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有数位长老在场,相信大家都看的清楚,楚越师弟当时只是为了将东西抢回,不让它落入金雷手中,并非故意要将其据为己有。若非是金雷反击,楚越师弟无意撞上,应该也不会出现后面的事。“

容修的语气很是平静,而且相对也算客观。

说完,便得到了几位长老的赞同。

“不错,当时的情形,的确是这样的。”

“我也可以证明,那孩子应该不是故意的”

关河长老眉头紧锁,反驳道

“万事不可只看表面!毕竟,那可是尊者神器!为了这东西,金翼宗那些人不惜一路尾随,追杀到了方州城,谁又知道,会不会有人为了得到它,趁虚而入?“

万峥长老终于按捺不住,问道

“关河,你这什么意思?”

“我是什么意思,大家都明白。楚越,事情为何会这样,你自己是最心知肚明的吧?”

对于容修的解释,关河长老根本不以为然。

“这消息一开始虽然封锁的很严,但闹到方州以后,学院中的不少人都知道了。这一点,伯琰长老可以作证吧?”

伯琰长老顿了顿。

“当时可能是有一些人无意间得到了消息不过,这个并不能作为指责这孩子的证据。“

”哼,若非利益驱使,他为何要冒此危险?依我看,他就是早就筹谋好了的!不然,他怎么就直接出现在了容修旁边,又怎么会那么巧,那个尊者神器没有器魂,他的剑魂就恰好趁机将其占据!?“

众人再次沉默了下来。

就连万峥长老,也是嘴唇动了动,没能说出什么话来。

前面的不说,后面这一点,的确是太过巧合了。

这就难免让人心生怀疑。

容修忽然道

“关河长老,您知道金雷的境界吗?”

关河长老愣了一下。

他当时并没有去外面,也没有和那些人交手。

不过他多少也听到了一些,所以还算了解,便道

“上神。“

容修点点头。

“不错。他的真实境界,的确是这个。而且,他已经修炼出了半个神体。”

这一点,众人并不感到震惊。

突破成为了上神强者的修炼者,都会想着尽快凝练出自己的神体的,这倒也正常。

“那您可知道,如今的楚越师弟,又是什么等级?”

关河一愣,随后满脸不耐烦的说道

“他一个新生,又不是老夫的徒弟,老夫怎会知道!”

容修看向万峥长老。

“万峥长老,您是她的师父,应该是最为了解的吧?”

万峥长老犹豫片刻。

“七阶中段。”

“不可能!”

关河长老当即反驳出声。

“他当时分明施展出了神力,怎么可能只是七阶中段!”

这一点,他是从好几个长老那听来的,绝不可能有假!

”楚越的确是这个等级。“

开口的不是万峥,而是文西长老。

他面容上是难得的严肃与认真,一字一句道

“前段时间,是老夫亲自对他进行的入学测试。当时他还只是七阶初段,应该是最近才突破成为了七阶中段的。老夫可以名誉担保,所言非虚。“

关河长老一时语塞。

文西长老都这么说了,那基本就是真的了。

“那、那神力是怎么回事儿!?”

众人一同看向楚流玥。

终于得来一个开口的机会,楚流玥心中一叹,解释道

“那道神力,是学生以前从某位前辈那得来的。”

当然不能说是抢来的。

大厅内再次安静了一瞬。

诸位长老面面相觑。

这个理由,好像也说得通

毕竟,文西长老和万峥长老,没必要为了一个学生,在这种事情上撒谎。

“那件尊者神器没有器魂,是之前大家都没想到的。”

疏风长老忽然开口。

“就连我们,亲眼见证了它的出世,甚至后面还想方设法将其带回,过程中也没有觉察到有任何不对。”

“连我们都不知道,那一直待在学院中的楚越,应该就更不知道了。说是他故意筹谋,我倒是可能性不大。而且,他那把剑,我也看过了,是一件高级神器。按理说,那里面贮藏的剑魂,是不可能成功占据一件尊者神器的。可这一切还是发生了。“

“依我看,许是这孩子本就与那东西有缘罢!”

疏风长老看的很开。

“其实呢,咱们这次出动,费尽心思,为的也不过是想将其请回学院,而不想让它流落在外。如今虽然归于楚越了,但他是学院的学生,如此,倒也还算是归回了学院。从某种角度来看,这也是对那位先辈的承继,未尝不好。诸位以为呢?”

他这番话说的有理有据,让不少人都频频点头。

反正那东西已经认主,除非楚越身死魂灭,那东西才能重新归于自由的无主状态。

可他们总不能将楚越杀了吧?

到底是学院的学生。

而且,天赋等方面都还十分出色。

更关键的是,这次他也不是全在犯错。

最起码,他帮了容修。

单单是这一点,便已经十分难得。

关河长老脸色变了变,最终只冷哼一声,却没再多说什么。

伯琰长老看过来,神色温和了不少。

“楚越,你不必担心。这件事既然已经发生了,那大家就都坦然接受吧!只是,从此之后,你可千万要勤奋修炼,万不可堕了学院以及那位先辈的名声。”

这就是不打算继续追究了?

楚流玥心中一喜,连忙道

“多谢长老提点,学生一定谨记在心!”

本以为这事儿会比较难办,但或许是因为有容修和万峥长老等几人的撑腰,倒是比较顺利的解决了。

至于容修抱着她回来,而且与她共同相处许久的事儿,诸位长老倒是没怎么问。

楚流玥想了想,或许是因为这事儿和那尊者神器比起来,实在是不值一提,所以并没有太多人在意。

然而,正当她这边刚刚松了一口气的时候,旁边传来的一道声音,却又让楚流玥的心提了起来!

“楚越。”

说话的,是华峰长老。

从楚流玥进来,他就一直在沉默的看着她,直到此时才沉声开口。

他坐直了身子,望着楚流玥的眼睛,像是要看透她所有心思!

他一字一句问道

“你是如何悄无声息的穿过了学院的结界?“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