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这一笑,明艳灿烂,眸若星子。

分明是及其平凡的五官,却因为这一笑,瞬间变得生动了起来。

不少人看的微微一愣。

这女子,猛地看上去一般般,但仔细看,却又好像极美

单单是那双墨玉般的眼睛,微微荡起一丝波光,便是眼波流转,动人心弦。

容修脸上并无半分惊讶之色,微微笑开,原本清冷尊贵的眉眼,便瞬间如初春冰雪融化,深邃的眼底,似有漩涡,能轻易将人吞噬,让人沉沦。

他抬手,一道金色流光飞出!

嗡!

一颗金色棋子落下,封住了楚流玥棋子的路!

“殿下当真出手了!”

“这下她应该坚持不了多久了吧?传闻殿下的棋艺可是一绝啊”

“那又如何?哪怕是现在输了,她也是第一啊!何况,她如今可是唯一一个请动殿下出手的人呢!”

无数视线,都集中在了大殿之中遥遥对立的二人身上。

他们个个聚精会神,生怕错过了一点。

然而,并非所有人都是如此。

最起码,姜芷媛此时是没有任何心情再耐心看下去的。

她的心脏像是被什么攥紧,胸口一阵憋闷。

一开始因为独孤玥产生的那一丝不舒服,此时更是快速蔓延到了全身!

“芷媛,你怎么样?“

姜鹤天眉头紧皱,满目担忧。

姜芷媛勉强笑了笑。

“爹爹放心,我没事儿。”

怎么可能真的没事儿?

从小到大,她一直都很出色。

无论是家世,容貌,还是天赋,她几乎都是轻松碾压其他人。

她从来都是人群中最亮眼的存在。

可现在呢?

所有的光环,都被那个叫做独孤玥的女子抢走了。

她分明如此平凡,浑身上下没有半分亮点,可似乎偏偏带着某种魔力,能轻易的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更不用说,她此时表现出的水准,的非同寻常!

姜鹤天看了那棋盘一眼

“芷媛,她现在应该已经快输了吧?“

他不太看得懂这些,但凭借以往的经验来看,那独孤玥应该坚持不了多久才对。

她要是输的快一点,芷媛的心情可能也稍微好点。

但姜芷媛却是握紧了手,嗓子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般,说不出半个字来。

那棋局上的激烈厮杀,她不是看不懂。

但就因为看得懂,所以她才更难受!

因为和容修比起来,独孤玥竟也是并未太过逊色!

二人分明是——旗鼓相当!

姜芷媛自问,自己在这方面绝对算得上是天才,能够轻松碾压这里百分之九十九的人。

但和那站在棋盘前,神色淡定,轻松自如的女子比起来,却瞬间暗淡了下来,不值一提。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

容修和楚流玥已经各自落子数十次。

棋盘之上的局势,变得更加纠结,双方厮杀的也越发惨烈。

楚流玥的赤子如同一条蛟龙,对容修紧追不舍,想方设法从四面八方围剿!

棋风凶悍!

反观容修,则是比较保守,不过防御森严,进退之间,仍有余地。

双方各有优势,对打的极为厉害。

二人你来我往。

本就辉光灿烂的棋盘,此时更是耀眼夺目!

容修眉心微跳。

即便是隔着棋盘,他也依然能敏锐的觉察到那来自对面的凛冽寒气。

他有些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眼底划过一抹无奈而宠溺的笑意。

若这样能让她消消气,倒也是好的

终于,当偌大的棋盘几乎快被填满的时候,赤色蛟龙终于将那一片金色死死困住!

激烈的争斗,纷乱的流光,早已让夺去了大殿之中众人的注意力。

每个人都不自觉的屏住了呼吸。

气氛越发紧绷。

生死——便在这一瞬间!

楚流玥望着眼前的棋盘。

那种熟悉的感觉,在此刻几乎达到了顶峰!

脑海之中,似有无数画面快速闪过。

那些曾经模糊的,无法看清的场景,此时也好像逐渐清晰了起来。

但不知为何,她的眼前好像总是有着一层迷雾。

她心里很清楚,只差最后一步,便能看清这一切!

丹田之内,她的原力疯狂涌出,最后尽数汇聚在掌心!

随后,她抬起手,便要落子。

但是不知为何,她的手忽然微微颤抖起来。

有什么东西,像是要从心底涌出!

她咬紧了牙,骤然将那一道原力甩出!

一颗赤色棋子,落于棋盘!

嗡!

仿如一剑封喉!

那片金色瞬间溃散!并且迅速幻化为无数细小的金色光点,朝着四周扩散而去!

容修抬手,那漫天的金色便迅速飞回,同时,连带着那棋盘也无声消散。

对面,那如仙如妖的男人,唇角微微扬起。

“你赢了。”

咔嚓!

楚流玥丹田之内的黑色金字塔,忽然裂开了第三道裂缝!

一道璀璨金芒,从中穿透而出!

瞬时间,好像眼前的那一张薄纱,忽然被人掀开!

那些画面,都变得清晰了起来!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