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籽安的表情瞬间僵住。

他几乎是不敢置信的看着楚流?,觉得自己好像听错了。

可,那泛着冷意的笑眼,却在无声的提醒着他没有听错!

“你、你还要继续?”

柳籽安听见自己的声音结结巴巴的响起。

不知是因为重伤体虚,还是其他的缘故,他的声音很是虚弱缥缈。

配合着他此时苍白的脸色,简直如同鬼魂。

楚流?笑起来,似乎心情很好的样子。

“是啊!这不就是挑战赛的规矩吗?“

只有两个人都同意,比赛才能结束!

若有任意一方想要继续,比赛就不得停止!

只要不闹出人命,其他一切自由!

柳籽安眼皮狠狠一跳——这个楚越,他竟是来真的!

无尽的悔恨翻涌而上,将柳籽安吞没!

他不该和楚越约这一场挑战赛的!

就按照一开始的打算,随便来切磋一番,给他点教训不就行了吗?

为何偏偏得寸进尺,主动提出了挑战赛!

更甚至——他答应柳茵桐来收拾楚越,本就是错的!

可现在再说这些,已是徒劳!

“楚越!我已经认输了,你还想怎样!?”

害怕担忧焦虑,充斥着柳籽安的内心,让他终于忍不住爆发!

反正楚越不打算放过他了,那么再继续求饶,也没有任何意义和作用!

“这两次,我承认我都输给了你!你已经赢了,却还不依不饶!到底要怎样,你才肯罢休!?“

楚流?脸上浮现一丝讶异。

“是你主动提出,要和我进行挑战赛的,怎么现在输了,又来怪我?“

说着,她看向旁边的钟荀,诚恳发问。

“钟荀师兄,在学院里,若是挑战赛赢了,是不是还要向输的那一方赔礼道歉啊?”

“噗嗤。”

安静的人群中忽然有人没忍住,发出一道笑声。

这一声响起,就像是按下了某个开关,笑的人越来越多,最后闹作一团。

“哈哈哈哈!没错!赢的人是要和输的人道歉!楚越师弟,你将师兄打成了这样,可得好好赔礼啊!哈哈哈!”

“还不快把你柳师兄搀起来?当面道歉还不够,只怕还得备上一份厚礼吧?”

“要我说咱们学院就是不一般,输了还能当大爷!改天我也要找青云榜上那几个发起挑战赛,好好教训他们一番!”

众人哄笑。

各种讥讽调侃的话语混在一起,字字句句又清晰无比。

钟荀也笑了起来,抬高了声音道

“楚越师弟,你放心,你赢的光明正大,咱们都看着呢!这挑战赛的规矩,已经延续了数年,从未更改过,你只管做你想做的就是!”

在学院里,终究还是强者为尊!

柳籽安苍白如鬼的脸,迅速涨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他来学院一年多,还从未丢过这样大的人!

面子里子,这下是都丢尽了!

楚流?上前一步。

她这一步走的很是轻盈,可却像是带着千钧之力,重重压在了柳籽安的心头!

他喘着粗气,身上各处都疼的不行,唇瓣微微颤抖,却已经说不出话。

楚流?抬手——

“慢着!”

一道娇斥,忽然传来!

楚流?抬眸,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人群自觉的从中间分开。

一个人缓步上前。

正是柳茵桐!

她的俏脸之上,像是覆盖了一层冰霜,浑身上下都泛着惊人的冷意。

原本热闹的人群,因为她的到来而迅速安静下来。

不少人私下暗自交换眼神。

学院中早有传闻,说楚越之前在万酒山上得罪了柳茵桐,今日一看,所言非虚!

这两人之间,的确是有着过节!

柳茵桐似乎对周围这些视线浑不在意,径直走到了广场之前,看着楚流?,冷声命令道

“将他放了。“

语气是如此的理所当然,颐指气使。

好像旁人生来就应该听从她的一切指使。

钟荀皱了皱眉,率先开口

“柳茵桐,这是挑战赛,按照规矩,旁人都不得随意插手。”

柳茵桐看了他一眼,脸上是毫不掩饰的轻鄙。

“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教训我了?”

钟荀的脸色有些难看。

对方在青云榜上的名次不低,而且同时占据了武者榜和天医榜,的的确确比他有实力,也有身份的多。

“我不是要教训谁,我只是陈述事实。“

钟荀握紧了袖中的拳头,并无退让之色。

“不管是你,还是在场的其他人,都一样只能围观。这场比赛是否还要继续,取决于他们两个。“

准确的说,是取决于楚流?。

“无聊。”

柳茵桐轻嗤一声,完全没有将他放在眼里。

她收回视线,还是看向了楚流?。

这次,她的声音尖锐了一些,也带着更加清楚的命令的意味。

“楚越,我说让你把他放了,这场比赛到此为止!“

”你——“

钟荀刚开口,便被楚流?拦下。

“钟荀师兄,这是我和柳师姐之间的事情,你就不必过多操心了。”

反正她已经得罪了柳茵桐,也不差这一场。

倒是钟荀,没必要为她受到牵连。

钟荀欲言又止,看到楚流?递过来的眼神之后,只好压下了心中的冲动,轻轻颔首。

楚流?看向柳茵桐,笑了起来。

“柳师姐,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啊。不知您的那只赤尾丹凤,可是已经养好了?”

不提这个也就罢了,一提这个,柳茵桐的怒火“腾”地一下就上来了!

“不劳你费心!也别扯这些有的没的!我只问你我刚才说的那些,你是没听见吗?“

楚流?点头

“听见了呀!”

“既然听见了,就识相一点,赶紧照做!”

柳茵桐向来是个火爆脾气,而且自尊心极强。

上次输了那一场,她直到现在还没缓过来,每每想起都还耿耿于怀。

若非此时楚流?是站在青冥广场上,她早已经直接冲上去!

”哦,这个啊“

楚流?的尾音拉的很长,唇边噙着几分笑,看起来有些漫不经心。

她一只脚踩在了柳籽安那剩下的一只完好的手上。

柳籽安本来是想躲得,可没来得及。

等他反应过来,就已经感觉到一股剧烈的痛楚,从手上传来!

楚流?缓缓碾压着柳籽安的手,骨头断裂的声音接连响起!

她偏了偏头,轻笑道

“好像有点难。”

“因为,我最不喜欢别人命令我做事了。”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