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就在隔壁的娄如海,也知道了楚流?到来的消息。

他不安的在房间之内走来走去,焦灼忧心不已。

身为九品巅峰的天医,他去到哪儿,一般都是颇受敬重的。

所以他也一直十分傲气,不怎么把旁人放在眼里,脾气也嚣张惯了。

但这次,他很清楚自己踢到铁板了!

自从昨天晚上选妃大典上,确立了楚流?的王妃身份,他就懵了。

他甚至不记得自己到底是怎么回来的,满脑子只回荡着一句话。

完了!

全完了!

得罪了其他人还好,偏偏是得罪了楚流?!

而且,看圣子殿下对她的诸多维护就知道,他这次也是将圣子殿下也给彻底得罪了!

娄如海回来之后,就一直满心不安。

原本他还寄希望于楚流?他们忙于自己的事情,不会太在意其他。

可她竟然还来了!

娄如海恨不得现在就直接冲过去,听听他们到底在说些什么!

如今的他,还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其实只在几人清闲的谈话间,便已经被决定。

燕青很快去而复返。

楚流?直接在房间里摆了一方药鼎,帮他炼药。

当然,她用的并不是天方圣鼎。

林知非的身体已经在最后的调养阶段,甚至不需要练出丹药,只需熬出汤药即刻。

只用了大约半个时辰,药便熬好了。

浓郁的药香弥漫了整个房间,深吸一口,便让人似乎身心顺畅了许多。

林天峰原本悲痛愤怒的情绪,也神奇的安稳了下来。

林知非用了药,原本还有些苍白的脸色,多了几分红润气色。

其实他身体恢复的比楚流?预想的还要快。

一方面是林知非天赋好,另一方面是云天阙天地原力浓郁,对身体的疗养或者是修炼都很有好处。

楚流?看向林天峰。

“麻烦林家主去’请‘娄如海过来。”

林天峰愣了一下,随即点点头。

等他离开之后,林知非才看着楚流?,定定说道

“多谢。不知知非还有什么,能帮到王妃的。“

楚流?笑了笑。

林知非的确聪明。

和聪明人打交道,的确省心省力很多。

“我的确是有件事,想要请你帮忙。“

“请说。”

“我想请你,帮忙修建一道传送阵。”

林知非眸光微闪,清浅如湖水的眼眸深处,似是生出了几分波澜。

“从哪里,到哪里。”

楚流?眨眨眼。

“从洞天崖,到天令皇朝。“

话音落下,房间内一片死寂。

林知非下意识的看了站在旁边的燕青一眼。

“燕青是殿下的人,不必担忧,此事不会被旁人知晓。”

楚流?笑眯眯道。

反正她要做什么,容修早晚都会知道,索性坦荡。

林知非神色微变,是当真吃了一惊。

“圣子殿下还不知此事?”

“他知道了也会装作不知道。”

楚流?挑眉,笑的意味深长,言语之间,竟是非常自然而坚定的笃信。

这一刻,林知非忽然明白,为何她之前说起“夫君”的时候,她总是眉眼弯弯,星眸璀璨。

因为她一直对那个人无比信任和依赖。

这种理所当然的耍赖一般的撒娇,或许连她自己都未曾意识到。

林知非顿了顿。

“神墟界之内的宗族门派,按理说是不允许和外界私自连接,更不允准修建传送阵”

“所以我才找了你啊。”

楚流?笑的漫不经心。

“若是旁人,大抵也没这个胆量,就算是有这个胆量,也没这个本事。但这两样,林四公子你都有。”

“洞天崖看守着一道门界,你比任何人都清楚,如何完成这件事。何况,以后你早晚都是洞天崖的崖主,那也算是你的地盘。若你肯帮忙,那是再好不过了。“

“我可以担保,这件事情绝对保密,而你,也不会被牵连到任何麻烦之中。”

“不知林四公子,可否答应?”

林知非沉默片刻,无奈的笑了一声。

“您的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还能拒绝吗?“

楚流?救了他一命,他舍命相报,也是应该的。

何况,她一点迟疑都没有,就相信他能完成这件事。

这才是对他最大的肯定。

林知非知道自己在这方面有天赋,只是多年来,他重病缠身,一直也不敢抱有什么妄想,只躲在暗处,偶尔出手。

他不是没有遗憾的。

少年总是年少气盛,谁不想一展宏图?

“一言为定!”

楚流?笑起来。

“林四公子,合作愉快!”

娄如海很快被带了过来。

房间内的楚流?几人早已经恢复如常。

谁也猜不到,刚才那短短的时间内,到底发生了什么。

“娄长老。”楚流?笑着打招呼,”今日您精神怎么看上去不太好的样子,难道是昨天吵的不够尽兴?“

娄如海心里“咯噔”一下。

“见、见过王、王妃”

说着,他便战战兢兢弯腰行礼。

楚流?坐在那,慢悠悠的倒了一杯茶,却也不喝。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

娄如海弓着腰,端着手,浑身难受。

他是专修天医的,在武者上的修炼水准非常普通。

所以当楚流?刻意施加威压的时候,他根本难以承受。

直到他双腿开始发抖,脸色涨红,楚流?才漫不经心的开口。

“娄长老客气什么。今天来,不过是有些事情,想要问一问您罢了。”

楚流?说着,抬眸看了他一眼。

她黑沉锐利的眼睛,似是刀锋,能割破一切!

“鲁玉儿的靠山,是谁。”

娄如海一惊,猛然抬头,当撞上那双散发着寒意的冷厉眼眸的时候,又连忙低下头。

“我、我不知道王妃在说什么”

“燕青。”

楚流?懒懒喊了一声。

燕青面无表情的上前,一脚狠狠踢在娄如海的膝盖上!

咔嚓!

骨头碎裂的声音格外清脆!

“啊——”

娄如海惨叫一声,便跪倒在地!

他想要叫骂出声,但也没忘记对方现在已经是自己招惹不起的了,于是只得向一旁的林天峰求助。

“家主!家住救我!”

楚流?打断他的话

“娄长老,不用喊了。林家主刚才已经主动提出,将你交给我全权处理。“

是生是死,都不过是在她的一念之间罢了!

娄如海心凉了半截,勉强抬起头,唇色惨白

“您、您——王妃才刚刚上位,便如此迫不及待的虐杀之前小小得罪过您的人,就不怕被人诟病您度量狭小,心狠手辣吗!?”“

楚流?忽然笑了,一字一句道

“就是刚刚上位,才要立规矩!”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