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她就发现,并不只是一个人在成丹,而是两人!

一座低矮的山峰之上,两个青年正遥遥对峙。

他们身前各自放着一座药鼎,药鼎之内火焰升腾,隐约能看到龙眼大的丹药。

那浓郁的药香,便是从这里散发出来的。

而在二人旁边,各自放着一个石台。

一个石台上,放着好几个黑玉令牌,另一个石台上,却是只有一个。

这似乎是在比赛!

那二人的四周还站了几个人,好像在观战。

而那石台上放着的黑玉令牌,应该就是他们的。

楚流?仔细看了一眼。

两个青年看起来都是二十三四的模样。

左边那个身材瘦高,身穿蓝袍,容貌端正,此时双眼正紧紧盯着药鼎之中即将完成的丹药。

他原本白皙的脸庞微微涨红,额头冒出细密的汗水。

看的出来,他已经是穷弩之末。

反观对面的那人,一身鸦青锦衣,五官深邃,相较于对方,他脸上的神色轻松许多。

这一场谁胜谁负,似乎一目了然。

“看来又是拓跋轩要赢了。“

乔一长老似乎对这一幕见怪不怪,捋了捋胡子,说道。

“再赢这一场,他可就连胜五场了!”

楚流?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发现他盯着的是那五官深邃的青年。

他身旁的石台上,也的确是放着大多数的黑玉令牌。

显然,大家都认定他是会赢的。

反观旁边那蓝袍青年,石台上只有孤零零的一个黑玉令牌。

那应该是他自己的。

乔一长老觉察到她的视线,看她眼中带着几分好奇,便笑呵呵解释道

“他们这是在赌丹。”

“赌丹?”楚流?愣怔片刻。

“不错。学院里的天医学生不在少数,彼此间都不怎么服气,便经常进行赌丹。“

“参与赌丹的二人自行选定时间和地点,进行比赛。谁炼制出的丹药等级更高药效更好,就算是赢了。但和普通比赛不同的是,比赛之前,他们都要各自押注。这赌注随便是什么都行。而旁边围观的众人,在比赛前,也都要下注谁输谁赢。”

楚流?眯了眯眼睛。

“除此之外,赌丹若是赢了,应该还有其他奖赏的吧?”

单纯的赌约,似乎还不足以让这些天之骄子如此趋之若鹜。

偶尔来一次也就罢了,但若是经常如此,实在是没必要。

有那时间还不如用来研究丹药方子。

既然能让这么多人都如此热衷,必然是有其他理由的。

乔一长老赞赏的看了她一眼。

“你很聪明。这些赌注其实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赌丹的输赢,会影响到他们在学院的积分。“

“积分?”

“在学院内,大多数东西都需要消耗不同数量的积分来换取。换句话说,积分才是学院内的硬通货,也就是’钱‘。它们可以用来换取药材,或者书籍,亦或是其他你想要的物件。“

“赌丹的时候,除了寻常的那些赌注,他们往往还会押上积分。靠着这个办法,他们能以极快的速度,积攒积分。当然,如果输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楚流?了然的点点头,看向那两个石台上各自摆放着的黑玉令牌。

“观战的人也会赌注积分?”

“不错。有多有少,胜率各自不同。这些都是他们自己提前沟通好的。“

只要是正常赌丹,不闹出什么事儿来,学院的长老对这些也都是支持的。一般情况下,不会插手。

乔一长老看着她,嘿嘿一笑。

“怎么?你也想赌一把?你今天才进入学院,理应是有着一百积分的。“

楚流?指尖蜷了蜷。

“学生初来乍到,可以吗?“

“那有什么不可以的!”

乔一长老袖袍一挥,朝着下方飞去。

楚流?紧随其后。

觉察到身后来人,原本聚精会神观战的几人,这才回头看来。

”乔一长老!“

看清来人面容,几人连忙行礼。

乔一长老挥挥手,笑道

“不必拘礼!老夫今天是给你们带了一个新入学院的苗子!”

几人看向他身后站着的楚流?。

楚流?冲着几人抱拳行礼。

“见过诸位师兄。”

几人都客气的回了礼,不过看向楚流?的眼神,却还是带着几分质疑。

“不知这位小师弟,如今是何种等级了?”

楚流?微微一笑

“八品。”

几人眼中都露出几分了然,隐约带着轻视。

乔一长老最清楚这些人的尿性,不由哼笑一声。

“十六岁的八品天医,在你们这边,应该还是挺吃香的吧?”

那几个学生这才吃了一惊,看向楚流?的眼神也和之前大为不同。

“楚越,去,你看好谁赢,将自己的黑玉令牌放上去就行!“

乔一长老中气十足的拍了拍楚流?的肩膀。

到底是自己帮忙带进来的,总要给孩子撑撑腰才行!

一位修行武者的神级强者,一巴掌下来,直接将楚流?的半边肩膀都拍麻了。

但好在她之前跟着独孤墨宝苦修了一段时间,是以抗打的能力倒是提升了不少。

此时倒也能勉强稳住。

原本赌丹到了这种时候,是不能再参与进来的。

但乔一长老发了话,他们也不好反驳,只得答应。

罢了,全当给新来的小师弟见面礼了!

楚流?看了一眼,便朝着其中一人走去,随后将黑玉令牌放在了石台上面。

那石台上的黑玉令牌,由一个变成了两个。

“哎——”

乔一长老抬起手,刚想阻拦,但却已经晚了。

“你这孩子!”

刚才不是已经和他说过,赢的肯定会是拓跋轩了吗!?

单单是看两边石台上的黑玉令牌数量,也能看出谁的赢面更大啊!

乔一长老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旁边的几人见此,也是面面相觑,眼中的嘲弄一闪而过。

十六岁的八品天医,听起来是挺唬人的,可看起来,好像没几分真本事啊?

这都到了成丹的最后一步了,他居然还会选错?!

楚流?似乎没注意到这些,放下东西之后就走了回来,神色平静。

乔一长老压低了声音

“楚越,你这是干嘛呀?你就一百积分,这一场下去,可几乎都要被扣完了!”

楚流?眨眨眼。

“赌丹,不就是要赌吗?”

------题外话------

?搏一搏,单车变摩托!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