曜辰帝国,云天阙的不少人都听过这个地方。

因为圣子容修的生母,当年就是偷偷嫁给了曜辰帝国的帝王。

而他是曜辰帝国七皇子的身份,云天阙的人也都一清二楚。

这些事情,早在容修被他们找回来的时候,便已经传得沸沸扬扬,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也正是这个原因,容修一直被他们视为族中耻辱。

若非他当年第一次登上山顶,在祭神殿前,无极神晷自动出现,并且测出了他惊人的天赋血脉,那么当时他就可能已经当着众多云天阙先祖牌位的面斩被斩杀。

这些年来,随着容修修炼境界的不断提升,他在整个云天阙的权利也越来越强。

众人渐渐地也就都不再提起这件事。

而这一次,是容修首次主动提起。

他的目的不言而喻——便是为了定下楚流玥的王妃之位!

余敬尊老等人先是一惊,随后面面相觑,眉头紧锁。

按照圣子殿下这说法,这个独孤不,这个上官玥,当真是寻常出身?

可那无极神晷的反应,又该如何解释?

在此之前,可是从未出现过这样的情况!

“殿下,上官小姐乃界外人,却测出了‘十一’的等级,有着极其强大的血脉天赋,实在是奇怪”

“某种角度而言,本殿也算是‘界外人’,不也同样测出了十一?诸位尊老几次三番的拿这一点说事儿,难不成是对本殿的身份,也持如此态度?“

容修打断余敬尊老的话,淡淡说道。

“老夫不敢!”

余敬尊老心头一跳,立刻否认。

就算他们心里是这么想的,又怎么能当众说出口?

何况,容修这“界外人”,却有着云天阙数千年来最顶级的血脉天赋!由不得他们不服啊!

明三十六尊老笑眯眯道

“玥儿丫头,从今以后,你便是圣子殿下的王妃了!”

余敬尊老欲言又止,净尘尊老冲着他使了个眼色。

明三十六尊老身份贵重,几乎是众多尊老中资历最老的一个,便是童川尊老在这,也得给他三分面子。

何况其他人?

他这么一开口,堵死了周围人的最后一点反驳余地。

他们今天是摆明了要做这件事儿,谁若是不同意,那就是公然和圣子与明三十六尊老作对!

实在是不能轻举妄动

余敬尊老深吸口气,只得将剩下的话都咽了回去。

净尘尊老的表情倒是还控制的不错。

他微微躬身。

“净尘见过王妃!”

见他都已经如此,余敬尊老和石开严尊老,也只得跟着。

“见过王妃!”

周围众人此时还有些愣怔。

就就这样定了?

甚至连几位尊老,也都公开承认了这位的身份?

那——

“恭贺圣子殿下与王妃。“

安静的人群中,忽然传来一道声音。

却是林知非上前一步,率先行礼。

这一声,终于让众人反应过来。

几乎所有人都齐齐开口,恭敬行礼。

“恭贺圣子殿下与王妃!”

楚流玥看向容修。

“这样就算成了?”

好像有点太简单了?

容修剑眉微挑,低声一笑,忽然握住了她的手。

楚流玥的手上,戴着一枚古朴的乾坤戒。

他指腹在上面轻轻掠过。

上面那一层忽然褪去,一抹耀眼的金色光芒,灿烂盛放!

楚流玥这才看到,在那戒指上,竟是雕刻着云天阙的图腾!

她微微一怔,心中忽然明白了什么。

“圣戒!?”

明三十六尊老站在近处,一眼就看到了她手上的戒指,不由惊呼出声。

众人闻言,也全都露出了震惊之色。

圣戒竟然就在她的手上?!

容修解释道道

“圣戒乃云天阙圣子的身份象征,也是给历代王妃的信物。“

楚流玥愣愣道

“所以你那么早就给我了?”

容修低笑,眉眼温柔,却又带着不容违逆的尊贵与霸道。

“反正都是你的,何须分早晚?”

姜芷媛转身离开。

姜鹤天连忙追了上去。

“芷媛?芷媛!”

追了几步,他忽然站定,回头看向容修与楚流玥二人。

他的神色极其复杂,像是愤怒,又似乎带着怨怼。

“殿下待上官姑娘,倒真是深情!原是我仙水陵,高攀不上!姜某就此告辞!希望以后,二位也能得到族长的厚待!白头偕老!“

这是拿族长压谁呢?

容修扬唇一笑,清贵风流。

“那就不需姜家主费心了,多谢祝福。”

姜鹤天气个半死,便袖袍一甩,径直离开!

仙水陵剩下的人也匆忙行礼告辞。

不少人彼此暗自交换眼神。

王妃之位被上官玥占据,仙水陵只怕是没那么容易善罢甘休啊

尤其是,姜芷媛本来还是族长将其看好的王妃人选,这以后,怕是还有的闹啊!

然而,容修对这些却似乎并不在意。

他看了一眼天色。

“时间不早了,大家也都各自散了吧!大婚之日另外择定,到时还望诸位再次前来。“

说完,他便看向楚流玥。

“玥儿,一路奔波辛苦,现在可要去休息?”

楚流玥顿了顿,缓缓笑开。

“好啊。不过许久未见殿下,心中甚是思念。不知殿下可有时间,先与我叙叙旧?”

容修眉心微跳。

“一切都随玥儿。”

祭神殿。

圣子寝宫。

燕青和余墨在大殿之外守着。

经过一天一夜的忙活,其实两人此时都已经很累了。

但是他们一点睡意都没有,反而格外精神,专心致志的守着,时不时朝着里面看一眼,生怕出什么事儿一般。

——虽然站在这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

等了好一会儿,余墨终于忍不住捅了捅燕青,低声问道

“哎,你说都这么长时间了,里面怎么一点动静也没有?”

原本他还以为,王妃最起码也要和殿下闹一场的。

被隐瞒了那么长时间,搁谁谁不生气啊?

“难道是王妃终于被殿下的良苦用心感化,所以——”

燕青无语而鄙夷的看了他一眼。

“你脑子要是不用,可以捐出去。“

余墨当即不乐意了。

“哎你怎么骂人呢!我这不也是为了殿下和王妃考虑吗!?”

燕青回头看了一眼。

“你还是多吃斋念佛,为主子积攒功德吧!”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