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霄学院内,许多长老陆续汇聚到一起,共同出去赶往方州。

整个学院内的氛围,悄然变得紧张起来。

楚流?赶往学院出入口的时候,也看到有许多学生都已经来到了青冥广场周围。

显然,他们也已经大概知道外面出了事儿。

楚流?放慢了脚步,混在人群之中,并不显眼。

不少学生都在低声说着什么。

“你们听说了吗?外面好像出事儿了!”

“好像是有人来方州闹事儿了吧?听说疏风长老他们现在正在外面和他们缠斗,学院里还有一些长老也已经赶去“

“到底是什么人,胆子这么大,居然闯到咱们学院门前来?”

“似乎有金翼宗的人,他们一向和咱们学院没什么往来,仗着自己势力庞大便极其嚣张。而这次,好像是为了抢夺什么东西除此之外,还有好几家共同联手了。“

“想抢东西,也没必要杀到这来吧?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真当咱们学院是吃素的不成!“

“好像是为了一个极其珍贵的宝物,先前容修师兄等人回来,就是为了帮学院取回这物件的刚才我无意间还听到一位长老说,也正因为那东西,容修师兄被他们好一顿围攻呢也不知道现在情况如何了“

“这总归就在咱们学院外,总不可能真的让他们得逞了吧?”

各种各样的议论声传入耳中,搅得楚流?心中越发烦躁,眉头紧紧蹙起。

原来之前灵霄学院给容修寄信,说的是这个事儿。

容修一直没有怎么提过,她也就没有细问。

毕竟那么多人一同行动,还有学院里的不少长老,按理说是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可现在——容修显然已经陷入险地。

她心中焦急,只能安慰自己,毕竟他们已经到了方州城,就在学院旁边,就算是真的遇上危险,也还有学院内的这么多长老支援。

华峰长老他们已经赶去,想来应该是来得及的。

周围汇聚的学生越来越多。

原本安静的青冥广场变得喧闹起来。

楚流?一边不动声色的朝着那边走去,一边思考着如何才能悄无声息的出去看看。

尽管学院的结界看守十分森严,但知道容修正处危险,她实在是放心不下。

“楚越!”

一道熟悉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楚流?皱了皱眉,在原地站定,等抬头的时候,脸上神色已经恢复如常。

“卓笙,诗诗,你们怎么在这?”

除了这两人,旁边还跟着一个罗彦茗。

这三人的修行并不相同,所以平日倒是很难一同见到。

卓笙挤挤眼。

“你说我们为什么在这?当然是和你一样了!”

罗诗诗耐心解释

“本来我们正跟着师父修炼的,但临时出了点事儿,师父走了,我们就来这边了。刚才正好碰上了五哥。”

她说的师父,就是文西长老。

楚流?点点头。

“我也是刚才正在炼药,华峰长老过来,喊了师父一同离开了。”

实际上,很多学生都是这个情况。

所以楚流?给出这个解释,罗诗诗三人也没多想。

“刚才那些人说的,你们都听见没?”

卓笙神秘兮兮的问道。

“敢追到方州抢东西,莫不是疯了!?”

一直沉默着的罗彦茗却是忽然开了口

“金翼宗实力强横,虽然同为一流世家,但他们的传承功法十分霸道,宗派之中,上到宗主,下到弟子,战斗力都是极强,所以行事作风也一直很是张狂,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倒也不稀奇。”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能让灵霄学院出动那么多长老和学生的物件,必定不是凡物,想也知道会引起外人眼红。

何况,对方似乎还是几个宗派共同联手,自然更是不惧。

“只要他们速战速决,不过多在这里逗留,倒是也没有太大的问题。”

卓笙奇怪的看了他一眼。

“彦茗,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罗彦茗沉默片刻。

“师父临走前多说了两句。”

华峰长老性格大大咧咧,知道消息之后很是震惊,便没顾得上隐瞒。

说话之间,让旁边的罗彦茗等人听了个七七八八。

几人“”

楚流?回想起刚才的情形,为自己那一颗本应该成功炼制的九品丹药默哀了一瞬。

“华峰长老有时候是风风火火的”

咚——

一道低沉悠扬的钟声响起!

正是从东皇钟楼上传来!

广场上很快安静下来,众人齐齐抬头看去。

伯琰长老站在楼上,一手负于身后,发虚皆白,容色淡定。

“学院之外出了点小意外,很快便能解决。大家都先各自回去,安心修炼便是!“

浑厚有力的声音,浩浩荡荡的传开,温和又清晰的落在每个人的耳中,让人不自觉的安定下来。

原本有些学生心中还有些担忧和不安,此时听了伯琰长老的话,便逐渐镇定下来。

其实仔细想想也是,这里到底是灵霄学院的地盘,还真能让旁人过来撒野不成?

长老们什么样的大风大浪没有见过,应付这些问题,自然也不在话下。

然而就在此时,人群中忽然响起一道女子声音。

“伯琰长老,身为学院一员,学院安危与我等息息相关,故而——芷媛自请出去一战!”

安静的广场上,这一声显得格外突兀,也让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无数双眼睛朝着声音的来源看了过去。

正是站在人群之后的——姜芷媛!

此时,她的身后还站着梁潇潇等人,但她说出口的话,还是让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她的身上。

伯琰长老笑了笑

“刚才老夫已经说过,只是出了一点小麻烦,先前学院已经派遣出了数位长老共同应对,你们安心在学院里待着就是。”

姜芷媛抿了抿唇,脸上的忧虑之色尽显。

“但是容修师兄——”

楚流?挑了挑眉。

她这正牌王妃还没开口呢,姜芷媛倒是积极。

真不知是该夸她锲而不舍,还是冥顽不灵。

姜芷媛这模样,在一些人眼中或许算是痴情,可在伯琰长老这,却是有些不知轻重了。

他的表情淡了些,不冷不热问道

“你这是在质疑容修的实力,还是在怀疑学院诸位长老的本事?“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