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一长老心中摇头。

亏得他刚才还觉得这孩子乖巧稳重,谁知一出手就这样大胆。

就算是要赌,那也得往赢了赌啊!

哪儿有往输了赌的!

这下可好,刚来学院没一会儿,就得赔个底朝天了!

“以后可不要再这样了!你啊,这是还不知道积分多难赚呢!”

乔一长老语重心长。

楚流?皆是认真点头。

不过听没听进去,却要另说了。

正在此时,一道嗡鸣之声传来!

周围几人抬头看去,却见那动静是从拓跋轩的药鼎之中传来的。

“要成了!”

不知是谁低低喊了一声。

药香越发浓郁!

火焰升腾,丹药之上,一道道纹路接连出现!

众人都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细微的波动,忽然从中传出!

拓跋轩神色微变!

随即,没有给他任何反应,那丹药竟是猛地炸开!

轰!

一声巨响!

拓跋轩首当其冲,当即被这可怕的力量甩出,狠狠摔在地上!

但他顾不上自己,只慌忙起身,看向了自己的药鼎。

里面的火焰已经完全熄灭,丹药也已经损毁,只剩下一捧飞灰。

淡淡的焦糊味道,弥漫在空气中。

拓跋轩脸色一白。

怎么会——

他刚才只是出了一点小小的失误!本以为已经修复好,谁知竟然还是

突如其来的爆炸,让周围的几人也都吃了一惊。

几乎就在同时,另一边的钟荀也已经到了最后关头!

他脸色涨红,唇瓣苍白,额头的汗水不断落下。

可见已经快要支撑不住。

但他的双脚始终死死的钉在原地,拼尽全力将自己的最后一道力量灌入丹药!

嗡!

一道波动撞向了药鼎!

浓郁药香爆发!

数道纹路,接连出现在丹药之上!

旋即,那丹药竟是忽然冲出!

钟荀连忙取出一个玉盒,将其揽入其中!

咔哒!

玉盒合上!

那丹药被老老实实的锁在其中!

他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

等站稳之后,他才得以喘口气,看向了众人,满是疲惫的脸上带着毫不掩饰的欢喜。

“我、我赢了!”

众人沉默。

谁都没想到,原本一路占据上风,胜券在握的拓跋余,竟是在最后关头功亏一篑,输给了钟荀!

就连乔一长老,也是难得愣怔了片刻。

“恭喜。”

说话之人,是楚流?。

钟荀看向她,也露出一个笑容。

“刚才多谢你支持我。”

楚流?眨了眨眼睛。

“这位师兄,其实我只是想冒险搏一搏,应该是我谢你才对。你不会怪我分了你的积分吧?“

“哈哈!怎会!“

钟荀笑了起来。

这一次翻盘,他赢了不少,分给这位小师弟一些不算什么。

重要的是,在他最不被看好的时候,唯有这个人,站出来支持他。

不得不说,他当时对自己也是没有太大信心的。

唯独这位小师弟,帮忙让他稳定了心神。

这比其他的都要重要。

钟荀走到另一个石台前。

拓跋轩已经站起身,面色复杂。

“诸位,之前的赌注和积分,我可是不客气了!”

钟荀笑呵呵道。

拓跋轩深吸口气。

“愿赌服输,拿去就是!下次再找你讨还!“

钟荀分别将那几个黑玉令牌与自己的触碰了一下。

一道道光闪过。

楚流?这才发觉,这黑玉令牌竟然也是内有乾坤。

钟荀将那些黑玉令牌都搜刮了一遍之后,走回到她身前,笑道

“这位小师弟,你的拿来。”

楚流?将自己的递过去。

光芒一闪,她的黑玉令牌上浮现了几行小字。

楚流?快速扫了一眼,发现里面竟是多了好几样东西。

有药材,也有药方等等。

最下面一行是一个数字。

“一千。”

那应该就是她分得的积分了。

“这位师兄,这——”

“我叫钟荀。”

钟荀笑着将东西还给楚流?。

“这些都是你该得的。别客气!”

楚流?犹豫片刻,终于还是接了过来,笑道

“多谢钟荀师兄。“

这黑玉令牌果然有着和乾坤戒一样的功效。

似是看穿了她的心思,钟荀解释道

“黑玉令牌之内可以存放许多东西,随着积分的增加,空间也就越大。而且,只要是进入到你的黑玉令牌内的东西,都会标注上你的气息。故而不用担心被偷被抢。“

楚流?心道,这东西果然方便,单单是这一点,就能让不少人打消歪心思。

“正常赌丹之类赢来的赌注,或者是主动赠送的物件,则也会被记录,不会引来麻烦。”

这让楚流?对手中这黑玉令牌更高看了几分。

“原来这东西竟如此厉害”

“那当然!学院内每个学生的黑玉令牌,可都是炼器师的长老专门炼制的!”

乔一长老补充道。

他一边说,一边走了过来,看着楚流?的眼神,带着几分惊奇。

“你小子,运气倒是好!”

这种情况下,居然都能赌赢!

楚流?浅笑

“学生的运气,一向不错。但这次,主要还是多亏了您和钟荀师兄。否则,我也没有这个机会。“

乔一长老听得舒服。

“好了!现在也算将你送来了,这段时间,你就先跟着他们都学习学习!等到了月初,再进行考核拜师!老夫还有事,就先走一步了!”

楚流?应了一声。

其他几个学生也连忙恭送。

乔一长老的身影,很快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周围很快安静了下来。

“你叫什么名字?“

身后传来拓跋轩的声音。

楚流?回头,淡淡一笑。

“楚越。”

“楚越?“拓跋轩咽下喉间的一口血,目光怀疑的看着她,“你刚才为何赌他赢?”

楚流?神色不变。

“以小博大,才有意思。“

跟风下赌,不过是凑人家的一口汤喝罢了。

何况,这一场的确是钟荀赢定了。

她何必跟自己过不去?

拓跋轩的神色收敛了些,暗道自己想的有点多。

不过是八品天医,应该是看不出什么的。

大概真的只是凑巧吧?

”楚越师弟,我带你去到处转一转吧。再过几天,就是月初,留给你的准备时间,可是不多了。“

钟荀说道。

楚流?颔首

“那就多谢钟荀师兄了。”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