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西长老心头一跳,仔细看了他一眼,这才发觉他脸色如常,眼神清明,哪儿有半分醉酒的模样?

而那浓郁的酒气,竟似从他衣服散发出来的。

酒壶空空,但看来那酒并未入肠,而是都洒出来了。

文西长老拽住他的胳膊,一把将人捞进房间,顺手将门带上。

确定四周无人之后,文西长老才定定的看向他。

“你今天来,就是想找我说这个的?”

华峰长老自己找了个椅子坐下,皱着眉头,似是百思不得其解。

“你说,她那天明明已经进了方州城,按理说,再喜欢玩儿,这么久了,也该回来了吧?可怎么——怎么就没影儿呢?”

为此,他还特意在方州等了几天,可直到现在,她还是没出现。

时间越久,华峰长老心里越是放不下,于是干脆上门来找文西长老,想问问他的想法。

“她向来如此,性子不定,临时被什么事情耽误也了不一定。何况...她就算是回到了方州,也没人规定她一定要回学院啊。”

文西长老在旁边坐下。

“也许,她又走了呢?”

华峰长老嘴唇动了动,忍不住低声骂道:

“个小没良心的!”

都已经到了方州了,按照她的本事,绝对也能知道当天在那的就是他和文西!

“几年跑的无影无踪,回来了连个面也不见!规矩不知道都学到哪儿去了!”

文西长老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

“她何曾和’规矩‘二字有过半分联系?”

“......”

砰!

华峰长老将酒壶拍在桌子上。

“不回来就不回来!没了她老夫还能多喝几壶酒呢!”

文西长老懒得戳穿他。

看他那一脸没意思的样儿就知道这酒他就算喝的再多也不痛快。

“她自有她的想法,等想回来了,自然也就回来了。急什么。“

文西长老笑了笑。

“你最近不是刚收了徒弟,好好教着呗!她连你我的徒弟都不是,白白在这浪费心力做甚。“

“嗤。”

华峰长老无限鄙夷的瞄了旁边的书架一眼。

“那你故意将那些孤本放出来做什么?除了她可没人再敢偷偷来你这拿书看了!”

“你——”

文西长老一噎。

互相伤害什么的最烦了!

“再说了,你不也收了徒弟?那罗诗诗和卓笙都是不错的苗子,尤其是罗诗诗,假以时日,青云榜的前十,必定有她的一席之位。”

“哼,那丫头现在的心思,有一半都放在楚越那小子身上呢!”

文西长老忍不住调侃。

“不过,楚越在这方面的天赋似乎也不错,之前咱俩倒是没太看出来...”

楚流玥打赢了柳籽安的事儿他们也已经知道,对此都很是惊讶。

能够越级战斗,太能说明问题了。

”当初他只说自己是七阶武者,其他一点儿没透露,这谁能猜得到?不过看他那打算,是要专研天医了。“

文西长老耸耸肩。

“便宜了万峥那老东西。这种有灵性的天才,可是不多见。”

二人面对而坐,安静了一会儿。

旋即,两人对视一眼。

“华峰,你觉不觉得那楚越,和她有点像?”

......

月上中天。

很快就到了该离开万酒山的时候。

楚流玥将最后一道原力吞噬,缓缓睁开眼睛。

用不了多久,她应该就能突破了。

扭头看去,团子不知何时半个身子已经泡在了那泉水之中。

咕嘟咕嘟的水冒着,看它一脸舒服。

楚流玥一把抓住它的翅膀,将它拎起来。

团子本来正好好的享受着,忽然被打断,不由怨念万分。

楚流玥全当没看见,像是甩抹布一样把它甩了甩。

“今天不行。”

她刚从蓬岷山出来,就算是还想再来,也不能挑在今天。

那不是故意给诸位长老找不痛快?

再说,出门的时候大宝已经刻意叮嘱过,不能随便乱来。

她有种预感,只要她偷偷在这干了什么,大宝肯定能立刻知道!

到时候...

等待她的,只怕不会是什么好结果。

“改天再想办法。”

湿漉漉的团子只得答应。

虽然现在吞噬的这点力量不太够,但勉强也能积攒起来。

等时机到了,一起彻底激发血脉之力就是!

......

楚流玥走到山脚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

因为已经走出结界,所以其实山顶上的场景,是看不清晰的。

或许还有长老在那边炼器,又或许,那泉眼之中的天雷之力还在不断增加...

她收回视线,带着团子离开。

......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楚流玥过得很是平静。

白天钻研万峥长老给的医术炼丹,晚上带着大宝去万酒山修炼。

当然,在去万酒山之前,大宝还会准时来和她“切磋”。

大约是因为第一天柳茵桐和姜芷媛事情闹得太大,所以这段时间万酒山上倒是没太多人去。

这无疑大大方便了楚流玥。

十天之后,她便顺利突破七阶中段!

看起来一切都在平稳的向前发展。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楚流玥心中却是越发焦急起来。

——因为她依旧没能想到可以全天待在万酒山的办法。

每天只靠着晚上的那点时间,团子能够积攒的力量有限。

更关键的是,只有在禁令时间内,泉眼中贮藏的天雷之力才会出现!

而那个,才低团子激发血脉之力的关键!

......

砰!

半山之上,楚流玥素手一拍,药鼎之中的丹药迅速飞起!

她迅速将其揽回,放入玉盒!

咔哒!

残存的浓郁药香弥散开来。

“师父。”

楚流玥走过去,将玉盒双手呈上。

万峥长老满意的捋了捋胡子,将那玉盒接过。

”没想到你第一次炼丹,竟是选了这个。“

说着,他将玉盒打开,眼中闪过一丝惊喜。

其实之前楚流玥和柳籽安挑战赛的时候,他在东皇钟楼上,也看的清清楚楚,已经知道自己这个新收的徒弟,在炼药上的天资和本事比自己预想的还要强。

但他看到这丹药之后,还是吃了一惊,颇为喜出望外。

“八品上的丹药,你第一次炼制,便能直接成功,而且每一步都做的极好...实在难得!”

他感慨的看向楚流玥。

“用不了多久,你应该就能尝试修炼九品丹药了!“

楚流玥轻笑一声,将那本医术拿了出来,也递了过去。

万峥长老愣了一下:

“你这是——”

楚流玥顿了顿:

“这本书学生已经看完了,便归还给您吧。”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