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声爆响,成功的让华峰长老注意到了楚流?的存在。

主要是事情发生的太快,他一心想着来喊人,一时着急,看见万峥长老就直接开口了,没看到旁边竟然还有个楚流?。

场中安静下来。

只有那焦糊的味道扩散开来,昭示着刚才发生了什么。

楚流?目光沉沉的看着面前已经熄火的药鼎,里面和边缘都是黑乎乎的一片。

只差一步

甚至连上面的纹路都马上要绘制完成了!

她的手缓缓握紧。

气氛变得紧张而微妙起来。

华峰长老这才意识到,自己似乎做错了什么,张了张嘴,有些忐忑的看了万峥长老一眼。

“那个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

万峥长老幽幽的看了他一眼。

这还用问?!

那小子刚才马上就要成功了!

他一直忍着压着,耐心等着没走,就是想等楚越成功炼制出九品丹药!

现在可好!功亏一篑!

”那个,楚越啊——“

华峰长老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刚想解释两句,就看到那少年已经转过身来。

他一向清秀温和的脸上,此时没了惯有的笑意,莫名多出了几分冷意来。

“华峰长老。”

少年清冷冷开口。

华峰长老莫名心里一颤,下意识应了一声。

“哎。”

“您刚才说,方州乱了?容修容修师兄他们正在被围攻?”

“是啊!诶?你怎么问的这个?”

华峰长老本来以为她是因为丹药被毁生气,要和自己理论,没想到问出口的竟然是这个,没多想就点了点头。

但说完之后,他又想到这事儿让学生知道了好像不太好,便又补充道

“不过你放心,我们这就要过去了,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的。”

说着,他看向万峥长老,使了个眼色。

万峥长老心中叹了口气。

“楚越,你先回去。外面的事儿,自有为师等人去处理。”

楚流?眯了眯眸子。

如果事情真的那么简单就能解决,华峰长老来时就不会那么紧张,更不会说出那样的话来。

现在的这些,不过是为了宽慰她罢了。

但这些心思她并未表露出来,只装作信了的样子,松了口气。

“那就好,学生还以为其实刚才师父就想走了,只是因为我在炼丹才耽误了。“

她看向万峥长老。

“师父,您也赶紧和华峰长老去看看吧!”

万峥长老叹了口气。

“也好。只可惜今天你那丹药本来是能成的”

楚流?这才笑了笑。

“学生已经摸到了一些门道,早晚都能成功的,您不必担忧。不过您之前的承诺,还作数的吧?”

万峥长老看她心态不错,并未因为这次的失败而怨天尤人,心中又多了几分激赏。

“自然还是作数的!何况今天这事儿,也有华峰长老的一部分责任,将来让他再给你一些积分当做补偿就是!“

华峰长老不知这师徒二人在卖什么关子,但听着似乎也就是给积分,不算大事,当即一口应承下来。

“不错!回来老夫一定好好补偿!“

楚流?唇边笑意深了些,恭敬的行了一礼。

“那学生就不耽误师父,先行告退了。”

万峥长老以为她是要回去琢磨炼丹的事儿,便直接答应了。

想到外面现在还有些麻烦事儿没处理,两位长老就快速离开了了。

半山之上,很快就剩下了楚流?一个人。

等那两位长老的身影消失,楚流?脸上的笑意才逐渐散去,黑玉般的眸子里,似有暗潮涌动。

方州城?

居然有人敢追到这里,找灵霄学院的事儿?

关键——

”那东西“,到底是什么?

因为在容修的身上,所以现在容修的处境也不容乐观?

她转身朝着山下而去。

方州。

半空之上,几方人马陷入僵持。

容修站在正中间,周围是金翼宗等门派之人,将他团团包围。

而更外面一层,则是疏风长老等人,还有陆续赶来的灵霄学院中人。

而且此时,人数还在不断增加。

下方城中,无数人都在仰头看去,心神俱震。

谁能想到,竟然能在灵霄学院之外的方州城,看到这般场景!?

天空上的那些人,无一不是神墟界的顶级宗族强者!

而现在,他们争斗的焦点,显然就是容修!

疏风长老等人的脸色很不好看,因为按照之前的计划,只要开启玄阵,他们就能直接强行创建一个传送阵,直接回到学院,没想到这些人竟如跗骨之蛆,又跟了过来!

而金雷等人的心情,也没有好到哪儿去。

他们本想在方州城尽快将容修拿下,把东西抢回来。

谁知容修战斗力极强,竟是硬生生的拖到了现在!

从灵霄学院中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全都汇聚于此!

再这样下去,他们的情况只会越发糟糕!

必须速战速决!

可双方都各有忌惮,于是陷入了这尴尬的境地。

终于,金雷扬起手中的斧子,脚下风雷声动!直奔容修而去!

“大家一起上!解决了他!“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