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厅之内陷入片刻的安静。

不少人都悄然看向了坐在仅次于诸位长老之位的容修,神色各异。

这话显然是在针对他了。

不过,出乎预料的是,容修似乎并未生气。

他微微一笑,清贵妖孽的容颜顿时又添神采,让人望之失神,好像要永远沉沦在那双深邃不可捉摸的眼眸深处。

“最近族中事务繁忙,实在是分身乏术,还望诸位长老海涵。”

坐在上首的伯琰长老笑了笑。

“云天阙的事情,我们也都已经听说了。你定下了王妃?”

所有人的眼神,都落在了容修身上。

“是。”

容修唇角微扬,弧度加深,眼角眉梢都似是带上了三分笑意。

“她初去云天阙,有许多事情还不习惯,我便多留了几天。“

众人的眼神更是古怪。

在座的这些人,哪个不知道容修的本性?哪个没见识过他的手段?

这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主!

如今竟是忽然对一个女子如此温柔痴情,简直让人难以想象!

”看来圣子殿下对这位王妃当真上心的很,竟是宁可将学院的危机放在一旁,也不舍她伤心惊惧。看不出,圣子殿下,竟还是如此痴情种。”

说话的,依然是之前出言挑衅的男子。

容修眼帘微抬,黑色的眼瞳之中,似有漩涡流转,清冽而锐利的寒光,一闪而过!

那男人忽然浑身一僵。

“即便是我不来,学院这边尚且还有诸位长老坐镇。魏大少这话,难道是在质疑诸位长老的能力?”

”我——“

魏西平一噎。

他总不能当众说出这话来!

“何况,本殿的王妃,本殿不宠着,难道还轮得到旁人?”

容修虽然是在笑着说这话,但眸子半眯着,眼角似笑非笑,挂着几分冰霜般,让人心中发寒。

魏西平胸口有火,一拱一拱的。

正当他按捺不住想要反驳的时候,伯琰长老已经发了话。

“好了。这些事情就暂且不必讨论了。眼下最重要的,还是那件事。”

万峥长老也走过去,坐在了仅剩的最后两张空椅的其中一个上。

“好了,现在人都到齐了,下面——”

“伯琰长老,院长今日不来吗?”

旁边一个年轻女子问道。

这样的场合,该是院长来主持大局才是。

伯琰长老神色未变。

“院长还在闭关。学院之中的一切事由,暂且还是由老夫掌管。“

这个理由没什么问题,但还是让一部分人微微蹙起了眉头。

因为,院长已经闭关许久了。

时至今日,院长似乎还没有要出关的打算。

这不得不让人心生几分怀疑。

但伯琰长老没有给他们继续这个话题的机会。

“这次的事情,之前在给你们的信件中都简单的提到了,但,至于具体事项,却还是要亲自与你们说,比较合适。“

听着伯琰长老严肃认真的声调,众人越发安静,全都做洗耳恭听状。

实际上,学院这次不止给他们发了消息。

接到信件的人,少说也有上百。

但在这里面,有资格坐在这的,却是只有这些。

比如,姜芷媛也接到了信件,甚至比容修更早。

可此时的她,只能在外面等候。

同一时刻,学院的玄师区域。

一座山峰之上,某个精致的院落之中,几个女子正围坐成一团。

“芷媛,明天就是月初考核了,听说你新学了一个武技,这次是不是要露一手啦?“

一个俏丽女子满脸好奇的问道。

姜芷媛却没什么反应,好像没听见。

“芷媛?芷媛?”

喊了两声,姜芷媛才回过神来,迎上几人的视线,她反应了一瞬,才明白发生了什么,轻轻点了点头

“嗯?嗯,是有这个打算。”

说完,她的视线又落在了东皇钟楼那边。

因为伤势还未完全恢复,她的唇色还有些苍白。

如此遥遥而望的模样,更添几分楚楚可怜。

可惜除了她们几个,无人能看到。

旁边几个女子对视一眼。

其实不用问,她们也知道姜芷媛为何如此。

这段时间,云天阙发生的事情,早已经传开。

在神墟界,虽然各个宗族门派之间的来往都不算频繁,但一些重要的消息,还是传的很快的。

学院里的人,几乎都知道姜芷媛对容修的那份心思。

她来灵霄学院,其实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这个。

姜芷媛所在的仙水陵,是云天阙之下的二十八部族之一,而且是最强的。

所以很多人也都默认,她会是站在容修身边的女子。

可谁知,竟然——

看姜芷媛这失魂落魄,心不在焉的模样,此时此刻和她说什么,她大概都是听不进去的。

另外一个下巴尖尖的女子抿了抿唇,忽然道

“芷媛,你现在这样,可是一点都不像你了!要是以前,你铁定已经在想着如何在月初考核之中拿到一个好的成绩了!”

姜芷媛闻言,愣怔片刻,旋即苦笑一声。

“现如今争这些有什么用,他又不看”

以前她争那些,无非是因为容修在学院的时候太过出色。

她想着自己若是能厉害一点,那么和他之间的差距也就越小一点。

只要能靠近他,做什么都无所谓。

可现在,一切都失去了意义。

王妃已定,不管她怎么想,怎么做,都无法改变这个事实。

“正因如此,你才要好好表现呀!”

那尖下巴的女子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伸出食指,在姜芷媛的脑门上轻轻一点。

“你呀!追了他那么久,难道这样就放弃了!?越是这种时候,你才越是要展现自己的出色!让所有人,包括他,都意识到——他没有选你,是多大的遗憾!“

姜芷媛眼底划过一抹微光,但转瞬即逝。

出色

看样子,那个上官?在云天阙的表现,她们都还不知道。

若她们知道,那个女子的确是比她更强,只怕就不会说出这种话了。

“芷媛,你想啊!你在学院,容修如今也在学院,只要你愿意,还有那个什么王妃什么事儿?”

姜芷媛微微一愣,心思微动。

“你这是什么意思?”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