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语惊醒梦中人。

姜芷媛原本还想着博得机会出去,哪怕只是在容修面前露一面也行,好让他知道自己为他不顾一切的心意。

可现在伯琰长老开口,才让她猛然醒悟过来,自己当众说出这样的话,有多么愚蠢!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她有些慌张,连忙解释。

“我只是担心容修师兄“

“容修的天赋与实力,在灵霄学院是顶尖的存在,如今又是云天阙的圣子,难不成,他自保的能力,还不如你,需要你来担忧?”

伯琰长老语气淡淡,但说出的话,却是让姜芷媛越发难堪。

广场上一片寂静。

众人看向姜芷媛的眼神,也变得复杂微妙了起来。

是啊!

伯琰长老说的不无道理。

现在外面的确情况危机,不过学院中的众多长老都已经出动,就不可能放任那些人在学院撒野,而且容修自己也是青云榜上四榜占据两榜第一的存在,她一个半神,在这里担忧又有什么用?

就算是去了,也不过是平添麻烦,成为大家的累赘罢了。

既然如此,那她这番表态,就显得格外的

“嗤,有的人想在大家面前上演痴情的戏码,可也得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资格和本事。”

人群中传来一道嗤笑。

姜芷媛的脸色瞬间红白交加!

她迅速的抬头看去,想要辨认这话是出自谁之口。

可是广场上人很多,而且那声音比较陌生,她根本就认不出到底是谁说的。

她咬紧了唇瓣,满脸委屈之色。

以往她露出这样的表情,都会收获很多人的怜爱和同情。

但这一次,却好像没什么用了。

在学院遭遇麻烦的关键时候,所有人心中第一想到的,都是学院,而不是个人。

姜芷媛这行为显然只是为了一己私利,大家当然不以为然,甚至还有些反感。

“就是!伯琰长老都说让大家安心回去等着了,就她非要请命前去。她去能干什么?送人头么?哈哈!”

“我看她是有点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吧?她担心容修师兄,她是什么身份?“

“嘻嘻,其实我也很担心容修师兄!不过我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可不会在这个时候去给师兄和长老们添麻烦!”

一句句的嬉笑嘲讽,像是钢针狠狠刺入了姜芷媛的心中,将她的自尊和脸面统统撕碎!扔在地上狠狠践踏!

她从来都是天之骄子,无论在哪儿,都是人群中最娇宠最骄傲的存在。

而现在,那些人看她,却如看一场笑话。

姜芷媛手脚有些发软。

她想不明白,自己不过是说了两句话而已,也没做错什么,为何就忽然成了这样?

伯琰长老看她脸色苍白,失魂落魄的窘迫某样,摇了摇头。

“听你师父说,最近你快突破了,这段时间就好好修炼吧!”

这话算是给了姜芷媛一个台阶。

她咬了咬唇,勉强支撑着自己应了一声,便迅速转身离开。

那总是高高昂起的骄傲的头颅,此时终于垂下,背影之中透着几分仓皇和狼狈。

梁潇潇几人对视一眼,也是满脸尴尬,很快就跟着一同离去了。

经历了这一场小插曲,广场上的许多人心情倒是放松了一些。

看伯琰长老这意思,应该是真的不会有什么问题。

于是,在伯琰长老的又一次催促下,聚集起来的学生又很快散去。

“咱们也先回去吧!”

卓笙活动了一下胳膊。

“诗诗,刚才师父教的那一点我没太理解,你等会儿跟我过过招,帮我梳理梳理呗?”

他如今的境界虽然比罗诗诗要强一点,但实际上,罗诗诗在武者上的天赋,是比他要更出色一些的。

这一点卓笙早就知道,所以常常也会耐心的和罗诗诗请教。

罗诗诗点点头。

罗彦茗想了想,道

“那我也先回去参悟玄阵。”

他们虽然刚来学院没多久,但在这里也感受到了极大的竞争压力,所以就算是天赋不错,底子不错,也不敢有丝毫松懈。

“楚越,你呢?”

几人看向楚流?。

她笑了笑。

“你们都回去了,那我自然也一样。”

一行人各自散去。

楚流?朝着天医那边走了一段距离,但最终没有上山。

此时天色渐晚,日暮西垂。

她选择了一个极其隐蔽的位置,确定周围无人之后,她抬起了手腕。

皓白雪腕上,一朵桃花,静静绽放。

她心念一动,身影便迅速消失在了原地!

靠着瞬移,楚流?一路悄无声息的来到了学院的结界边缘。

大约是学院中的长老又加强了戒备,结界上泛着淡淡荧光,威压十足。

她屏住呼吸,双眼紧紧盯着那结界,脑海之中闪过诸多念头。

伯琰长老说的不错,方州城就在学院之外,任何人都不敢在这里随意撒野。

长老们已经共同出动,解决那些人应该是不成问题。

而且,容修也的确实力强悍。

楚流?认识他这么久,直到现在都还不确定,容修到底已经到了何种境界。

按理说,该是不会出什么事儿的。

楚流?抿紧了唇瓣,心底斗争激烈。

如果她去,可能也会和姜芷媛一样,成为没用的累赘。

要是那样的话,还不如就在这里安心等着。

何况学院结界看守森严,她想不引起任何人注意的偷偷溜出去,还真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想来想去,楚流?脚步一转,还是准备回去。

然而她刚一动作,丹田之内便忽然传出了一道波动!

那波动并非是从水珠之上产生,而是那黑色金字塔!

极淡的金色光芒,从那三条裂缝之中渗透出来。

此时不知为何,那黑色的封印,竟是隐隐有了一丝松动的迹象!

这是——

楚流?眸光微凝,正在思量着这是什么意思的时候,眼前忽然银光一闪!

她定睛看去,却是容修送她的那把匕首,忽然自己飞了出来!

嗡!

匕首震动!

锋利尖锐的刀刃上寒光凛冽!杀气四溢!

楚流?的心脏猛地一跳

容修——危险!

她想也不想,当即转身朝着那结界奔去!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