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一道清脆声响传来。

却是那颗珠子正尝试奔走,结果被楚流玥的结界阻拦而下!

它重新掉落在了地上,混在那凌乱的血迹之中,不仔细看,还真的很难发现。

楚流玥手指挥动,炽热的火焰便瞬间飞扑而去!形成了一个拳头大小的圆球,将它彻底的困在里面!

随后,火球轻盈飘起,落回了楚流玥的掌心。

楚流玥仔细端详着那里面的珠子。

它不过黄豆大小,因为沾满了血迹,所以看不出具体模样。

但楚流玥能清楚的感受到,那里面蕴含着惊人的能量!

而这东西,就是让林知非重病缠身的罪魁祸首!

“咳!咳咳——”

林知非猛然咳嗽起来。

楚流玥回头看了一眼。

“四公子,现在感觉如何?”

林知非咳了好一会儿,才直起腰身来。

他的脸色已经从一开始的血红,迅速变得苍白无比,只嘴角和下巴上残存的血迹,衬的他越发憔悴。

不过,那双眼睛瞧着,却是比之前精神了许多。

“我...我没事...”

林知非摆摆手,一边说,一边看向了她的掌心。

当瞧见被火球困住的那一颗奇诡的珠子的时候,他的脸色才微微一边。

“这——是什么?”

“四公子应该对这东西很熟悉才对。毕竟,它已经在你的体内,存在了数十年了。”

楚流玥的话,让林知非瞬间惊愕的睁大了眼睛。

“你是说——”

“不错。正是它的存在,才导致你体内原脉的诡异变化。”

楚流玥看了那珠子一眼,危险的眯起眼睛,轻笑一声。

“这东西似乎能吞噬原脉,使人气虚血亏。幸好四公子是上等的地经原脉,要不然...只怕是连现在都撑不到。“

林知非眉头紧锁。

“这是...这到底是什么?“

楚流玥摇头。

“我亦不知。不过是之前把脉的时候,隐约猜到似是有这么个东西。当时我本想直接将它清理出来,只可惜它诡异机敏的很,在你的原脉之中,幻化出了无数’分身‘,一时半刻无法捕捉。所以——”

“所以,你刚才帮我炼制的丹药之中,最重要的一个东西,其实...就是你自己的原力?”

林知非反问。

楚流玥笑起来,十分坦诚的承认。

“四公子果然聪慧!”

其实那丹药之中,注入了她的一道火焰。

而那些药材,最大的作用,就是对她留下的那一道火焰的力量进行缓冲。

如果真的只凭一颗八品下的丹药,就能将林知非的病治好,那么林家的那些天医,早就已经做到了。

哪儿还轮得到她来动手?

她故意让林天峰去取药,又让他亲自护法,其实都不过是搞一个噱头。

谁也不知,拿丹药救命是假,顺带灌入火焰将这珠子逼出是真!

这也就是为什么,她一直在催促着林知非运转原力。

只有两相逼迫,才能让这东西毫无退路!

林知非眼中划过一抹了然的神色,但同时,又浮现一丝疑惑。

“独孤小姐之前主动登门,难道是那时候,就已经知道,能用此等办法帮我了吗?”

他的声音还有些虚弱,但是这一句问话,却十分重要。

楚流玥眨了眨眼睛:

“四公子是对我有所怀疑?”

“当然不是。”

林知非立刻否认。

“我...我只是有些好奇...”

她到底是怎么在从未为他把过脉的情况下,如此笃定自己可以做到这件事的呢?

楚流玥笑而不语。

她总不能说,是因为她很清楚自己体内的水珠力量太霸道了,所以才如此信心满满的吧?

看到她这般反应,林知非立刻道:

“当然,若是独孤小姐不方便说,那么我以后绝不再问。”

他隐约能猜到,眼前女子的体内,藏着一道非同寻常的力量。

那么她不愿说,也很正常。

对于林知非的识趣,楚流玥还是颇为欣赏的。

和聪明人打交道,总是会让人轻松许多。

“这东西既然已经清理出来,那么剩下的都是小问题了,它在你体内原脉上还有一部分遗存,之后慢慢处理就是。只要好好调养,四公子很快便可恢复了。“

林知非看着眼前女子一脸轻松淡然的模样,听着她轻言慢语的说着那些话,一时间竟是觉得有些恍惚。

他忍不住握紧了手。

“就...这样?”

“对啊!“

楚流玥打量了一下他的神色。

他难得露出这样茫然脆弱的神色,以至于能让人直接看穿他的心思。

“虽然说起来简单,但是这一系列的事情,做起来还是要颇费一些功夫的。不过之后一段时间,我会一直随侍四公子身边,所以四公子也不必忧心,安心静养即可。“

林知非下意识点了点头。

“多谢...其实我只是...只是觉得这一切都发生的太突然...”

这么多年以来,他一直以为自己活不久,所以对一切事物都看的很淡。

甚至这一次,他从外面回来,已经做好了等死的准备。

谁知...

他盯着那一颗珠子,忽然想起了什么一般,轻声问道:

“这么说,这病症,其实也不是我天生而来的?”

楚流玥沉吟片刻。

“如果没猜错的话,这珠子应该是从你出生之后不久,就进入到了你的体内,潜伏多年,不知不觉间将你拖到了如今的境地。不过...”

她眼帘微抬,顿了顿。

“这绝不是从娘胎里带来的病症。“

林知非微微垂下了脸。

那张苍白消瘦的脸颊,此时看起来竟是格外憔悴和孤寂。

良久,他终于长叹一声。

“原来如此...”

他一直以为是自己的原因,才导致了当年娘亲的悲剧,没想到...

他压在心里数年的沉重无比的石块,忽然像是被搬开,让他整个人都轻松了起来。

这是早有人暗中预谋的!

但很快,他便又沉下了脸色。

如果不是他,那么——就必然是另有他人,暗中筹谋了这一切!

娘亲的死,还有他的病!

“不知独孤小姐可能看出这珠子,到底是何来历?”

他抬眸问道。

楚流玥闻言,又定定看了一眼那颗珠子。

此时,那火焰已经将上面的血迹焚烧干净。

这是一颗通体黑沉的珠子,似乎看不出什么特别之处...

忽然,楚流玥目光一定:

“这上面好像有图——不!这好像是一个图腾!“

------题外话------

月末啦!有票子的不要忘记投啦!

下一更大约七点!

本月月票之星,目前已经出现四十张月票的竞争者,但是书城那边还没有明确的竞争者(书城的亲难道都这般佛系?)

请有希望争夺月票或者推荐票第一的小伙伴尽快加验证群,验证第一,二月月会亲自送出周边!

评论之星也是!

名单会在九月初公布哒!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