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都知娄如海得罪了她。

若是就此算了,不会有人感念她大度,只会觉得她软懦可欺罢了。

——被人闹上门,就差指着脸当众羞辱了,这种事情,能忍,却不该忍!

要是他们知道,连娄如海这样的人都能从她这里安然无恙的全身而退,那以后找上来的麻烦,还不知凡几!

楚流?记得清楚,刚来这的时候,寒山谷的那些人都还在念叨着仙水陵的人会如何对付她。

连他们这样身份的人,都能想到这些,可见其他人也都是这么认为的了。

楚流?来自界外,虽然之前表现出色,在山顶之上,面对无极神晷测出的结果更是堪称惊艳。

可她身后,到底是没有实力强横的宗族门派支撑。

天令皇朝的帝王又如何?

在这些人眼里,也依旧不值一提!

所以,她必须要让这些人明白,她没有那么好招惹!

除此之外,她来审问娄如海,还有另一个目的

她要查清楚鲁玉儿的靠山,以免敌人在暗自己在明,什么时候被人算计上了都不知道。

毕竟她现在已经和林知非站在了统一战线。

若是真的能将洞天崖和天令皇朝用传送阵连接,那么以后她在这之间往来,就方便了许多。

更甚至,不只是她!

按照她如今的身份,当然可以随便进出神墟界,但却也有着极大的局限性。

容修身为圣子,被不少人盯着,以后她肯定也少不了是同样的待遇。

从这方面来看,楚流?更希望自己能够不依附于容修,建立起自己的势力和力量。

这样,也算是留出另外一条路。

“早点交待清楚,娄长老,您也少受点罪,不是么?”

楚流?慢条斯理的笑道。

她分明在笑,却让人不自觉的生出深深的恐惧!

娄如海眼神闪躲;

“我、我不知道我真的——”

“燕青,你帮娄如海长老回忆回忆,看还能不能想起来一星半点。”

楚流?抬了抬下巴。

”是!“

燕青应了一声,当即再次上前出手!

“别——啊!”

娄如海连挣扎辩解的机会都没有,便直接被燕青一腿踢飞!狠狠撞到了墙上!

燕青迅速跟上,挑着人身上最脆弱又最疼的地方打去。

没一会儿,娄如海就从一开始的反抗,逐渐变为了求饶,再最后,只剩下了无力的痛苦呻吟。

九品巅峰天医,说出去的确是身份贵重,能引来不少强者的推崇与追逐。

可惜现在,他只能无力的躺倒在地上,苟延残喘。

娄如海耳中嗡鸣,大脑空白,浑身几乎疼的麻木。

到了此时,他才意识到,面前这总是笑意盈盈的年轻女子,是真的有这个杀心的!

”我我说“

娄如海勉强吐出几个字。

楚流?抬手,

燕青这才停了。

“说。”

娄如海张了张嘴,满是血迹。

“是她是

噗!

娄如海一句话没说完,竟是忽然吐出一口血来,两眼一翻,身体剧烈的痉挛了一下,便倒地不动了。

楚流?眉头一皱。

燕青正要动手,被她叫住。

“不用碰他!”

燕青一愣,旋即就看到娄如海的尸身,竟是迅速萎缩腐烂!

最后,只化为了一滩血水!

“看来他也是那边的人。”

楚流?沉吟道。

“他和鲁玉儿联手,未必就是听命于鲁玉儿,也可能是他们有着同一个主子这些事情,就要麻烦林家主回去之后再查了。”

林天峰神色复杂,点了点头。

“对方手段这般厉害,只怕鲁玉儿那边也早有防备了。”

“不碍事。”

楚流?站起身。

“真相总有水落石出的一天。时间不早了,我就先走了。至于这娄如海——“

“我等自会收拾干净,王妃放心便是。”

林知非温声道。

从头到尾,他表现得比林天峰还要淡定沉稳许多。

这让楚流?越发满意,便点了点头,这才带着燕青离开。

楚流?回到祭神殿的时候,已经是晚上。

刚一进房间,就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正是容修。

他正斜斜躺在床榻上,手里握着一卷书。

听到动静,他抬眸看来。

尚未开口,鼻尖便传来一道清淡苦涩的药香。

他眸子眯了眯,而后将书放下,抵唇咳嗽了起来。

楚流?睨了他一眼。

“殿下,您身体一向倍儿棒,咳什么呢?”

容修脸色浮现一丝苍白。

“大抵是昨天没睡,这才有些不舒服。“

楚流?这才想起,昨天晚上她说的迷迷糊糊就睡去了,印象中好像的确是一直被人抱着。

他一夜没睡?

白天的时候,他的脸色似乎的确有一丝憔悴。

楚流?这才走了过去,要帮他把脉。

“殿下最好是身体虚弱,若是没病”

楚流?眼帘微抬,警告的看了他一眼。

“殿下能骗我一次,可不能再有第二次。”

容修剑眉微挑,手腕翻转,握住了她的手。

“?儿还在生我的气?”

他总是清冷尊贵,风姿卓绝的。

哪怕脸上带着笑,周身似乎也总萦绕着一层淡淡的疏冷气息,让人靠近不得,似乎生怕冒犯亵渎。

这样的人,好像只能仰望。

可此时,他声音低醇,带了一丝沙哑,又和平时待她的温柔不甚相同。

莫名的,像是什么东西在人心里挠了一下,有点发痒。

旁边的灯火,映照在他无双妖孽的容颜上,眉心微蹙,凤眸沉凝,深深的望着她,温柔无奈,又好像还带着一丝委屈。

楚流?的心忽然就软了下来,好像有什么弥漫上来,酸甜酥麻。

一贯强横的男人,极少会露出这样的神色。

所以格外让人动容。

容修望着她,低低道

“没有?儿,我很久没有好好睡过了。”

很神奇的,楚流?竟是一下子就猜到了他的潜台词。

她眸光微动,微微俯下了身子,凑到容修面前。

二人几乎呼吸相闻。

她噙着几分笑意,问道

“那殿下是要与我同眠吗?“

容修微微握紧了她的手。

“?儿这是答应了?”

楚流?似是有些苦恼的皱了皱眉。

“但我们尚未大婚,这样似乎不太好吧?而且,这里只有一张床。“

容修忽然笑了。

“我睡地上也可。“

楚流?表情一滞,旋即咬牙道

“这里只有一床被子。”

容修袖长的指尖在她腕侧轻轻摩挲了一下。

“没事儿。“

“我有好几床呢。”

------题外话------

下午继续~~~六点哇啊哇哇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