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流?仿佛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在梦中,她好像和什么人在不断的拉扯争斗。

她看不清对方的面容、身形。

她甚至不知道和她作对的,到底是不是人。

只有一股强横至极的力量,将她死死缠绕,往前拽去。

她拼命的后撤,想要逃离,但身体还是不受控制的向前拖去。

终于,她看到了自己身前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色深渊!

她朝着下方看了一眼,便知道那地方绝对去不得!

尽管她什么也没看到,也不知道里面到底藏着什么东西。

但,敏锐的直觉告诉她——危险!

她的双脚死死蹬在地上,她张开嘴想要呼喊。

但一切都毫无作用。

她像是沙漠中挣扎的一条鱼,等待她的,只有无尽的黑暗与死亡!

终于,她还是被拖拽到了那黑色深渊的边缘!

她的一只脚,已经滑落踩空!

”不、不——“

房间之内,一片安静。

这一道呓语,便显得格外清晰。

容修一直在床边坐着,并且握着她的手。

看她似乎有了要清醒的迹象,他微微松了半口气,但当看到她痛苦挣扎的神色,便又心疼起来。

她眉头紧蹙,像是在承受着极大的痛楚,嘴里还在低声喃喃着什么。

容修握紧了她的手,而后凑近了些,在她眉心轻吻,旋即将人半抱在怀中,让她的头枕在自己的胸膛之上,另一只手轻轻拍着她的手,温柔而耐心的哄着。

“?儿,我在。”

听到这声低语,楚流?仿佛终于安下心来,眉头渐渐舒展。

过了一会儿,她缓缓睁开了眼睛。

入目先是一片模糊。

她闭了闭眼,逐渐适应了周围的光线之后,才看清了眼前的一切。

这是一间陌生的屋子。

房间内干净整洁,虽然物件不多,但摆放着的那些,都是极其珍贵的。

处处透着低调的尊贵。

楚流?立刻反应过来:这不是她的住处!

不对!

她刚才不是在外面——

“醒了?”

容修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楚流?抬头,怔怔的看着他。

二人四目相对。

她那双眼睛极漂亮,往日总是明亮璀璨,闪烁着灵动狡黠的光。

而此时,不知是因为经历了太多事,还是因为刚刚醒来尚未回神,她的眼睛里似是蒙了一层雾,朦朦胧胧的看不清晰,透着几分懵懂茫然。

“...容修...师兄?”

楚流?望着他,下意识的喊了一声。

甚至还不忘自觉的加上了后两个字。

容修眸色瞬间暗了下来,深沉沉一片,望不到底。

他俯首,吻住她的唇。

呼吸相闻,温热的气息洒落,连空气似乎也变得暧昧。

楚流?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尚未来得及反应,就已经被人攻城略地。

她正要挣扎,容修却已经紧紧扣住她的手,加深了这个吻。

但当楚流?有些呼吸不过来,打算推他的时候,他又极其克制的将她松开。

男人深沉的眼神在她格外润泽的唇瓣上扫了一眼,又挑了挑眉,伸出手在她唇上擦拭。

略微有些粗糙的指腹从她柔软的唇上擦过,有些粗粝。

他的眼神很危险,像是在压抑着什么,但动作却格外温柔。

片刻,他才停下动作,捏住她的下巴,让她的脸微微扬起。

仔细看了一圈,他才似满意般的点了点头。

“嗯,这样应该看不出了。”

虽然他也很想继续,但想到外面还在等候的一群人,他还是收敛了许多。

楚流?眉心一跳。

此时,她已经回忆起了昏迷前发生的一切。

她记得自己本来是在和那个男人对打,但被他反手甩开。

随后,龙渊剑撞到了那件尊者神器之上,剑魂也顺势朝着那里面转移。

而她因为没能承受住那过程中产生的威压,便昏迷了过去。

之后——

“那件神器?”

她微微睁大了眼睛,一把抓住了容修的胳膊。

“那把剑——”

“放心,那东西好好的。“

容修知道她要问什么,当即给出了答案。

他语调平静,带着几分惯常的慵懒,好像只是在说着一件再寻常不过的小事。

无论何时,他似乎都是这样从容淡定。

楚流?的心情也受此影响,安定了许多。

她松了口气:

“那就好、那就好...”

她还以为那东西——

“那东西的主人,曾经在学院留下过一本笔记。回头我去帮你找找。”

容修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楚流?懵了一瞬。

“什么?”

主人?

笔记?

她要那个做什么?

看到她这反应,容修剑眉轻挑,凤眸微眯。

楚流?的心忽然猛烈的跳动了一下。

等等,该不会——

“你还不知道?”

容修轻声开口,似笑非笑。

“那件尊主神器,已经认你为主了。”

“......”

楚流?缓缓睁大了眼睛。

“不知为何,它缺少器魂,而你龙渊剑内的剑魂顺势进入其中,就导致它也成了你的原器。”

容修慢条斯理的解释着。

“按理说,你那把剑的剑魂,是无法镇得住那尊主神器的,唯一的可能性就是被就此吞噬陨灭。不过...不知为何,那剑魂反客为主,最终——这也是你昏倒的原因之一。那瞬间双方力量冲击,你一时没承受住,就昏过去了。”

容修说的每个字,楚流?都听得清清楚楚,也很明白。

但是串在一起,她就有点懵了。

准确的说,是被这件事的发展走向给彻底惊住了。

——她是真的没想将那东西据为己有的啊!

当时她还曾和太祖说过这件事,她明明打算要将之留还给学院的,怎么到最后还是成了她的!?

容修轻轻摸了摸她的脸。

“放心,当时的情形大家都看的清楚,你并非是故意霸占,而是被人攻击的时候,无意间撞上去的。而且谁也不知,那件尊者神器竟是没有器魂...一切不过机缘巧合,长老们也不会怪罪你的。”

听到这话,楚流?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她艰难问道:

“那...我们现在是在哪里,长老们...呢?”

容修道:

“哦,我们现在是在我的住处,疏风长老他们,都还在外面大厅等候。”

楚流?看向他的眼神,顿时变得怪异起来。

“所以,我们怎么回——”

“我抱你回来的。”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