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死寂。

原本热闹的山上,因为这突如其来的闹剧,变得冷寂了下来。

不少人面面相觑,神色各异。

刚才姜芷媛说的那些话...信息量可是太大了啊!

长辈之约、青梅竹马!?

这意思不就是说——她和容修之间,其实早有着长辈定下的婚约?

只是后来被人横刀夺爱,这才没成?

而且...云天阙的那位王妃,竟然是界外人?

关于云天阙那边的消息,伯琰长老等人虽然早已经知道,但其实并未传开,学院中不少人都是不知道的。

所以此时乍然听到,才会格外震惊。

渐渐地,人群中响起各种议论。

“之前只是听说云天阙的那个王妃来历神秘,没想到竟然是界外人?”

“这样的人,别说配容修师兄,就算是配神墟界内的三流世家子弟,也是不够格的吧?”

“啧,真不知道容修师兄到底怎么想的...难道他是推了和姜芷媛之间的婚约,娶了另外的女子?”

“姜芷媛和容修师兄应该是没有婚约的吧?要是真有的话,按照她的性格,早应该宣传开了才是...”

“就算是没有,应该也是差不多的。毕竟是从小在云天阙,由他们的族长亲自抚养长大的,这摆明了是当云天阙的未来王妃培养的啊!只可惜——”

“我倒是有点好奇,不知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子,竟然能入得了容修师兄的眼?”

......

众人议论纷纷,楚流玥置若罔闻,抬脚走到了泉眼处。

嗯,不管怎样,人都走了,倒是空出好大一块地方。

团子飞身而下,立在了泉眼旁的石块上,俯头猛饮。

要不是现场还有这么多人在,它早就一个猛子扎进去了!

楚流玥看它高兴,也笑了起来,抬头看向柳茵桐。

“柳师姐,多谢了!“

今天要不是柳茵桐在,还真是会有点棘手。

她这一声让柳茵桐回过神来,下意识抬头。

看到泉眼旁站着的笑意盈盈的少年,柳茵桐的心狠狠沉了下去!

故意的!

这个楚越——他分明是故意的!

他一定是早就料到,为了争夺这泉眼旁的位置,会有一场硝烟,所以才故意让她一同前来。

她成了他的靶子!替他得罪了那些人!

以后就算是追究下来,那些人也只会来找她的麻烦!

而楚越...占尽了好处,还能高枕无忧!

柳茵桐想要爆发,想要歇斯底里的尖叫,可到最后,心中却只剩下乏力的绝望。

她不能那么做。

她没有理由。

从没有一刻,柳茵桐如现在这般,后悔自己当日的所作所为。

从一开始,她就不该进行那一场赌约的,更加不能同意楚越提出的那些条件!

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想到梁潇潇几人离开时候的警告,她心中逐渐浮现一丝不安。

一个姜芷媛的确没那么难对付,可是他们那么多人...

再者,她背后终究还是有着云天阙族长这个靠山...

想到这,她终于双腿一软,差点跌坐在地。

“阿桐!”

弓盛连忙扶住了她,剑眉紧锁,满目担忧。

“阿桐,我先送你回去?”

柳茵桐艰难的点了点头。

弓盛看向楚流玥,沉声道:

“楚越师弟,你不要以为,你可以将自己从这些事情里彻底摘干净。若阿桐以后有什么事儿,你也绝对逃不过!”

说完,他才扶着柳茵桐离开。

楚流玥低头看了团子一眼。

“团子,为了你,我可是把能得罪的人都给得罪了。”

团子飞快的抬头,眼睛晶亮,眼眸深处似有银色天雷闪烁。

楚流玥忍不住勾唇一笑。

这泉眼处的效果,还真是明显的很...

现在团子的实力已经很强了,不知等以后血脉力量完全觉醒,又会是什么样子?

......

在团子吞噬那泉眼之中的力量的时候,楚流玥也没闲着。

万酒山上的原力浓度也很高,或许还因为泉眼中贮藏着不少天雷,那原力隐隐和外面的有些不同。

楚流玥干脆盘腿而坐,也开始兀自安心修炼。

她距离突破九阶中段,的确是越来越近了。

甚至,她已经能够感受到那一层无形的壁障。

仿佛只要一个用力,便能将其打破!

楚流玥,就在等待那个契机。

......

看到楚流玥如此气定神闲,山上其他人越发觉得古怪。

说起来,今天的事情争端源头还是他楚越。

柳茵桐和姜芷媛彻底撕破了脸,闹得这么僵,可他却像是没事儿人一般,不但放任自己的契约神兽饮用泉水,甚至自己也直接就地修炼起来了!

他到底是有着什么底气,竟能如此淡然镇定?

要不是有靠山,可一直也没听过。

要不是他心理素质太过强大,这一点似乎已经在他进入学院的这段时间,得到了数次的印证。

原本有些人还挺想上前打招呼,但想到今晚的事儿,还是作罢。

得罪一个柳茵桐不够,现在又加上了一个姜芷媛。

虽说闹翻的是那两人,可回头姜芷媛只要冷静下来,楚越多少也会有所牵连。

思来想去,大多数人还是选择敬而远之。

万酒山上逐渐冷清下来。

......

另一座山头,文西长老正在房间收拾自己珍藏多年的古书。

书架上已经落了一层薄薄的灰尘,显然许久没人翻动过了。

文西长老袖袍一挥,将上面的灰尘尽数扫去。

看着那飞扬的尘土,他眼神有些迷离,似是自言自语般低声喃喃:

“...倒真是许久没人来偷偷看了...”

笃笃!

敲门声响起。

文西长老将心思收起,抬眸看去。

大门打开,一道熟悉的身影,正斜斜倚在门框上。

“华峰?你怎么又来了?”

文西长老心中暗暗松了口气,脸上却是浮现一丝不耐。

余光一扫,华峰长老手里拿着酒壶。

“喝酒你自己回去喝去!”

文西长老说着,就要直接赶人。

“大晚上你乱溜达什么!”

他走过去,作势要关门,却闻到一股浓烈的酒气。

那是华峰长老身上的味道。

文西长老嫌弃的皱起眉。

“你喝那么多作什么?先说好,我这可不收醉鬼——”

”文西。“

华峰长老忽然开口,竟是没有半分醉意。

他缓缓吐出一口气:

“你说,那祸害怎么还没出现呢?”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