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茵桐快被气疯了。

都已经这个时候了,他竟然还在想着这个问题!?

“我说,让你立刻命令它住手!你听不见吗!?“

柳茵桐又抬高了声音,十分刺耳。

楚流?脸上露出几分歉然。

“柳师姐,这毕竟是它们之间的比赛,旁人干涉不得。而且团子的脾气一向暴躁,常常连我也劝不住。如果这一场不说结束的话,我想...它应该是不会听劝的。”

到底是劝不动,还是不肯劝,大家都心知肚明。

这是在逼着柳茵桐主动认输!

柳茵桐何尝看不出来?

所以她气的浑身发抖,两只眼睛像是冒了火一般,死死盯着楚流?。

“楚越,你放肆!”

楚流?装作没听懂她话语中的警告,神色淡淡,不予回应。

而场上的团子,似乎也正玩得不亦乐乎,眼睛都没往这边瞟一眼。

它爪子疯狂的舞动,几乎已经将那只赤尾丹凤身上的羽毛全部拔光了。

如此羞辱,那只赤尾丹凤如何受得了?

奈何它现在浑身是伤,根本不是团子的对手,奄奄一息,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了,只得脑袋一歪,任由团子折磨。

这场景,看起来当真诡异。

柳茵桐忽而冷笑,转过身去。

“好!既然你不肯叫停,那——我亲自收拾了那东西就是!”

“柳师姐上场,将视为主动认输。”

楚流?好心提醒道。

柳茵桐脚步一顿。

一股寒气降临,诸位空气似乎寸寸凝结!

死寂。

众人看向楚流?的眼神,简直如同看疯子一般。

这小子到底是哪儿来的勇气,敢这样和柳茵桐叫板!?

“呵!”

柳茵桐一声冷笑,声音像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一般。

“这一场算你赢!立刻让你那畜生停下!”

楚流?微微昂起下巴,原本还和气从容的脸容,瞬间覆盖了一层薄薄的冰霜,寒气逼人。

“柳师姐,请收回后半句话,不然,我可不敢保证,您的那只’畜生‘,今天还有没有命能回去。“

她的语速很慢,所以每个字大家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少年容颜尚且带着几分青涩,然而字字句句,却斩钉截铁,如带千钧之力!

柳茵桐本想反唇相讥,但迎上那双如同寒潭一般深不见底幽黑莫测的眼眸的时候,却是忽然打了个冷战。

她心头莫名一抖,喉咙里那讽刺谩骂的话语,就咽了回去。

停顿片刻,她才转过头,语气生硬。

“我认输就是了!“

这是柳茵桐能做出的最大的”让步“。

当然,说是“妥协”,或者是“低头”,会更加合适。

弓盛等人的神色,都是一言难尽。

他们和柳茵桐很熟,自然知道让她对一个刚入学院的师弟说出这样的话,对她而言是多大的羞辱!

可——目前的状况下,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自己的契约神兽都要被人家弄死了!

哪儿还顾得上其他?

“团子。”

楚流?终于开口。

“回来吧。”

团子这才将那只早已半死不活的赤尾丹凤甩下,随后也跟着飞了下来,用爪子在它的脸上狠狠踩了一脚!

呸!

让你肖想本小爷的血脉之力!

那东西脑袋一歪,终于彻底昏厥了过去。

柳茵桐脸色铁青,看着团子的眼神,如同钢刃般锋利!

团子却似乎毫无所觉,飞到了泉眼旁边,咕咚咕咚的喝了许多。

一股温润的力量,瞬时间蔓延到身体周身!

团子眼睛一亮,本想继续,但楚流?还在那边等它,它只得恋恋不舍的飞回。

重新变换成巴掌大小,团子安然落在楚流?的肩膀上。

尽管它的身上也沾染着血污痕迹,但整体并未受什么太过严重的伤。

楚流?检查了之后,一颗心也才放了下来。

柳茵桐脸色铁青的走过去,就看到自己的契约神兽,已经重伤昏迷。

从它身上那累累可怖的伤痕,便可看出,刚才那一战,对方分明招招都下了狠手!

可恨!

没用的东西!

柳茵桐在心中暗骂一句,脸色难看。

这一次重伤,没有十天半个月只怕是养不好了的。

也不知会不会影响到她下个月在青云榜上的名次。

要知道,她能在武者榜上排在前五十,很大一部分的原因,就是她有着这样一只得力的神兽!

可现在——

正当柳茵桐要将它召唤回去的时候,身后却又忽然传来一道清朗的声音。

“柳师姐似乎忘了一件事。“

柳茵桐回头。

楚流?笑的人畜无害,但说出的话,却几乎将人气的半死。

“这赌注,您还没兑现呢。”

嘶——

众人倒抽冷气。

这个楚越,胆子未免太大!

难道他看不出柳茵桐现在的脸色有多难看吗!?

这是要把人往死里得罪的节奏啊!

楚流?当然知道这样会让柳茵桐对自己更加记恨。

但,对方又何曾给过自己机会?

比赛是他们提出的,赌约也是他们筹谋的。

若非是团子争气,加之她也有几分底牌,现在躺在那的,可就是团子了!

从她同样拥有一只赤尾丹凤,且血脉比对方的醇厚正统的时候,她就已经得罪了他们!

既然怎么做都不对,那么,何必伏低做小!

柳茵桐拳头紧握,银牙紧咬。

若非是万酒山上不允许学生之间打架斗殴,她现在就回去撕烂那张让人厌恶的脸!

她转身“蹬蹬”走到地上的赤尾丹凤身前,手腕一抬,一道红色的原力,将之笼罩。

很快,一滴赤色血珠,凝聚在赤尾丹凤的头顶之上!

随后,是第二颗、第三颗!

柳茵桐袖袍一甩。

“给你就是!”

那三颗血珠裹挟着强横力道飞来!

楚流?微微挑眉,掌中原力运转,竟是安然无事的将那三颗血珠接下。

一些眼尖的看到这一幕,皆是神色微变,看向楚流?的眼神,也比之前深沉复杂了许多。

柳茵桐是半神强者,这一招尽管没用全力,可蕴含的力道也不小。

楚越一个七阶武者,居然轻松接住了...

楚流?唇角微弯。

“柳师姐言而有信,当真慷慨。“

众人:“......”

够了!

求你不要再作死了啊!

楚流?似是没听到他们心中的呐喊,将那三颗血珠喂给团子,又笑吟吟问道:

“那...这万酒山泉眼的事儿——“

:。: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