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低沉清朗的声音,回荡在整个通神殿内,清晰的传到了每个人的耳中!

一片寂静!

姜芷媛本就发白的脸色,瞬间更是凄惨,身子一个摇晃,差点直接跌到在地。

姜鹤天连忙将她扶住,看到她伤心的失魂落魄的模样,心中也是又气又急,忍不住抬头喝道

“殿下慎言!您这么说,是要置云天阙众多部族于不顾了吗!?一个界外女子,如何能担当王妃之位!?”

但凡容修还有一点理智,都不能当众说出这样的话来!

所有人,包括他们自己,从很早之前就已经认定,王妃只能从仙水陵选出!

如今忽然来了这么一出,又算是怎么回事儿!?

这让他们的脸面往哪儿搁?

容修声色不变,威严赫赫不容违逆!

“本殿说她能,她就能!”

“殿下!”

余敬尊老双手抱拳,神色冷冽。

“您当真要如此一意孤行么!?“

容修忽然笑了一声,剑眉轻挑。

“这些年来,本殿一意孤行的次数也不少了,诸位尊老难道还不习惯?”

余敬尊老一噎,一时间竟是无言以对。

容修这话,绝对没有夸大其词。

他的身份很是特殊,当初被族长等人从界外找回来的时候,原本是要被处死的。但明三十六尊老拼命保全,加上他的天赋和血脉实在强悍,这才勉强留了下来。

他在云天阙十数年,能从最开始那个任人欺凌的小贱种,到如今稳坐圣子之位,足可见其心智手段!

如今族长闭关,他手掌大权,更是霸道专横!

如今,竟是连王妃,都要娶一个界外人!

果然骨子里就流着卑贱的血!

但这样的话,余敬尊老等人是绝不敢当面说出口的。

如今的容修,早已经不是当年的他!

就好比这一场选妃大典,看似热热闹闹,公开公正,但实际上,他早已经选定了那个女子,这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个噱头罢了!

为的只是名正言顺的让她上位!

他甚至已经毫不在意外人的目光,光明正大的展露自己的目的!

这谁能拦!?

“殿下,您说的不无道理。独孤小姐的确是通过了选妃大典的选拔,成为了第一,得到这王妃之位,其实也是理所当然。”

站在余敬尊老身后的净尘尊老忽然笑了一声,和和气气的开口。

“只是,您也知道云天阙的规矩。王妃须得是有神墟界宗族血脉之人。否则,就算是我们都同意了,她也过不了祭神殿的考验,不是吗?”

楚流玥眉心微动。

祭神殿的考验?

必须是神墟界宗族血脉?

正当她这边暗自琢磨的时候,容修淡然而坚定的声音再次传来。

“也就是说,若她能通过那一关,你们便都会承认她的身份了?”

净尘尊老颔首“那是自然。”

容修轻笑

“好。”

楚流玥一脸茫然的看向容修。

好?

什么就好了?

她可没有神墟界的宗族血脉啊!

哪怕她有着天经原脉,应该也不可能在这种场合糊弄过去吧?

但容修却似乎并未看到她的怀疑和忧色,长腿一迈,直接走了下来。

他身形十分高大,一身黑色锦袍,将他的腰身勾勒的更加完美。

肩宽腰窄,长身玉立。

每一步走动间,步伐轻快,却又带着一股无法言说的高高在上的尊贵气息!

他像是从山水画之间走出,清贵飘然,风流妖孽。

楚流玥定定的看着他,一时间竟是有些恍惚,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

眼前这个男人,陌生又熟悉。

他以往总是身穿雪衣,温和清润,宛如谪仙。

然而今天,不过是换了一身黑衣,竟似乎完全变了一个人。

杀伐果决,残酷冷厉。

空气中,甚至能嗅到淡淡的血气。

那是常年游走于生死之间,掌控无数性命的人,才会有的气息!

他是离王容修。

也是圣子容修!

但,当她望向他的眉眼,却又觉得他依然是他。

这样的温柔神色,唯给她一人。

他走了过来,伸出手。

“玥儿,我陪你一起去。”

他没有自称”本殿“。

他说陪她一起。

无数人的目光追随着他,而他眼中,只有她一人。

一瞬间,楚流玥心中忽然像是有什么在涌动。

她握住他的手,宽厚,温暖。

“好!“

姜芷媛咬破了自己的嘴唇。

铁锈的腥气在唇齿之间蔓延,但她却丝毫感觉不到疼痛。

此时此刻,她的眼中,只有那携手而立的两个人。

所有人都看得分明,是他先主动伸出手的。

在那个女子面前,他不是高高在上的圣子,他只是一个看着自己钟爱女子的男人,满心满眼,都是欢喜。

他从未用那样的眼神看过自己。

姜鹤天看到她的神色,心中轻叹,安慰道

“芷媛,别担心,她一个界外人,肯定过不了祭神殿那一关的。别说其他人,就算是云天阙的先祖,也不会同意让这样一个女子随随便便登上王妃之位的!”

姜芷媛抿了抿唇。

“可是她手段多得很,谁知道她后面还会不会”

如果这个独孤玥,当真如面看上去的这般平凡无奇,又怎么可能契约了两只神兽!?

即便是在神墟界,她也从未听过有人能做到这一点!

姜鹤天冷哼。

这些关卡,她能用一些乱七八糟的手段赢了,但是那祭神殿是什么地方?那里可是供奉了云天阙诸位先祖灵位!她就算是再有本事,难道还能当场改变自己的血脉?“

界外人生来就低人一等,想和他们这些神墟界的正经宗族门派相提并论,简直是痴心妄想!

“你且看着吧,等会儿她就得铩羽而归,失败的彻彻底底!”

姜鹤天抬了抬下巴。

“有余敬尊老几人在,这王妃之位,终究还会是你的!”

姜芷媛这才不安的点了点头。

容修与楚流玥携手走出通神殿,来到了外面的广场之上。

身后,余敬尊老等人也都鱼贯而出。

大殿之中的其他人,也都满心好奇的跟了出来,在广场的四周站着。

容修抬了抬下巴,看向山顶。

“那里便是祭神殿。在那里,有一个无极神晷,到时候只要将手放在上面,灌入原力,无极神晷便会根据你体内血脉力量的强弱,指向不同的数字。“

“一为最弱,十二为最强!”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