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了!

容修对这事儿早有预料,因此听到这话,脸上也并无不快,反而微微一笑。

“看来仙水陵的信已经送到了丹青长老那。“

丹青长老皱了皱眉。

“仙水陵并未和老夫多说什么。事情是你做的,自然会传开。难不成,这事儿你还想遮掩着来吗?”

他的语气算不上好。

旁边几人都安静了一瞬。

他们心中虽然也多少有这个想法,但并不会像丹青长老这般直白,也不会有他这样激动。

他之所以对这件事情格外关注,还是因为他是姜芷媛的师父。

自己的爱徒受了这样的委屈,为之伤心难过,作师父的,心里自然也跟着不痛快。

连带着看容修,都有了一丝碍眼。

“选妃大典是公开进行的。”容修淡笑,”其上发生的任何事情,所有人也都是亲眼见证了的。“

丹青长老一噎。

这样的话,容修的所作所为,无论如何也算不上是故意遮掩了。

“若是丹青长老对当日之事有任何疑问,我都能立刻为您解答,以免您听信一些不可靠的小道消息,平白生了气。”

容修依然是笑着的。

但这看似客气的话,却如同带着刀一般,锋利无比!

丹青长老的脸色更是难看。

“你这难道是在说,一切都是芷媛撒谎,故意污蔑?“

“我并未这么说。“

容修眉峰微扬。

“只是当事人就在这,外人说的再多,也不如我亲自说给您听来的方便准确,不是么?”

外人。

简简单单、云淡风轻的一个词,却是瞬间将姜芷媛分隔开来,划清了界限。

丹青长老胸口一阵憋闷。

他本不想掺和这事儿,奈何这段时间姜芷媛回来后,一副失魂落魄的伤心模样,他看了十分心疼,这才没忍住质问容修。

可容修说的也没错。

姜芷媛,于他而言,的确只是一个外人。

且不说姜芷媛的身份本也和他不对等,容修也从未显露过对姜芷媛有过半分心思。

说到底,都是姜芷媛一厢情愿罢了。

“好了好了,这是容修自己的事儿。他一向是有主见有分寸的,既然他都这么决定了,咱们就别插手啦!“

万峥长老出来打圆场。

伯琰长老也点点头。

“不错。容修,改日有时间,请你那位王妃来学院见见。“

容修在灵霄学院渡过了一段不算短的时间。

学院之中的院长和长老,对他而言都是长辈。

提出这样的要求,也是再正常不过。

容修却是难得顿了顿,似是有几分犹豫。

“还是再过段时间吧。如今学院也正处在麻烦之中,贸然带她前来,也怕耽误了诸位长老的要事。而且她自己也需要一段时间好好适应。“

没想到容修竟然会婉拒,几位长老讶异的面面相觑。

那个女子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能让容修如此维护?

“也好。”

伯琰长老知道这已经是容修的让步,未在多言。

正在此时,外面忽然传来一道悠扬厚重的钟声!

嗡——

那是东皇钟的声音!

“月初的考核要开始了。”

万峥长老看向伯琰长老。

按照惯例,在这种场合,伯琰长老是要露面的。

伯琰长老轻轻颔首。

“我们出去吧。容修,你也先离——”

“我陪几位长老去看看。”

容修打断了伯琰长老的话,淡笑着说道。

几位长老都露出惊讶之色。

“当真?”

容修的性子一向冷清,不喜热闹。

即便是在学院里的时候,他也不是很经常出现在这种场合的。

何况现在?

”是。“

容修唇边笑意微深。

“忽然想起已经许久没见过这场景,有些怀念。诸位长老不会反对吧?”

“怎会!?哈哈!那群小兔崽子若是知道你会出现,不知会兴奋成什么样呢!”

万峥长老大笑。

容修的出色,是学院中出了名的。

哪怕是他现在已经离开学院,可在学院之中的名声,依然响当当。

很多学生都暗暗以他为榜样,以希有朝一日,自己能够成为和他一样厉害的人。

更甚至——超越他!

容修静默片刻,笑了。

“大概吧。”

一大清早,太阳刚刚升起,青冥广场上已经是一片热闹!

无数学生汇聚在此,年轻的脸庞上朝气蓬勃,神色各异。

兴奋、激动、忐忑、斗意

他们或三五成群,或茕茕独立,站在广场之上。

而他们的眼睛,则是都凝聚在东皇钟楼上。

“原来这就是月初考核!也不知我能不能顺利拜师”

“都准备大半个月了,应该没问题的!”

“头疼,上个月老师让我看的玄阵我到现在都还没参悟,这次只怕是惨了!”

“哈哈!我前两天刚好突破!嘿嘿!说不定今天名次还能上升呢!”

众人议论纷纷。

各种声音汇集,让原本冷清的广场热闹了许多。

楚流?跟着钟荀站在天医这边的区域里,不过他们的位置比较偏,不远处就和玄师那边相接了。

站在这,还能听见一些玄师的低声喃喃。

楚流?顺着众人的视线看向东皇钟楼。

“大家怎么好像都在看那边?”

钟荀的神色难掩兴奋。

“因为东皇钟楼上,马上就会出现青云榜了啊!“

楚流?一怔。

“青云榜!?”

------题外话------

今天终于一下更完了!!!

可喜可贺!!!大家都吃的啥馅儿的月饼哇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