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简单的几句话,包含了太多的信心量,楚流玥一时间有些接受不能,难得沉默了片刻。

她霸占了学院好不容易抢回的尊者神器。

容修抱着昏迷的她回来了。

两人就这样在他的房间里待着,任由外面诸位长老等着

楚流玥揉了揉太阳穴。

她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必要出去了。

就现在这个情况,她一旦跨出那道门槛,只怕都会尸骨无存!

笃笃。

敲门声传来。

外面传来一个年轻男子小心翼翼的声音。

“容修师兄,楚越师弟醒了吗?万峥长老他们很是担心,都说要是还没醒,就想进来看看。”

楚流玥““

容修看到她可怜巴巴的表情,忍不住笑起来。

片刻,他才微微抬高了声音,道

“去告诉诸位长老,她已经醒了。稍作休息,我便带她过去。”

“是。”

那人对容修的态度也很是恭敬,轻声应了一声之后,就很快离开了。

楚流玥绝望的闭上眼睛。

“我出去,真的不会被人打死吗?”

容修眉梢微扬,淡淡道

“谁敢?”

他脸上虽然带着笑,但语气微微上扬,带着若隐若现的威压,霸道而强势。

但这样的神色也只是一瞬闪过。

他率先下床,而后将床上的人儿从被窝里抱出来。

“你是自己穿衣服,还是我帮你?”

其实为了方便楚流玥休息,他只脱去了她的外杉,里面的衣服还都是好好的。

但这话从他口中说出来,莫名就带着三分暧昧。

楚流玥瞪了他一眼。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开玩笑?”

等会儿出去怎么应付那群长老还不知道呢!

容修吻了吻她的脸,这才不舍地将人放下,淡笑道

“看来你是真的担心长老们会对你如何了。真是难得。”

楚流玥刚将外杉穿上,正在整理自己的头发,闻言回头看了他一眼。

“什么?”

“没什么。”

容修神色如常,薄唇噙着几分笑。

“其实你也不必太过担心。一方面,那尊者神器的事情,实属意外,并非你故意。另一方面,你救了我,我留下照顾你,也是应该。”

有容修在,楚流玥心中稍安。

她其实只是在想,要如何应对长老们的盘问。

毕竟,她要解释清楚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她深吸口气。

“走吧!”

大厅,一片寂静。

数位长老依次排列而坐。

魏西平等人早已经被他们遣回,如今还能留在这的,无一不是灵霄学院举足轻重的人物。

甚至连没有参与外面那件事的伯琰长老也来了。

无人说话。

每个人的神色各自不同,但都颇为复杂。

时不时有一些人看向坐在前面的万峥长老。

万峥长老只能装看不见。

实际上,他现在也的确是没有心思去管这些人怎么看怎么想了。

他满脑子充斥的,都是之前的那些画面。

他本以为自己收了个天才徒弟,一直为此颇为骄傲得意。

但直到此时,他才意识到,这个徒弟——藏得太深了!

而且,也太能闯祸了!

现在连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帮那小子开脱了!

正在此时,大门外传来脚步声。

大厅内的所有人,立刻齐刷刷的抬头看去!

只见两道人影,正一前一后走来。

走在前面的,是已经换了一身衣服的容修。

而跟在他后面一步的,就是所有人都在等待着的楚流玥。

两人走入大厅。

无数双眼睛落在他们身上。

准确的说,基本上都是在看楚流玥的。

其实一般容修在学院中出现的时候,都会是众人瞩目的焦点。

而像这样,他与其他人一起出现,但大家都忽略了他的情形,实在是少之又少。

楚流玥哪怕是微微垂着眼睛,也依然能感觉到那一道道有如实质的视线,落在了自己身上,让她如芒在背。

“容修见过诸位长老,久等了。”

容修客气而从容的行礼。

楚流玥跟着

“学生楚越,拜见诸位长老。”

一时间,无人说话。

楚流玥越发觉得情况有些不好。

好在伯琰长老倒是率先开了口。

“容修,你先坐。”

容修摇摇头,笑道

“诸位长老在此,容修怎敢同坐。“

容修婉拒,伯琰长老倒是也没继续劝说。

反正他的性子一向如此,他要做什么,不做什么,从来只听从自己的想法,旁人说的再多也没用。

于是,伯琰长老干脆的将目光转向了楚流玥。

这是他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打量这个新生。

之前虽然也对这个学生印象深刻,但都未能细看。

但今天,却是不得不好好看看了。

实际上,他对“楚越”这个名字,并不陌生。

从顺利通过月初考核,成为万峥的徒弟,到后来入学院一天,就被关蓬岷山。

这随便哪个拎出来,都是能让人印象深刻的。

何况今天,还闹出了那么大的事儿。

“楚越?”

伯琰长老捋了捋胡子,神色倒是还算平静。

“你的身体可好些了?”

楚流玥连忙道

“学生已经好多了,多谢伯琰长老关心。”

“哼。”

旁边忽然传来一道冷嗤。

“真当这是关心你么?若非是因为你霸占了那件尊者神器——”

”关河。”

伯琰长老微微抬高了声音,警告的看了他一眼。

关河长老气不过的冷哼一声,扭过头去。

“难道我说错了吗?学院众人筹谋数月,汇聚各方力量,好不容易才等到那东西出世,并且将其带回。可连学院门还没进呢,就成了他的东西!这事儿无论如何,也得让他给出一个交代!”

言语之间,不掩对楚流玥的责备之意。

伯琰长老皱了皱眉头,正要说点什么,容修却已经率先开口

“关河长老此言差矣。那尊者神器得来不易是不错,如今成了楚宁师弟的东西也不错。但,这件事,却不能怪她。”

关河长老神色一变。

“容修,你竟是要为他开脱不成?为了将那东西安全带回,你没少折腾吃苦,可到头来——”

毕竟东西一直在容修身上,遭遇围攻的也是他。

他算是这些人里面,最有发言权的几人之一。

容修微微一笑。

“并非是我要为她开脱,我说的,都是事实。”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