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修,你又让我!”

她听见脑海之中传来自己气恼的声音。

“总有一天不用你让,我也能赢了你!”

面前的年轻男人谢谢靠在椅子上,一手端起旁边的姜茶,微微眯起了一双深邃凤眸,慵懒而舒展,慢声说道

“好呀。”

嗓音低沉悦耳,如风轻扫琴弦。

说着,那杯茶已经送到了他的唇边。

绯色的薄唇轻轻覆上白玉瓷的杯口。

“哎——容修!那是我的茶!”

她余光一扫,这才瞧见他拿错了杯子,连忙道。

容修动作一顿,眼帘微抬。

原本清冷的眉眼,霎时间竟像是染上了三分暖色。

像是傍晚江边,夕阳落下,灿烂的余晖映照在水中,成就一片天水之色。

“哦?是么?“

他唇齿之间,传来模糊的几个音节,隐约还带着一丝笑意。

正当她以为,他要将茶杯放下的时候,却忽然瞧见面前的男人又将杯子往前送了送,唇瓣微动,便将那片残存的一道极浅的胭脂轻轻叠住。

她的心脏忽然跳漏了一拍,瞬时间呆愣在原地。

哪怕她平日百般狡黠,也未料到他竟然会这么做。

他抿了一口茶,这才慢条斯理的将茶杯放下。

唇瓣之上,因为沾染了茶水,显得格外润泽。

楚流玥的脸忽然红了起来!如有火焰燃烧而起!

炽热的温度席卷而来,几乎瞬时间便将她吞噬!

他却似无所觉,剑眉微挑。

“原来你每日喝的都是姜茶。”

楚流玥像是终于找回了声音,轻哼一声。

“姜茶苦涩,让你非要喝别人的茶,这下吃到苦头了吧?”

“哦?”

容修一手斜撑,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我倒觉得这茶清甜可口,其他的,都比不及其十中之一。”

楚流玥终于坐不下下去,猛地站起身来。

“我忽然想起还有气剑决没有修炼,这就先回了。”

说完,便匆匆离开。

容修凝目看去。

她正顺着山崖上的小路往下走去,脚步轻点,一身浅色裙衫如蝴蝶翻飞。

青丝飞扬,灵动活泼。

走出一段距离之后,她忽然站定,又回头朝着山崖上面看来。

容修似乎早已经料到,端起茶杯,冲着她遥遥一敬。

“若想指教一二,容修随时恭候。”

那女子顿时以更快的速度消失。

容修唇角扬起,笑意微深。

那一日天朗气清,惠风和畅。

一袭白衣的男人坐在山崖上的亭子里,斜斜一靠,山风卷起他的衣角,飘然若仙。

而他的手边,放着一杯茶。

清苦,又甘甜。

那些景象渐渐消失。

楚流玥的眼神逐渐聚焦。

眼前的一切,重新映入眼帘。

她张了张嘴。

容修眉心微动,眼底似有波澜渐起。

“独孤小姐,你怎么了?“

他放轻了声音,却又带着某种微妙的让人镇定的力量。

楚流玥终于彻底清醒过来。

她闭了闭眼,望着不远处的容修。

那时候,无论是容修还是她,好像年岁都不大。

眉眼之间,都尚且带着少年独有的青涩与朝气。

当时他们应该已经认识了有一段时间了。

虽然还没想起来具体是多久。

不过,她却清晰的记得,当时自己剧烈的心跳。

那是第一次,心跳如擂,头脸发热,手足无措。

但却又带着无法描述的微妙欢喜。

大约是那时,或者更早。

她就已经喜欢上了那个人。

从那时起,至现在,已不知过去多少时日。

但他们终于还在一起。

楚流玥眸光闪动,摇摇头。

“无碍,只是想起一些事情。”

她微微扬起下巴,挑眉轻笑。

“这一关,该当我是第一了吧?“

一片寂静。

众人望着那站在大殿中间的女子,一时间都还有些恍惚。

就这么就这么第一了!?

之前那么多人想要请动殿下出手都不能,而她不但做到了这一步,甚至——还赢了殿下!

容修唇角微勾,噙了几分笑。

“你是第一,当之无愧。”

姜芷媛折断了自己修剪精致的指甲。

强烈的刺痛感从指尖传来,让她的脸色越发苍白。

可是这些感受,和心中的憋闷和不甘比起来,却是不值一提。

怎么会这样?

第一明明应该是她的!

从一开始到现在,她从未怀疑过自己是这里最出色的一个,也是最合适最有资格成为王妃的人。

她太过想当然,所以一直没什么压力。

直到此时,被那个独孤玥抢走了第一,她才终于意识到人外有人!

那个她以为唾手可得的位置,其实并没有那般稳妥就能坐上!

其实,若是其他部族的女子赢了她,她还不会这么难受。

她宁可让裴佩那几个人赢,也不想看到独孤玥站在中间,成为所有人的焦点!

因为容修待她,分明是不一样的啊!

姜芷媛的心中,涌起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机感!

姜鹤天一扭头,就看到姜芷媛那难堪而委屈的神色。

他皱了皱眉。

连他也没想到,这个第一,最后居然会被半路杀出的独孤玥抢走!

芷媛心里一定很不好受。

她骄傲惯了,怎么能甘心接受这样的结果?

“芷媛,别担心,这还只是第一关。之后你多多努力,将自己的实力都完全发挥出来,一定能扳回来的!”

姜鹤天耐心的宽慰道。

“可她到底赢了第一”

姜芷媛喃喃。

“第一又如何?难不成,云天阙还真的能让这样一个身份不明的女子登上王妃之位?”

姜鹤天很有底气。

只要容修掂量一下轻重,就绝对还是会将王妃之位,留给他们仙水陵。

至于其他的那些低贱的侍妾等身份,随便他选人就是。

那些都无关紧要。

他正说着,余光一瞥,就看到姜芷媛的手心竟有血滴落而下,顿时一惊

“芷媛,你的手——”

姜芷媛缓过神来,下意识的将手往后靠了靠,咬牙道

“我没事儿。爹爹说得对,之后我再将第一夺回来便是!”

她绝不会再让那个独孤玥,出半点风头!

想到这,她抬眸看向了容修。

“殿下,第一关已经结束,那么,就直接开始第二关吧!”

这第二关,她非赢不可!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