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流?神色无辜,轻轻眨了眨眼睛,清亮的眼底,泛起一丝茫然。

“这学生也不知。”

欧阳长老怀疑的看着她。

“老夫召唤了天雷之后,原本应该会直接降落到这泉眼之中的,除非它感觉到有其他威胁,才会半路改道。刚才——这天雷似乎就是和你纠缠了那么久?”

他上下打量了楚流?一眼,低声喃喃

“看起来年纪也不大,应该是不能应付这天雷的啊”

“欧阳,你想什么呢!”

华峰长老哈哈一笑。

“楚越这小子,如今才是七阶初段,怎么可能会是那天雷的对手?要不是我和文西来得及时——“

旁边的文西长老却并未出声附和,反而多看了楚流?一眼,眸色深沉。

他是比华峰长老更早一步跨入这结界之内的,所以,他看的比华峰长老更加清楚。

当时,他们二人进来之后,楚越就站在山顶。

但当时,他似乎并不是被天雷围困的情况,反而更像是在和天雷对峙。

对!

就是对峙!

文西长老也是见过不少风浪之人,知道一般情况下,只有在修炼者的实力极强的时候,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可——这绝对不是一个楚越能够做到的!

他还记得,当时那少年回头看来,虽然脸上是惊喜之色,但墨玉般的眼底,却是一片出人预料的平静。

怎么想,都不对。

楚流?眼帘微垂,只作不知。

欧阳长老问了一会儿,眼看实在是问不出什么了,索性放弃。

大约也是自己想错了吧

“这事儿暂且不提,但现在这情况,你们打算如何?”

欧阳长老的眼神在两人长老之间来回扫动,颇有些意味深长。

这万酒山,平日里是严格限定了进入时间的,绝对不允许学生在这样的时间出现在这。

可现在,楚越不仅在这,而且看到了太多!

就算他还不知那泉眼之中的秘密,可他已经看到了一些不该看的。

如果是故意闯进来的外人,直接斩杀就是。

可楚越到底是自己学院的学生,总不能那样干。

所以这事儿就变得十分棘手。

文西长老沉默片刻,看向楚流?。

“楚越,今日之事,你可能做到守口如瓶,不向外泄露一丝一毫?”

楚流?能说“不”?

她点点头,认真道

”今天学生一直在自己的住处修炼,其他的事情,全然不知。“

文西长老紧紧盯着他。

“那泉眼你”

话没说完。

眼前少年的面庞,尚且带着几分青涩。

眉眼干净,纯挚,清凌凌似乎一望可见底。

他心中松了半口气。

“罢了,今天的事情,就当从未——”

呼啦!

他的话尚未说完,山顶之上的泉眼之中,忽然传来一道奇异的声响!

楚流?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便瞧见那泉眼,竟光芒大盛!

隐隐约约,可以看到那里面的数道天雷,都加快了游动!

彼此疯狂交织!

好像下一刻,便会从中破出!

楚流?心中微动。

站在这里,可以清晰的感觉到,那处的威压,正在以一个惊人的速度上涨!

就在这时,团子忽然从她的肩膀上飞出!直奔那边儿去!

楚流?的心脏猛地跳了一下

“团子!”

三位长老也是齐齐吃了一惊。

“拦住它!”

文西长老一声厉喝!

但已经晚了!

楚流?和团子的位置,距离泉眼本来就很近,它又是在这样一个出其不意的时候出动,谁还能拦得住它?

噗通!

团子竟是直接一头扎进了那泉眼之中!

瞬时间火花四溅!

它那小小的赤色身影,瞬间被无数银色光芒笼罩!

噼里啪啦!

楚流?甚至可以清晰的听到那天雷在团子身上疯狂游走的声音!

她正要动作,却忽然感觉到体内传出一道微妙的波动。

那是团子的气息在增强!

楚流?是真的惊了。

这——就是团子飞去不可的原因!

这还只是刚刚开始,它的血脉潜力,似乎就已经有了要被激发的征兆!

如果在里面的时间久一点——

“快!快把它弄出来!”

欧阳长老颤抖着手喊道。

”我的酒!“

华峰长老一声惨叫,竟是最先扑过去的。

这小东西,竟然直接钻进去了!

他直接奔到泉眼旁边,大手一出,就抓向了团子。

团子圆溜溜的眼睛眨了眨,竟是一个猛子,往更深处潜去!

华峰长老这是真急了,不由破口大骂

“你给老子出来!”

团子好不容易找到这个机会进来,此时正处在最享受的时候,哪儿能出来?

华峰长老气的牙痒痒,下意识就打算动手。

但当他的手即将没入水中的时候,却忽然顿住,脸上闪过一丝挣扎之色。

这可是他们好不容易养了这么多年才

“楚越!立刻让它出来!”

文西长老发话了。

看到他明显认真了许多的神色,楚流?袖中的手蜷了蜷,看向团子。

“团子!你再不回来,便永远不要回来了。”

这话她说的很是平静,但声色之中,带着明晃晃的警告。

团子身子一僵,而后在那泉眼之中飞快的游了一个来回,这才恋恋不舍的飞起。

它通体已经湿透,赤色的羽毛因为浸了水,颜色越发浓郁。

其上,甚至还能看到几道银色光芒,快速闪过,没入羽下。

几位长老看到这一幕,脸色都变得极其精彩。

那、那可是泉眼之中好不容易贮藏下来的天雷啊!

这么些年,他们好不容易才攒了这么点,结果一下就让这东西霍霍了!

“你!”

文西长老猛提一口气,眼前发黑。

团子浑身湿哒哒的蹲在楚流?肩膀上,用翅膀磨了磨脑袋,一脸无辜。

文西长老剩下的话,忽然就骂不出口了。

赤尾丹凤是神兽,有着完全不输于人族的心智。

它会这样干,完全就是因为——它是故意的!

当着他们几人的面,它还敢这么做!

这样的心性和胆子,骂它一百遍也没用!

文西长老眼神一转,看向了楚流?,强压着心中火气

“楚越!现在——你说该怎么办!?”

楚流?沉吟片刻,忽然一把将团子拎起来,递了过去,认真说道

“长老,谁闯祸,谁负责,行吗?”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