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流玥:“...但他现在是我师父,不说不好吧?”

“他不会多问。”

独孤墨宝气定神闲,十分笃定的说道。

“你随便说点什么就行,打发了就是。“

楚流玥:“......”

那可是万峥长老,你说打发就...打发了?

楚流玥越发肯定心中的猜测,咬了咬牙,暗搓搓问道:

“大宝,你的地位比万峥长老还高,是不是?”

独孤墨宝用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瞥了她一眼。

楚流玥乖乖的将剩下的话都咽了回去。

得。

大爷的大爷。

就不该多嘴问这一句!

“蓬岷山里...怎么样?”

独孤墨宝忽然换了个话题,似是无意的问道。

楚流玥斜斜靠在了椅子上,一手托腮。

在独孤墨宝面前,她就没必要隐瞒这些了,就十分诚实的说道:

“挺好的,不,非常好!”

她摸了摸下巴。

“我觉得,我还能再多去几次!”

这话若是被旁人听到,怕不是会以为楚流玥疯了。

但独孤墨宝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微微垂下了眼帘,浓密的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掩去了他眼底的情绪。

“怎么说?”

他淡淡问道。

楚流玥将蓬岷山中发生的事情简单的和他讲了一遍。

“...反正,我在那里面修炼的时候很是顺畅,似乎比在外面还...”

楚流玥顿了顿,一时间竟是不知该如何形容那种感觉。

方便?

舒服?

她说不出。

她是天经原脉,对天地原力的吞噬能力本就极强。

但是在那里面的时候,那些原力浩瀚磅礴,可却格外的温和。

进入她体内的时候,几乎不用花费她什么功夫,就能完全融合为自己的力量。

这样的感觉,她以前从来没有过。

“难道是那地方有什么特殊之处?才会导致其中的原力也和外面的有所不同?“

楚流玥看向独孤墨宝。

“大宝,你怎么看?”

虽然万峥长老说他不是学院的长老,但在楚流玥看来,他应该也是和灵霄学院有着极其密切的联系的。

那么,或许他对蓬岷山的一切,更加了解?

“蓬岷山的七塔楼,本就是学院中一处特别的存在,不然也不会作为严厉惩戒的地点之一。“

独孤墨宝语气淡淡,似乎对此没有什么兴趣。

“你那些经历...本也没什么奇怪的。”

楚流玥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但还是有一点不明白:

“既然是作为惩戒,那我进去之后应该很难受才对,怎么会恰恰相反?”

独孤墨宝抬起眼帘,淡声反问:

“你什么时候和正常人一样了?”

楚流玥:“......”

一时间竟然无法反驳...

她这一路修炼,经历好像的确和寻常人不太一样。

“也许是我和蓬岷山有缘?”

她低声喃喃。

准确的说,是和那一扇门后的空间有缘。

连续两次都选的一样,不知如果再去一次,会不会还是选上那个?

这个危险的想法刚一冒出来,就被楚流玥强行镇压了下去。

——她来学院是要努力修行的,可不是专门来闯祸的!

“你快突破七阶中段了?”

独孤墨宝又打量了她一圈。

楚流玥笑起来。

“对啊!之前我还想着可能没那么快,不过没想到在蓬岷山修行了十天之后,进展倒是神速。”

再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就能正式突破了。

独孤墨宝小手一挥,一个散发着淡淡辉光的棋盘,出现在二人之间:

“既然如此,就继续上次的棋局吧!“

......

这次,楚流玥走出了和独孤墨宝下棋以来,步数最多的一次。

当然,下到最后,她还是筋疲力竭,几乎脱力。

不过,不知是否因为知道她今天经历了不少事情,独孤墨宝很快就放过了她。

看了一眼外面已经彻底黑掉的天色,大宝起身,从椅子上飞下。

楚流玥诧异的问道:

”大宝,你这是...要走?”

独孤墨宝没有回头,轻轻颔首。

“你在这好好修炼就是。”

“你要去哪儿?”

说到这,楚流玥忽然想起,她还没问过他,这段时间,他又是在哪度过的。

如果他也是在学院,那...

“我自有去处。”

独孤墨宝回答的极其简洁,显然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意思。

”明天这个时候,我还会来。“

楚流玥连忙喊住他:“哎——大宝!明天这个时候我就不在这了!”

独孤墨宝这才回头,皱了皱眉。

”什么意思?“

“咳,其实...我等会儿还要出去的,之后的一个月,晚上的时间,我也都不会留在这。“

独孤墨宝忽然想明白了什么,妖异的紫瞳危险的眯了起来。

“你...要去万酒山?”

楚流玥诚实的点点头。

“好不容易才赢来的赌注,当然不能放弃啊!“

为此她都已经彻底得罪了柳茵桐了,不去岂不是亏大了?

独孤墨宝冷哼一声。

“还是为了那只赤尾丹凤?”

话音刚落,团子就跑了出来,蹲在了楚流玥的肩膀上,抖了抖翅膀,用力点头,一脸骄傲。

——那是当然!

独孤墨宝眼神凉凉的看了它一眼。

“就算你不去,随着你实力的提升,它体内的血脉也会被逐渐激发出来。”

楚流玥并不意外独孤墨宝知道这些,耸了耸肩,笑道:

“我知道,但既然有这个机会,自然不想放弃。若是等我突破到神级...谁知道得等到什么时候。”

独孤墨宝眉心微皱,欲言又止。

其实,还真未必会花费很久的时间...

只是这话,却不能与她讲。

”既然你心意已决,那就这样吧。不过——“

独孤墨宝顿了顿。

“不准在禁止的时间之内,留在万酒山。”

楚流玥心脏猛地一跳。

她打了个哈哈。

“不会!已经被关过一次了,肯定不会再有第二次的!”

独孤墨宝目光沉沉的看着她。

楚流玥忽然福至心灵:

“大宝,你知道万酒山上泉眼的秘密,是吗?”

独孤墨宝没说话。

“那要不,你跟我说——咳,开玩笑、开玩笑!”

楚流玥话说了一半,便识相的将剩下的一半收回。

独孤墨宝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楚流玥不死心的问道:

“大宝,你说要是我真的在学院犯下了什么大错,或者招惹了什么厉害人物,这条小命——”

独孤墨宝脚步一顿。

”有我在,不会有人能要你的命。再说——“

他冷嗤一声。

“容修又不是吃干饭的!”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