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见声音,三人齐齐回头看去,却见月色之下,一道熟悉的身影,正摇摇晃晃的走来。

却是华峰长老。

看到他手里拿着的酒壶,文西长老的脸上立刻挂满嫌弃。

“你这又是喝了多少?“

华峰长老嘿嘿一笑。

“没多少没多少!就是小抿几口——咦,怎么还有两个学生也在?“

他定睛看了一眼,认出了罗诗诗二人,看向文西长老的眼神更加奇怪。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带着孩子们拉练呢?过分了啊!”

就算是想给自己学生开小灶,那也用不着这么积极吧?

今天可是他们刚正式拜师入学第一天吧?

文西长老如同看着傻子一样看着他。

“你觉得我像这种人?用你脑子想想清楚!“

罗诗诗和卓笙:“......“

华峰长老竟然还真的认真思考了一下,摇头。

“啧,那你这是干嘛呢?”

文西长老懒得和他浪费时间,匆匆向前走去。

“万酒山出了点意外。”

“什么?”

这句话瞬间让华峰长老清醒了过来。

“怎么回事儿?哎——你快跟我说说啊!我可还指望着那泉眼——“

“楚越那小子被困在万酒山了!”

文西长老言简意赅的说道。

“哦,这个——什么!?”

华峰长老顿时瞪大了眼睛。

“你说楚越!?”

虽然学院里的学生很多,他们不一定全部认识。

但楚越是他们一起亲自招进来的,而且今天的月初考核上,楚越表现出色,刚拜了万峥为师父。

他们就算是想不记得也难!

华峰长老这下也顾不上喝酒了,连忙跟上去。

“我和你一起!”

文西长老瞥了他一眼。

华峰长老用力的咳嗽一声。

“我这不也是担心孩子的安全嘛!”

文西长老轻嗤。

这老东西,不过就是为了那泉水罢了。

但他也没戳穿,这个时候,多个人总是好的。

而且,比起被学院里其他长老知道,引起大麻烦,喊上华峰一起,倒是能放心许多。

他回头看了罗诗诗两人一眼,叮嘱道:

“好好待在这!等为师回来!”

二人只得答应,目送两位长老的身影迅速离去。

片刻,等他们完全消失在视线之中,卓笙才忍不住嘟囔道:

“诗诗,你觉不觉得,长老们对万酒山,好像很是讳莫如深...”

罗诗诗点点头。

看那样子,万酒山上分明就是藏着什么秘密。

直觉告诉她,他们还是不要知道那么多的好。

“有两位长老出手,他应该是会没事儿的吧...”

罗诗诗轻轻吐出一口气,但心脏处好像还是有一块沉重的石块压着。

卓笙想了想,宽慰了两句:

“放心,再不济他身边还有一只赤尾丹凤呢!肯定不会有什么问题!”

罗诗诗只得点了点头。

但愿如此。

......

万酒山上,楚流玥话音落下,四周似乎变得更加安静。

两道天雷如同静止了一般,停留在她头顶之上,一动不动。

“嗯?”

楚流玥挑了挑眉,举剑指向第一道:

“既然是你先下来的,那就——你先来?”

嗤!

被指到的天雷猛地后退一步!

楚流玥挑挑眉,剑尖一偏,指向另一个。

“你?”

嗤!

这道退的更远!

团子鄙夷的瞄了一眼。

呸!

出息!

楚流玥晃了晃手腕。

“你们到底下不下来?”

她的嗓音清亮,带着几分漫不经心。

啧。

亏得她还以为这次遇上的天雷和以前的那些不同,谁知到了跟前还是一样。

楚流玥有些头疼。

按理说这次她也没在磨剑,也没锻造任何的原器,怎么这些天雷一个个都这个反应?

轰隆!

恰在此时,第三道天雷降落!

楚流玥抬眸,有点不耐烦。

“还有?”

“那就等你们到齐了再说!”

......

文西长老和华峰长老赶到万酒山的时候,率先看到的就是站在山脚下的罗彦茗。

”师父?“

看到华峰长老,罗彦茗也是吃了一惊。

怎么自家师父也来了?

华峰长老一瞪眼。

嗬!

亏得他刚才在路上还在和文西长老念叨他这刚收的学生太活跃,刚来了一天就惹事儿,转眼间就看到自家新徒弟竟然也在!

“嗤。”

文西长老鄙夷的看了他一眼。

谁比谁强?

华峰长老咳嗽一声,擦了擦额头的汗。

“没事儿没事儿,好歹咱们的徒弟都只是在外面,最关键的是里面那个——”

“说的也是。”

文西长老深以为然的点头。

“不知道万峥知道这事儿之后,会是个什么表情?”

反正有人但当垫底儿的就行!

“彦茗,你先回去,这里交给我们就是。”

华峰长老催着人走。

都这时候了,还在这里待着,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

“那诗诗和卓笙——”

罗彦茗看向二人身后,空无一人。

“他们两个没来。”

文西长老也加了一句。

“你也尽快回去才是。另外,今天这里的事情,不要对其他人讲。“

听出两位长老话语之中的凝重和认真,罗彦茗思虑片刻,就立刻应了。

“是。”

......

罗彦茗离开之后,两人这才对视一眼。

“上去看看吧!”

文西长老说着,身形一掠,已经直奔山顶而去!

华峰长老紧随其后!

飞到半空之后,文西长老袖袍一挥,青玉令牌甩出!

嗡!

虚空震动!如水纹般荡漾开来!

“这一幕这么这么熟悉...”

华峰长老忽然低声喃喃,用胳膊肘捅了捅文西长老。

“哎,文西,你不觉得这事儿好像在梦里发生过——”

文西长老无语的看了他一眼。

这老东西,莫非真是喝醉了?

他“善意”的提醒道:

“不是梦里,是真的。”

“你忘了几年前,你在万酒山上喝酒的时候,被那祸害逮了个正着——”

华峰长老慢慢睁大了眼睛,脑海之中快速闪过那些几乎已经被他遗忘的画面,他眼底闪过一丝惊慌:

“我去!闭嘴吧你!”

说着,他快速的打量了四周一圈,下意识将腰间的酒壶抓起,一把塞回了自己的青玉令牌之中。

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

文西长老痛心疾首:

“看你那点出息!难不成那祸害现在还能跳出来,抢了你的酒!?”

华峰长老正要争辩,眼前结界忽然打开!

轰!

一道天雷,噼里啪啦直奔二人而来!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