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流?实在是不知是否该夸圣子殿下深谋远虑、运筹帷幄、机智过人。

他竟是提前准备了这种东西?!

但看某人似乎早有自觉的样子,楚流?还是十分配合的“请”他去睡地上了。

——原本她是不想让容修留下来的,但考虑到外面还有不少将士在看守,若是就这样将他赶出去实在是不合适,最后楚流?选择退而求其次。

圣子殿下对这个结果非常满意。

——有的事情提前适应适应也挺好的。

最后,两人安然平和的开始了不同床不共枕的一夜。

楚流?在床上,容修在地上。

她本来还有那么一丝丝的犹豫,但当看到容修非常从容有礼的取出了两床被子,利落的铺好一床,并且还留了一床来盖之后,楚流?觉得自己的犹豫当真是太过多余。

然后她干脆闭上了眼睛,打算睡觉。

暮色沉沉,房间内的灯火依次熄灭。

周围暗下来。

容修似乎也已经躺好,就在距离她不远的位置。

其实这寝宫很大,能打地铺的地界非常广泛。

但容修还是竭力为自己争取到了这最后一点点的妥协。

按照他的说法,前脚刚立下王妃,后脚就被迫分开睡,已经够可怜了,要是隔得太远,他还是会睡不好。

于是,楚流?就让他在床榻旁边打了地铺,同时——布下了结界。

一片安静,楚流?躺在床上,却是怎么也睡不着。

过了好一会儿,她终于睁开眼睛。

月光从窗户洒进来,如水清凉,在地面上映出淡淡阴影。

楚流?偏过头,看向睡在不远处的容修。

从她这里,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容修的睡颜。

他枕着胳膊,一条长腿曲起。

尽管四周光线暗沉,但月光依旧清晰的勾勒出了他脸上的每一处完美的线条。

楚流?心底那莫名的焦躁和不安,忽然就这样散去。

好像只要有这个人在身边,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她眨了眨眼睛,微微侧身,看的更仔细了些。

尽管他在睡着,可清越卓绝的风姿依旧。

若是不睁开眼睛还好。

一旦睁开了,便又是勾魂摄魄,似是能将人拉入无底深渊,自顾沉沦。

忽然,他眉间微蹙,似是梦魇了一般。

而后,他的眉头越皱越紧。

一层淡淡的寒气,将他的周身覆盖。

楚流?吃了一惊。

很快她就看到地面上,竟是生了一层淡淡的冰霜!

在月光的映照下,闪烁着冰冷刺骨的光芒!

“容修?”

楚流?喊了他一声。

但容修只是微微蜷缩起了身子。

那薄薄的一层被子,盖在他身上,此时也显得微不足道了起来。

楚流?坐起身。

“容修!”

容修的脸埋在阴影之中,看不清晰。

楚流?抿了抿唇,将结界打散,走了过去。

“容修,再装我可要生气了。”

楚流?说着,终于看清了容修的脸。

当瞧见他浓密的睫毛上也覆盖了一层冰霜的时候,她终于意识到了不对,连忙俯下身,摸向他的脸。

触手冰凉!

几乎冻得楚流?浑身发寒!

容修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将人抱入怀中!

他的动作又粗又野,和寻常时候的温柔节制大相径庭。

楚流?强忍着没惊呼出声,卸掉了身上的力道,顺着他的力量,倒入他的怀中。

容修铁臂一揽,长腿一压,就轻轻松松的将楚流?紧紧困在自己怀中。

楚流?胸口一闷。

等她好不容易从他怀中挣扎着抬起头,看到的就是他眉心缓缓舒展的模样。

随后,在楚流?的目光下,他睫毛上的冰霜渐渐消融,原本冰寒的肌肤,也渐渐暖了起来,恢复了正常的温度。

楚流?未曾看到,旁边地面上的那些冰霜,也在这个时候一点点的消失了。

容修的睫毛动了动。

正当楚流?以为他要醒来的时候,容修却换了个更舒服的方式,将她抱着。

他的气息逐渐变得绵长低沉。

楚流?一脸茫然。

这是睡着了!?

一系列的操作,不得不让楚流?心生怀疑他是故意的。

可看到他似乎真的已经陷入沉眠的样子,楚流?却又不忍心叫醒他。

大概他这段时间,是真的没睡好吧?

楚流?看了他一会儿,微微仰头,凑过去,在他唇边轻轻一点。

而后,才重新窝回他的臂弯,闭上眼睛睡觉。

不知为何,她这次竟然很快便沉沉睡去。

过了许久,等她彻底睡过去,黑暗中的男人,才缓缓睁开眼睛。

看着她,眸光深深。

虽然这样有点耗费原力,不过

提前让他们准备双人被还是非常明智的。

第二天,楚流?是在床上醒来的。

容修已经出去。

她下意识朝着地上扫了一眼。

嗯,干干净净,整整齐齐。

被子已经被圣子殿下珍重的收走了。

楚流?眯了眯眼睛。

容修这身体是否真的有问题,还真得再问问。

不过她还没来得及去问,独孤墨宝就来了。

“醒了?”

“醒了就起来下棋。“

楚流?脑仁一疼。

但想到容修,她又咬咬牙,快速的洗漱一番,请独孤墨宝进来。

“开始吧!”

此后几天,楚流?每天过的日子都是一样的。

每天跟着独孤墨宝下棋,然后去练武场和傀儡斗上两个时辰,再花一段时间总结反思,提升修为。

中间顺便帮林知非看看病,炼炼药。

通常只有晚上的时候,才能见到容修。

楚流?能感觉得到,容修很忙。

但至于他在忙什么,他没说,楚流?也就没主动问。

只是他晚上时常睡不好,楚流?看不下去,每每都会落得和他一起打地铺的下场。

当然,第二天早上,她总还是会回到床上。

独孤墨宝规定的五天时间匆匆而过。

和楚流?对战的傀儡,当真换成了八阶中段!

而且她每天在这上面花费的时间,也变成了三个时辰。

高强度的训练,成果也很显著。

楚流?近身肉搏的实力,比之前提升了不少。

另外,虽然在武者的修炼上,尚未能快速突破。

不过,在玄师之上,楚流?却是突破到了八级巅峰。

距离九级,触手可及!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