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神殿内,死一般的寂静。

这一刻,空气似乎冻结,时间也停止了流动。

所有人都怀疑自己听错了。

独孤玥刚才在和圣子殿下说什么?

这孩子是他

她要找的人是圣子殿下!?

容修咳嗽一声。

他要是再不开口,怕是那位就要出手了。

“本殿尚未正式成婚,哪儿来的孩子。“

平地一声雷!

在场众人全部愣怔当场,许久没能缓过神来。

承认了这是承认了!?

殿下这意思,岂不就是在说,他就是独孤玥要找的那个男人!

她的未婚夫!?

“殿下!”

姜芷媛终于无法再维持世家贵女温婉金贵的体面模样,脸色惨白,双眼之中尽是不敢置信之色!

“殿下,您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当然知道。“

容修眼神淡了一些,看了她一眼。

“倒是姜大小姐,似乎已经忘了自己的身份。”

姜芷媛心里绞痛,脸上也火辣辣的,难堪的几乎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

姜鹤天看她如此为难,忍不住开口道

“殿下,您这是什么意思?独孤玥她”

“玥儿之前所说的未婚夫,的确就是本殿。”

容修打断姜鹤天的话,坦白而直接的说道。

“所以,她方才所言,本殿皆可作证。”

说着,他看向早已经目瞪口呆的娄如海。

“不知本殿,是否有资格做这个证人?“

娄如海的脸色“唰”的一下白了!

怎么会这样

怎么会这样!?

之前不是说,独孤玥的未婚夫,不过是云天阙一个小小的侍卫吗?

为何摇身一变,成了圣子殿下!?

可纵然他再不肯相信,他也明白,这已经是事实!

殿下亲口所言,还能有假?

再联想起他们来到这之后的一系列事情,无论是燕青那恭敬小心的态度,还是这第一排的座位,以及明三十六尊老的亲近

无不印证着这件事!

之前只觉得奇怪,现在回想起来,一切早有征兆!

娄如海浑身冰凉。

不用想也知道,他得罪了一个怎样厉害的人物!

此时此刻,他心中后悔不已,也终于知道之前那女子为何总是一副波澜不惊的镇定模样。

她不但有靠山,而且还是这整个云天阙,最厉害的靠山!

“我我”

娄如海唇瓣颤抖,苍老的面皮狠狠抖动起来,却已是说不出完整的话。

“既然选妃大典已经结束,结果已出,那么,这王妃之位,便属于玥儿”

“且慢!”

容修的话尚未说完,大殿之外便忽然遥遥传来一道浑厚有力的声音。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原本脸上带笑的明三十六尊老表情忽然一凝,看向容修。

容修眼底闪过一抹暗光。

众人纷纷朝着外面看去。

随后,只见几道人影从外面快速飞来!

那几人的速度都极快,众人尚未看清他们的脚步,人就已经到了殿内!

为首一人发虚皆白,脸颊消瘦,身穿灰色长袍,周身气息晦涩而强大!

而他身后二人,也都并未弱到哪儿去!

只是他们都行色匆匆,风尘仆仆,看起来像是匆忙从外面赶回来的一般。

几人进来之后,那自带的威压直接让周围的人下意识的安静了下来。

不少人眼中生出敬畏之色。

姜鹤天看到来人,当即拱了拱手。

“余敬尊老!净尘尊主!石开严尊老!“

不少人暗自吃惊。

原来这几人也是云天阙的尊老!

众人纷纷行礼。

为首的余敬尊老却是摆摆手,而后径直看向容修,开门见山的说道

“殿下,这个独孤玥,不可选为王妃!“

容修神色未变,甚至还微微扬起了唇角。

“几位尊老远行归来,甚是辛苦,本殿选妃之事,自有本殿自己做主,就不劳烦几位操心了。“

余敬声音冷硬。

“如今族长闭关,云天阙都乃殿下全权掌管,一切事由,本来的确应该殿下决定。但甄选王妃之事,事关重大,还请殿下听我等一言。”

说着,他看向楚流玥,皱起了眉头。

“界外之人,怎可为妃?”

容修淡声道

“本殿与玥儿,相识于微末,且早已经定下婚约。只是后来因为忙于这边的事情,所以才没能来得及带她回来。而这次选妃,她又夺了第一。于公于私,她都是王妃的最佳人选。何况,本殿话已经说出口,几位尊老这般反对,是要让本殿言而无信吗?“

“殿下误会!我等也都是为了殿下和整个云天阙的未来考虑!”

余敬的态度很是顽固。

“若殿下当真喜欢她,收为侧妃即可,这对她而言,也已经是无上荣光。但这正妃之位,她实在是没有资格胜任!”

容修薄唇微挑,深邃眼底似有流光闪烁。

他一字一句道,如圣裁决

”本殿此生此世,只会娶一人为妻。而这个人只会是她!”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