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流玥几人的到来,并未在灵霄学院引起什么波澜。

这里隔三差五的就会进来新的学生,大家早就习以为常。

如今距离月初的考核只剩下三天时间,自己的事情都忙不过来,哪儿还顾得上其他?

天下间来的天才数不胜数,在这里,有实力才是最重要的!

方州。

文西长老带着那几人离开之后,就剩下华峰长老一个人负责看守。

时间很快就到了晚上,华峰长老兀自收拾了一下东西,就回院子里去了。

坐在院落之中的石凳上,四下一片寂静。

但华峰长老的心情,却并不平静。

“都已经这么久了怎么还没出来呢”

盯着天空上闪烁的星子,华峰长老低声喃喃。

不对。

实在是不对。

他明明已经感觉到那人来了,那熟悉的气息,他就算是死了也绝对不会认错!

一开始那人没出现,华峰长老还以为对方是故意耍着玩的。

可左等右等,警惕了一天,连半道人影都没瞧见。

华峰长老捋了捋胡子,头疼的很。

这就像是你知道身边埋了一颗地雷,但却不知它到底在哪儿,又会在什么时候忽然炸开!

一颗心悬着,这感觉实在是不好。

华峰长老想了一会儿,一把抓起腰间的酒壶长饮一口。

一线烧喉!

他用力的擦了一下嘴巴,低哼一声

“不来便不来!谁个要等你!”

说完,便起身回了屋子,掀起被子,直接躺在床上打算休息。

月光从窗户映照进来。

哗啦——

华峰长老烦躁的跳起来。

“啊!烦死了!等老夫找到你,看怎么收拾你个小兔崽子!“

夜深人静。

晚上的方州城,没有了白天的热闹,陷入一片沉静之中。

一道略微有些佝偻的身影,在宽街窄巷之间来回行走。

他的脚步看似轻缓无声,但却很快。

即便是偶尔有夜行之人经过,也不能觉察。

“奇怪这没有这也没有”

找了许久,华峰长老终于找了个偏僻角落停了下来,头疼不已。

难道真的是错觉?

思虑良久,华峰长老终于咬了咬牙,朝着城门的方向而去!

城门一如既往,晚上也没有人负责看守。

只是晚上的时候,这里是禁止人进出往来的。

所以此时,城门处也十分安静,空空荡荡。

华峰长老走到大门处,屏息凝神。

渐渐地,他的神色变得坚定起来。

那绝对不是错觉

随即,他眼神一错,看向了旁边城门上被砍出的豁口。

“几年不见,耐性倒是涨了不少!”

华峰长老低哼。

“看你这次能熬多久!”

华峰长老一夜没睡。

第二天一早,他就感觉到有人来了。

正是负责前来接应的下一个长老管嵩。

看到华峰长老那略显憔悴的神色,管嵩长老吓了一跳。

“怎么了这是?才在这看守了半天,怎么就成这样了?”

华峰长老一噎。

总不能说是为了等那小祸害

“没什么没什么,你来了就好了。”

管嵩长老扫了一眼他腰间空荡荡的酒壶,关切的说道

“要不然你早点回去吧?我看你这——”

“不用!”

华峰长老干脆的拒绝。

他已经改变主意了!

他非要在这等着!

华峰长老这一等就是三天。

中间连续换了好几个长老,但华峰长老始终坚守阵地没离开。

但他等来等去,找来找去,那人还是不见踪影。

华峰长老一颗心备受摧残。

你说你要是回来了吧,躲了几天也应该出来了。

你要是没回来

华峰长老眼睛一亮!

难道——那小祸害真的没回来!?

思虑良久,华峰长老终于在月初的前一天回去了。

——不等了!收徒要紧!

此时,灵霄学院之内,某座山头。

中间的空地上,两个青年正遥遥对峙。

周围的上百号人,齐齐围成一团。

在那两个青年的旁边,放着两个石台。

上面各自放着他们自己的黑玉令牌。

气氛紧张。

显然,这又是一场赌丹。

但此时,两个青年尚未开始,众人的视线却都放在了人群中的一个身影之上。

那是一个身穿青色锦衣的少年。

眉目清秀,舒朗干净。

”楚越,这一场你赌谁赢!?”

站在他旁边的钟荀问道。

此言一出,场中越发寂静。

一些人不自觉的屏住了呼吸,眼睛紧紧盯着被询问的少年。

好像,在等他的答案。

顶着这些炽热的视线,楚流玥感觉有点头大。

事情好像有点大条了

其实很简单,三天之前,她让钟荀帮忙带着她去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的赌丹之局,想为自己赚点零花钱。

结果,在她连续赌赢了五场之后,事情的发展就开始不受控制了。

有许多人听说学院刚来了一个小师弟,连续五场赌丹全胜!

关键是,这五场他选的全都是大赔率!

在所有人都以为他会数个底朝天的时候,他反而逆风翻盘,直接赚走了无数人辛辛苦苦积攒了许久的积分!

这让得这位小师弟在入学的第一天,就以一百积分为起点,翻了百倍!

这消息一传开,立刻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赌丹在学院里很常见。

一方面大家能相互切磋,彼此学习。

另一方面,也能促进娱乐,调节心情。

所以,一直以来,只要有人开局,基本上就会有不少人跟。

大多数有输有赢。

毕竟炼丹这种事情,要讲究的方面太多。

就算是等级更高,在比赛中稍微出现点失误,也可能落败。

这样的不确定性,也让赌丹更多了几分乐趣。

可现在,初出茅庐的小子,竟然连胜五场!怎么能不让人好奇和震惊?

于是,跟风跑来的人越来越多。

到今天,楚流玥走到哪儿,哪儿的赌局就非常热闹。

大家都在等她做出决定。

楚流玥揉了揉眉心。

其实真的是碰巧

她第一天故意挑的那些大赔率的比赛,不过是为了能赚点快钱罢了,谁知道搞成了现在这样?

“我觉得”

楚流玥朝着其中一个石台走过去,刚刚将自己的黑玉令牌放上去,就听到天空上传来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

“干什么呢你们!?明天就是月初考核了,都凑在这做什么!?”

众人抬头。

楚流玥也抬眼看去。

“哪个兔崽子组织的,站出来!”

众人眼疾手快将各自的黑玉令牌收起,齐刷刷看向楚流玥。

刚刚放下黑玉令牌的楚流玥???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