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人所在的比赛区域外,不知何时已经汇聚了一些人来。

“那不是柳籽安和楚越吗?他们这是要做什么,挑战赛?“

“上了青冥广场,那就肯定是了啊!啧,这两人怎么莫名其妙打起来了?”

“你不知道?之前楚越不是得罪了柳茵桐么,那柳籽安,似乎是她族中分支的一个弟弟吧平日在学院里,这柳籽安,可是没少仗着柳茵桐耍横。”

“啊,那楚越岂不是危险了?就算他天赋不错,可好像也才是八品天医。而柳籽安前段时间,可是刚刚突破九品吧?“

“楚越是怎么想的,竟然肯答应这必输无疑的挑战赛?这种比赛,长老们可是也轻易不会干涉的啊”

众人议论纷纷。

各种各样的声音落入耳中。

楚流?神色不变,仿佛不为所动。

柳籽安也摆出了自己的药鼎。

“嗤,那就让你输个明明白白!”

广场之上,两人遥相对立。

他们的身前,都放好了药鼎。

柳籽安率先行动。

如今,他是九品天医,虽然还只能炼制下等的,但对付区区一个八品的楚越,还不是小菜一碟?

实际上,早在来前,他已经准备好了要炼制的丹药。

所以连药材都是准备好的。

他依次将那些药材取出,摆在旁边,而后一手放在了药鼎之上。

轰!

一簇蓝色火焰燃烧而起!

紧接着,他袖袍轻挥,那些药材就接连飞起,落入药鼎。

药材那独特的苦涩香气,很快弥漫开来。

然而,和他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对面的楚流?,直到此时,还没有动作。

她只是站在那,一手抱臂,神色慵懒。

瞧着那视线,似乎是在看柳籽安。

看?

柳籽安炼药有什么好看的?

不少人面面相觑,露出茫然之色。

这比赛都已经开始了,楚越怎么还不动?

一味地看人家炼药,难道还能直接赢了?

“楚越,你是有什么问题吗?“

钟荀皱眉,有些担忧的问道。

“要是缺少药材的话,我去药风谷帮你取。”

柳籽安是有备而来,可楚越却不是啊!

他这刚刚从蓬岷山出来,就直接答应了这一场挑战赛,只怕缺的东西还不少。

楚流?偏头一笑。

“多谢钟荀师兄,不过我不缺药材,你放心就是。”

钟荀怎么可能真的放得下心?

就算是不缺药材,他炼制出八品丹药,也必然是会输给柳籽安的啊!

按照目前这实力悬殊的情况,楚越想赢,只有一个办法

柳籽安炼制丹药失败!

只有这样,楚越才能赢!

可这是挑战赛,只要钟荀不愿结束比赛,继续炼制,那楚越也没办法。

要是钟荀最后还是炼制出来了

那这一场——楚越还是输!

钟荀看着场上的少年,心中焦躁,嘴唇发干。

都这个时候了,楚越怎么好像还是一点都不着急呢?

柳籽安又投入几样药材,有条不紊的提炼着。

趁着空闲,他还抬头看了一眼。

对面的楚越还没动,甚至连药鼎之中,都是空空如也。

他忍不住讥笑道

“楚越师弟,这挑战赛,你难不成就要这样一直看着我炼药?提醒你一句,比赛已经开始,你现在想认输,可是已经晚了。“

楚流?挑眉。

“柳师兄别误会,我对看你炼药,真的没什么兴趣。”

她的语气非常真诚,非常认真。

说实在的,这个柳籽安的炼药水准很不怎么样。

单单是那手法,她就很是看不上。

真要是盯着看久了,她还担心会影响到自己的发挥。

柳籽安脸色一黑。

“且等比赛结束,看你还能不能这样放肆!“

楚流?却似乎对这警告全不在意。

当柳籽安再次扔进去几样药材之后,她终于收回了视线,轻笑一声。

“原来柳师兄是要炼制大成丹。”

柳籽安的手微微一抖,手中的最后一样药材,便不小心多抖进去了一些。

他连忙将那部分取出,但大部分已经瞬间炼化,就算他反应很快,也还是没能完全将其处理好。

好在这么一点,应该是不会影响到成丹的

柳籽安抬头看去,心中又是震惊又是愤怒。

“你刚才看了那么久,就是想要知道我到底要炼制什么丹药?!“

“是啊。”

楚流?轻笑一声,直接肯定了他的猜测,但旋即便眉头轻蹙,似是有些失望。

“本来还以为罢了,这倒是也省了不少麻烦。“

她一开始还当柳籽安会炼制怎样厉害的丹药,谁知搞来搞去,竟然只是一个九品下等。

而且,还是比较勉强的那种。

这让楚流?觉得有些无趣,不过考虑到对方水准不高,自己能赢的更轻松一些,楚流?的心情又好了不少。

她的情绪和心思没有故意掩藏,对面的柳籽安看的清清楚楚。

一瞬间,他心中的怒火“腾”地一下就燃烧了起来!

这小子!

竟是在看不起自己?!

”你——“

轰!

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对面的楚流?终于动了!

一团浓烈炽热的赤色火焰,瞬间充斥了整个药鼎!

随后,她几乎是没有任何迟钝的,投入了一连串的药材!

整个过程行云流水,手法炉火纯青,堪称完美!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