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玥儿丫头,你脾气怎么还是这般倔!”

正在此时,一道低沉苍老的声音忽然从外面传来。

众人朝着门口看去。

一位老者,忽然前来。

他身上没有半分原力波动,但周身的那莫名的气势,却让人暗自心生敬畏。

——这绝对是顶级强者!

楚流玥微微一愣。

因为这老者,她是认识的。

“明三十六尊老,您怎么来了。”

容修正要起身来亲自迎接,明三十六尊老连忙摆手。

“圣子殿下寿宴,又是选妃大典,我等自然是要来凑一凑热闹的!”

而此时,听到来人的身份,众人也都纷纷起身行礼。

“见过明三十六尊老!”

不少人暗自心惊。

这位乃是云天阙强者中的强者,即便是在数十位尊老之中,他也绝对算得上是最有实力和身份的一个。

平日里,明三十六尊老大多都是隐身状态,从不过多掺和这些事情。

今天也不知是怎么了,竟是忽然来了?

明三十六尊老哈哈一笑。

“老夫刚一出关,就听说了这件事,自然是马不停蹄的赶来了!“

说着,他的视线落在了一旁的明尧身上。

明尧打了个激灵,连忙弯腰行礼。

“尊尊老,您怎么今日出关了?居然也没个人来提前通报一声,我等有失远迎,还望——”

“老夫出关之后,听到消息就立刻赶来了,自然无人通报。”

明三十六尊老哼笑一声。

“若是再来的晚一些,岂不是要错过今天这一场精心筹划的热闹盛宴?”

明尧冷汗涔涔,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

——看来明三十六尊老已经全都知道了!

选妃的事情,本是他极力促成的。

之前明三十六尊老几次三番的叮嘱,让他不要打这上面的主意,但他还是趁着明三十六尊老闭关的时候偷偷做了。

本想着,等这位出关的时候,一切事情应该都已经尘埃落定,到时候就算是明三十六尊老心有不满,木已成舟,他也不好多说什么了。

没想到他竟然出现的这么快!

这下子,可算是被抓了个正着!

正当明尧以为,明三十六尊老可能会当着众人的面,对他严加指责的时候,却看到明三十六尊老竟未再跟他多说什么,反而转身走向了另一边。

在众人的注视下,他走到了林天峰的桌案之前。

林天峰其实是第一次见到这位传闻中的存在。

但他很清楚,明三十六尊老,也是来找独孤玥的。

果然,明三十六尊老视线直接落在了楚流玥的身上。

楚流玥眉心微蹙,但很快便舒展开来,眼中划过一抹了然的神色。

“明三十六尊老?”

明三十六被她那双清澈黑沉的眼睛盯着,顿时也心虚起来。

他握拳抵唇咳嗽了一声。

”咳,丫头,圣子殿下金口玉言,怎好当众反悔?你就当是参加着玩儿就是了,反正也没什么影响不是?“

众人???

参加着玩儿?

明三十六尊老,您这么说真的合适吗!?

在场这么多人对这件事可都是抱着谨慎和期待的态度的,您让独孤玥参加着玩儿是什么意思?

看到明三十六尊老的神色,楚流玥忽然心中一动。

她半眯了眼,不动声色的看了坐在上首的容修一眼。

容修微不可查的轻轻颔首。

楚流玥眸光闪动。

“好。”

随着明三十六尊老的横插一手,楚流玥的顺水推舟,这件事情总算是顺利的进行了下去。

气氛有些微妙。

不少人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起来。

“原来明三十六尊老竟然也认识那独孤玥!?她到底是什么来头?”

“不清楚但既然是跟着洞天崖林家那些人一起来的,按理说应该不是什么尊贵出身吧?”

“说的也是!但圣子殿下和明三十六尊老对她的态度,好像都很是不同寻常啊!这女子看似平平无奇,真不知道殿下是看上她哪一点了”

“呵,那又如何?今天各部族的贵女都来了,岂有她站的地方?”

“不过话说回来,如此重要的场合,怎的只有明三十六尊老一个人来了,其他尊老呢?”

“许是诸位尊老都有各自的事情要处理或者在修炼吧没看明三十六尊老也是出关了才匆忙赶来的?再说云天阙的那些尊老,可不是个个都服气圣子殿下的”

“嘘!这样的话咱们可不能多说“

众人议论纷纷。

姜芷媛缓缓捏住了衣角。

姜鹤天回头看了她一眼,便瞧见了她委屈不已的眸色。

他叹了口气,宽慰道

“好了芷媛,爹爹知道你委屈,但圣子殿下向来如此。他想做的事情,没人拦得住。你且放宽心,按照那个独孤玥的身份,就算是被选上了,也最多是个侍妾的命,连做侧妃的资格都没有,更何况正妃?你不必担心——“

“我不是担心这个。”

姜芷媛咬了咬唇,声音之中带着一丝哽咽。

“我我只是难过“

他肯定是对这女子有意的,要不然绝对不会这样做。

她认识他这么久,他都从来没有为她专门做过什么事。

这样的对比,能不让人伤心吗?

更让她难以接受的是,面对他的如此盛情,那个独孤玥,竟好像还不想领情!

容修是天下最风姿卓绝的男人,她那所谓的未婚夫,又怎么能和他比?

姜鹤天拍了拍她的手。

“只要坐在他身边的那个人是你,以后的一辈子,他都会是你的了。至于其他,何须在意?”

这话终于让姜芷媛回过神来。

她强忍下眼中的泪意,用力的点了点头,固执的说道

“我当然不会让别人抢走属于我的一切!”

姜鹤天松了口气,缓缓笑开。

“这才是我仙水陵姜族的大小姐,是我姜鹤天的宝贝女儿!”

姜芷媛抿了抿唇,目光微抬,又看了对面的楚流玥一眼。

想到刚才发生的一切,她心中越发的不舒服。

这样的女子,怎么能留在他身边?

最好还是想办法从一开始便将她赶出去!

余墨很快搬来了一张椅子,请明三十六尊老在容修左下手落座。

楚流玥一边听着旁边众人的议论,一边朝着那边看了一眼。

容修似乎特意没有准备那些尊老的位置?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