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易心道不好!立刻转身朝着身后看去!

然而他还没来得及看清眼前的场景,头上就忽然传来一阵剧痛!

砰!

他眼前一黑,登时倒在了地上,发出一道闷响。

房间之内重新恢复了平静。

要不是地上躺着鲁易,他的脑门上还被砸出了一个血窟窿,看起来还真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

楚流玥目光微垂,凉凉的看了他一眼,而后敬佩的伸出大拇指。

“大宝,你真厉害!”

对面,独孤墨宝正面无表情的将一把椅子放下。

那椅子比他个头还高。

要不是亲眼所见,只怕没人会相信,这样一个软萌可爱的孩子,居然抄起一把椅子,就直接干翻了一个半神强者!

“不过是用各种手段前行堆出来的半神罢了,真正的战斗力,其实也就和一般的九品巅峰差不多。“

独孤墨宝不甚在意的点评道。

这也是为何,楚流玥刚才还能勉强与他对上一两招。

楚流玥笑嘻嘻道:

“也是。先前那八个人你都收拾了,还差他这一个?“

回想起当时的场景,楚流玥依然满心震撼。

当时她和大宝被那些人堵在了狭窄阴暗的胡同里,前后夹击,对方的境界又全都高于她。

眼看局面就要无法收拾的时候,大宝站了出来。

从头到尾,楚流玥连一根手指头都没动。

倒不是不敢,而是没来得及。

等她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大宝已经将最后一人解决了。

非要说她做了什么的话...

把人装进箱子算么?

这还是因为大宝嫌脏,才将这可有可无的任务,交给了楚流玥。

而从头到尾,他只用了...一块板砖。

想到这,楚流玥神情变得有些复杂。

“上次是板砖,这次是椅子...大宝,要不然我去帮你买个好用的原器吧?”

独孤墨宝冷冷的瞥了她一眼,道:

“对付这些人还用原器,我怕丢人。“

楚流玥:“...当我没问。”

跟一个凝练出神体的可怕存在说这些,她好像是有点多虑了...

“不过,话说回来,一开始你掩藏气息,我还以为你是不方便出手呢...”

“我是不方便出手,所以我没有动用神力。”

独孤墨宝淡淡道。

“这具神体,已经足够应付这些小问题。“

楚流玥嘴角一抽。

小...小问题!?

她开始后悔和独孤墨宝聊这个了。

每次只要一说到这些,她的自尊心和自信总是被疯狂打击。

“咳!”

楚流玥咳嗽一声,看向地上昏迷不醒的鲁易。

“那他怎么处理?”

就这么送回去...总感觉有点亏。

独孤墨宝不甚在意的说道:

“毁了他的原丹就是。”

楚流玥眼角一抽。

“当真?”

她倒不是心慈手软,只是...如果以后他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乐废人,必然会将一切罪责都推到她的身上。

他虽然不足为惧,可他那个姐姐鲁玉儿,却不是个好相与的。

就算她如今能靠着帮林知非看病,博得一定的筹码,可她在这里,到底还是孤立无援。

她不怕事儿,但是却觉得到时候可能会平添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独孤墨宝皱了皱眉头。

这个鲁易放肆狂妄,而且对她屡次下手,她竟然不想废了他?

“那你想如何?”

楚流玥绽开一抹灿烂的笑容,轻笑道:

“想要惩罚一个人,手段多的很,何必非要那么直白显眼呢?”

说着,她取出了一枚丹药,强行给他喂了下去。

“那是什么?”

独孤墨宝眯了眯眼睛。

“噬魂丹。”

楚流玥拍了拍手。

“用了以后,他就会在一年的时间内,逐渐模糊掉所有的记忆。最先忘掉的,就是今天晚上的。等明天他醒来,想指认我们,也不可能想的起来了。记忆混乱的同时,他的神志也会逐渐丧失,最后成为一个没有理智和情感的废人。“

独孤墨宝妖异的紫眸之中,似有微光闪烁。

他眉眼舒展开来,露出一抹满意之色。

“这倒是还差不多。”

就算换个了身体,但他可不想她因此变得心软起来。

“好了,现在只要将他送回去——”

楚流玥正打算将鲁易拉起来送走,却是忽然动作一顿。

她像是在想着什么问题一般,神色怔怔,墨玉般的眼瞳深处,似有暗潮涌动。

独孤墨宝觉察到不对,当即问道:

“你怎么了?“

楚流玥没反应。

独孤墨宝又喊了她一声。

“玥儿丫头?”

这次,楚流玥终于回过神来。

她缓缓扭头,动作有些僵硬。

而她脸上的神色,更是十分古怪。

“大宝。“

她轻声开口,虽然是在和独孤墨宝说话,但眼睛却没有聚焦,像是在通过虚空看着什么。

她这模样,看的独孤墨宝心中“咯噔”一下。

“怎么了?”

楚流玥静默了好一会儿,才轻轻地,一字一句道:

“从我上辈子死,到这辈子重生,好像...也正好是一年啊。”

------题外话------

最后一天求票票啦!

下午六点继续更~~~

二百月票加一更~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