼里却是掩饰不住的心绪与慌张。

“我、我真的没有!伯琰长老!师父!师父!您帮我说句话啊!“

求伯琰长老是没用的,眼下他唯一能指望的,就是自己的师父姜磊长老。

可姜磊长老也不是傻的。

现在这事儿摆明了是魏西平做的,学院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他。

别说他在学院的地位不如伯琰长老等人,说话根本没太多的话语权,就算是他有这权利,他也不能开口帮魏西平说话!

子不教,师之过!

之前他被蒙在鼓里,尚且有情可原。

可若是现在他开口帮魏西平,那就是故意纵容包庇!

到时候,他也会受到牵连!

这些想法迅速从脑海之中闪过,姜磊长老权衡利弊之后,立刻做出了选择。

他霍然起身,一手指向魏西平,神色愤怒

“你只说,这事儿是不是你做的!你有没有做过对不起学院之事!”

魏西平的心一下子凉了半截。

他对自己的师父最是了解。

既然他说出这样的话,那就摆明了是站在学院那边了。

他咬紧牙关,脸色不断变换。

“师父,连您也不相信我?”

姜磊长老袖袍一甩,冷声道

“信任与否,全看证据!现在——你让为师怎么信你!你离开学院一年多,难得回来一次,怎么能瞒着为师,做出这种事情!“

魏西平心中冷笑。

这是彻底将自己摘干净了?

他出事儿了,最为亲近的师父,想的不是如何保他,而是如何不被牵连!

“行了,姜磊,你也别那么大火气。他虽然是你的弟子,但手脚长在他自己身上,他要做什么,你还能一直管着不成?”

伯琰长老的神色倒是十分平静,一手虚抬,示意姜磊长老先冷静落座。

姜磊长老愤怒的偏过头去,带着几分愧疚。

“伯琰,是我教徒无方,这件事我也有责任——”

“这事儿与你无关。”

伯琰长老摇头。

“若非是容修心细如发,并且留下了证据,连我也没想到,他竟是能做出这种事来就如你之前所言,他已经离开学院有一段时间了,就算是真的筹谋做了什么,也不会让你知道。“

姜磊长老心中暗暗松了口气,面上神色却是越发沉痛,一手扶着额头,似是十分痛心。

“看来这件事,需要告知清古坡了。”

这句话终于让魏西平紧绷的精神彻底瓦解!

“长老!?”

他惊怒交加,不可置信的看向伯琰长老。

“这是我自己的事儿,何须——”

“直到现在,你也依旧不肯承认。那么,为了不冤枉你,就请清古坡的人也来一趟,共同调查看看。”

“学院和清古坡一向交好,想必他们也不会觉得麻烦。”

伯琰长老淡淡道。

魏西平的心,狠狠沉了下去!

——这是要将他置于死地!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