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鲁玉儿的声音。

林天峰抬眸看去,就见到庭院门外,鲁玉儿急匆匆走来,脸上满是焦急之色。

在走到庭院大门的时候,她又不出意料,被小厮拦了下来。

”主母,请留步。“

鲁玉儿被拦,本就焦急的心情,变得更加糟糕。

她是林家的主母,但却连这个小小院落,都没资格进去!

这么几年来,她都未能踏入这里一步!

——只因为这里住着林知非!

整个林家的人,都不能随意进入这里,就连林天峰,都会次次派人通报。

可是,林家其他的人多多少少都进去过,可唯独她,一次也没得到允准!

整个林家,上上下下谁不知道,林知非看不上她这个继母!?

哪怕她已经成了林家的主母,他也依旧没将她放在眼里!

可纵然心里再恨,鲁玉儿也不会当着这些人的面显露出来。

所以,她还是乖乖的站在了门外,满脸紧张焦虑的朝着里面望去。

很快,林天峰走了过来。

“怎么了?什么事儿这么着急?”

林天峰一边走,一边将鲁玉儿拉到了一旁。

鲁玉儿心里又是一堵,但到底没显露出来,只紧急抓着林天分的手臂,双眼含泪

“老爷,玉儿平常极少求您什么,只是这一次,玉儿实在是没办法了”

她哭的楚楚可怜,林天峰看的也是满心疼惜。

“先别哭了,到底怎么回事儿?我一定帮你做主!”

鲁玉儿这才擦了擦泪,断断续续道

“是鲁易的事儿“

林天峰一听这名字,脸上就闪过了一丝不耐。

“他这次,当真是被人欺负惨了!”

鲁玉儿哭诉道。

林天分不冷不热道

“一向只有他欺负旁人的份儿,何曾有人能欺负的了他?”

鲁玉儿知道他一直不喜欢鲁易,所以鲁易闹出的事儿,她也尽量压着,不让传到这边。

可是这次不一样!

“老爷,您有所不知,鲁易的几个手下,这次都被人打了个半死,还挑断了手筋脚筋,塞在箱子里,送到了鲁易的门前!这不是威胁,又是什么?“

林天峰神色微变。

“当真?”

敢这么做的,整个洞天崖也没几个人吧

“玉儿怎会骗您?他刚才来,衣服上还带着血”

鲁玉儿眼中闪过一丝怨恨。

她是真的痛恨背地里这么对待鲁易之人!

所以这一次,她难得来哭诉一次。

事情都闹成这样了,她要是不能帮鲁易出头,那以后——洞天崖中,还不知多少人会对他极尽嘲讽和谩骂!

林天峰眉头紧锁。

“可知道动手的人是是?”

鲁玉儿愣了一下,连忙道

“这、这我还没来得及问。但是,敢在洞天崖这么做的人,必定不是什么简单人物!依玉儿看,这次或许是冲着林家来的,也说不定“

鲁易虽然不是林家的人,可谁不知道他和林家的关系?

敢对他下此狠手,分明也没将林家放在眼里!

在林家的地盘上撒野,可不就是在挑衅林家吗?

林天峰闻言,皱了皱眉。

“老爷,要不现在让鲁易过来,亲自与您说上一说?”

鲁玉儿试探性的问道。

林天峰沉思片刻,回头看了一眼,摇摇头。

“今天不行。”

“为何?”

“今天我有要事要做。你让他明日再来。“

鲁易这事儿虽然不小,可也比不上知非这边的丹药来的要紧。

独孤?说了请他帮忙护法,那他就绝对不能食言。

否则的话,万一出了事儿,谁担当的起?

听林天峰这么说,鲁玉儿几乎是一下就猜到了什么。

她不自觉的朝着里面看了一眼。

“您您是要忙着知非的事儿?”

林天峰没听出她声音的不对劲,只点了点头。

“你也先回去吧,只要等上一天就行。明天这时候,你在带着鲁易过来。”

说完,他便转身打算进去。

“老爷——”

鲁玉儿不甘心的喊了一声。

林天峰看了她一眼,沉思片刻。

“要不然你先派人去调查一下,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明日自会来处理此事。“

说完,他便没再理会鲁玉儿,径直走了进去。

鲁玉儿望着他逐渐远去的背影,缓缓握紧了拳头。

修剪精致的指甲深深嵌入掌心,一阵刺痛!

她顿时清醒过来,深吸口气,也转身离开。

“什么?他不肯见我?”

听了鲁玉儿的话,鲁易顿时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我都已经被人欺负到头上了!他竟然还如此无动于衷!?他就算不为我,也得为林家的名声考虑吧!?”

“你喊什么!”

鲁玉儿也烦躁的很,斥责一声。

“你又不是他亲儿子,他自然不会对你上心!这两天来了一个天医,说是能看好林知非的病他当然紧张着呢!“

鲁易忍不住嗤笑一声。

“都这么久了,来过的天医还少么?他居然还没放弃呵!那林知非,也就是个等死的命罢了!指不定这次去那边,路上就——“

鲁玉儿警告的瞪了他一眼。

“这虽然是我的住处,可到底也是林家!你说话注意点!有这时间,你还不如先仔细与我讲讲,到底是谁这般大胆,敢做下这些事儿!“

鲁易却是有些心虚。

说到底,是他要抢对方东西在先。

鲁玉儿之前提醒过他好几次,不可再这么明目张胆。

若是她知道了

“我我现在也不确定对方没留下什么线索”

他垂下了眼睛,模糊说道。

鲁玉儿烦躁不已。

“无用!那就先等着吧!”

等林家出面调查,自然就轻松许多。

鲁易虽然心中憋屈,可也不敢多说什么,只得应了。

房间之内。

楚流?先是在四周布下结界,确定这里的气息和波动都不会传到外面之后,才召唤出了天方圣鼎。

“你当真要动用这东西?”

独孤墨宝看到那透明的药鼎,眸光微闪。

“这可是我目前最大的依仗了。”

楚流?耸耸肩。

“要不然,我可没把握一次就直接将丹药练成。”

独孤墨宝沉吟片刻。

“你倒是舍得。”

能得到楚流?用天方圣鼎炼制出的丹药,那林知非也是走了天大的运。

楚流?勾了勾唇角。

“能用这一颗丹药,换取参加‘圣子’殿下寿宴的机会,倒是也不亏。”

------题外话------

容修我媳妇好像在骂我。

二月把”好像“去掉。

容修???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