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一处悬崖。

悬崖上立着一个八角亭。

楚流玥眉心微蹙。

这个场景她很熟悉。

因为她已经不止一次看到过!

她还记得,自己和容修曾在这里下过棋。

也是在这里,两人约定,等她回天令,与父皇商定婚约的事宜。

但楚流玥很快就发现,这一次,这个画面比之前清晰了许多。

更重要的是——她终于看到了这座山崖四周的景色!

她似是又站在了那八角亭之中。

放眼望去,四周群山连绵起伏,苍翠葱郁。

悬崖之下,是一道碧水河流,蜿蜒而过。

她隐隐觉得这地方有些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一般。

而后,她走到了八角亭的边缘,朝着另一个方向看去。

忽然,她动作一僵,望着远处的景色,心脏剧烈的跳动起来。

那是处在群山环绕间的一片湖泊。

不知是何缘故,那湖的地势并不低,从这里看去,竟几乎与那些山峰的半山腰齐平。

加上她所在的山峰格外高出一截,所以虽然眼前山脉绵延,却并未影响到她的视线。

这让她能够从这里,清清楚楚的看清那一片湖水以及四周的景色。

灿烂的阳光倾洒而下,碧波荡漾,波光粼粼。

在那之上,是一朵朵盛放的半透明的浅粉色的花。

它们有的静静浮在水面,随着水波摇晃。

有的枝干蔓出,在风中摇曳生姿。

湖水旁边,种着一些其他种类的药材,看起来似乎生机勃勃,显然被人照料的极好。

浅淡白雾萦绕,让这一切看起来更多了几分缥缈仙气。

一切,美如幻境。

楚流玥张了张嘴,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心底只剩下深深的震惊。

几乎是看到那场景的一瞬间,她就明白,那一定就是那个药圃!

原来它是这个样子

原来站在这里,一抬头就可看到此等景色!

楚流玥再次环视四周。

她忽然就想起这座山崖在学院中的位置了。

这里,是玄师与天医相连的区域,距离药风谷的直线距离并不远,只是因为地形因素,想要过去,要绕一个大圈子。

大多数人都会绕那个圈子。

但是,她不会。

因为

她去过那药圃!

东皇钟楼。

因为金敏耀突如其来的提议,让整个大厅陷入安静。

无声无息间,似有一股森冷杀意在蔓延。

在场之人都是顶尖的强者,自然都迅速觉察到了这杀意的来源——容修!

他的神色没有什么变化,但却莫名让人心中生出几分惊惧。

“金宗主。”

容修开口,声色冷淡,竟似比寻常那冷清的语调,还要再填三分寒意。

“金雷之死,乃是罪有应得。若你继续纠缠不休本殿在云天阙,随时恭候!“

金敏耀一惊,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容修这什么意思?

他嘴角咧了咧

“容修,你这是在挑衅本宗主?为了一个无足轻重之人?”

他刚才说的很清楚了,只要他们将那个人交出来,其他的,他都可以不再追究。

可看容修这反应

竟像是打定了主意,要保那个人!

金敏耀生出几分好奇。

“有意思不知那人到底是谁,竟让能让云天阙的圣子如此维护?”

容修薄唇微挑,掀起一抹冷笑。

“是你绝不能招惹的人。”

“你——”

金敏耀脸色一变,但看容修眸色冷厉,竟不像是开玩笑,心中不由生出几分犹豫。

此时,伯琰长老也上前一步,身上威压扩散开来!

“金宗主,今天之事,你还要继续吗?

警告意味,不言而喻!

金敏耀皱了皱眉。

这里是灵霄学院的地盘,他独自一人前来,若真是打起来,他可不是这些人的对手!

思来想去,他终于决定让步。

“好!好!既然你们如此护短,那本宗主此次便放他一马,但那人的身份,本宗主终将查个一清二楚!他日若是碰上”

他冷哼一声。

“便是他还债之时!“

说完,他便狠狠一挥袖袍,大步流星的朝着门外离去!

“金宗主。”

容修忽然喊住了他。

金敏耀站定,不耐烦的回头,却见容修脸上忽然绽开了一抹极淡的笑。

“你大可一试。”

金敏耀怒气冲冲的离开了。

大厅之内的众人都觉得出了一口恶气,看向容修的眼神,也越发激赏和欣慰。

伯琰长老看了容修一眼,欲言又止。

他其实很想问问,容修与那个楚越,到底是什么关系。

兄弟?

容修的母亲好像只生了他一个,之后不久便去了,而他母族那一支,好像也没有旁系。

朋友?

却又好像比之更加亲近一些

最起码,他是没见过容修为旁人动怒。

而如今,只要是牵涉到楚宁的事情,似乎都能轻易牵动他的情绪。

这实在是有些奇怪。

亦师亦友?

这倒似乎有点接近。

要不然容修也不能教楚宁如何开启学院结界。

伯琰长老思来想去,得出一个答案这两人应该是比较能聊得来。

容修性格向来如此,旁人都极难接近。

而他和楚越在一块的时候,却好像格外放松,卸去了那些戒备。

看楚越肯冒生死危险去帮容修,二人的交情应该的确十分深厚。

伯琰长老最后也没有问出口。

众人很快就各自散去。

容修也再次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一转眼,又到了月初。

学院一月一次的考核,照常举行。

和以前一样,招收了几个新生,老生则是继续进行考核。

罗诗诗几人经过一个月,基本上已经适应了学院的生活,而且都在各自的考核中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但因为楚流玥迟迟未能出现,几人的情绪都不是太高。

“哎,要是楚越也在就好了!”

卓笙摸了摸下巴,无不遗憾的说道。

“少了他,总觉得有点没意思。本来我还想着看看他这次的考核成绩如何呢!“

之前一个月发生了太多事情,现在他们都很清楚,那小子之前隐藏了自己的真实实力。

原本还想着这次能凑机会,找他问个清楚。

可惜他又被关到蓬岷山去了!

“听闻蓬岷山环境恶劣,刑罚严酷,也不知他现在在那边如何了”

罗诗诗喃喃。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