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易正在自己府上百无聊赖的等着。

“都已经这么久了,怎么还没回来?”

他看了一眼天色,有些不耐烦的问道。

旁边伺候的一个妙龄女子连忙道:

“许是被什么事情耽误了吧。“

“不过是抓个人回来,能被什么耽误?”

鲁易不以为然。

“办事不利,等回来定要好好教训他们!”

那女子见他真的有些想要发怒的迹象,便顺着他的话说,柔声道:

“他们都是您的人,您想做什么,想怎么处置他们,不都是一句话的事儿?犯不着为这些生气呢。“

听她这么说,鲁易的心情才好了点,邪笑着在那女子腰上摸了一把。

“还是潘儿你最听话,最讨本公子喜欢!”

潘儿温柔羞涩的一笑,顺势靠在他怀中。

“公子,您以后可是要做大事的人,和他们计较,不是失了身份吗?单单是能去那地方参加圣子寿宴这件事,就不知让多少人羡慕呢...”

听到这话,原本还带着笑的鲁易却是皱起了眉头,一把将她推到了地上。

潘儿痛呼一声,惊慌万分的抬头看去,却见他的脸色阴沉的可怕。

她怯怯问道:

“公...公子,您这是怎么了?”

鲁易一把将旁边桌子上的茶具扫落在地!

“别提了!昨天晚上林府已经派人送了消息,说我不能去了!“

潘儿瞪大了眼睛:

“这这是为何?之前不是已经说好——”

鲁易冷笑一声,咒骂道:

“还不是因为那个病秧子!说是什么要多带一个随侍的天医,方便照料...洞天崖本就名额有限,林天峰那老东西,就直接将我换掉了!“

其实,按照他的身份和资历,原本是不太够资格去的。

鲁玉儿在中间帮忙说和了许久,才最终帮他争取到这个机会。

没想到临到出发了,竟然又生变故!

“他们父子早就看我不顺眼了,尤其是那个林知非!这次的事情,一定也是他搞的鬼!一个克死了自己生母的孽障,按理说早该去死了!谁知这一拖,竟然还活到了现在!而林天峰,又偏偏待他最好!要不是为了顾及他,我姐姐也不会在林家这么多年,都还没生下儿子!“

鲁易越说越气,胸口似有怒火熊熊燃烧!

潘儿倒在地上,瑟瑟发抖,一个字也不敢多说。

鲁易深吸口气,又忽然冷笑一声。

“不过,他也得意不了多久了...”

“公子!不好了!“

正在此时,庭院外忽然传来一道惊慌的声音。

一个小厮脸色惨白的跑了过来,直接跪倒在了鲁易的身前,一手指着外面:

“公子!大事不好了!门外门外——“

鲁易一脚踹了上去。

“好好说话!”

那小厮胸膛一阵闷痛,也不敢出声,只强撑着解释道:

“公子,他们他们回来了...现在正在门门外...您亲自去看看吧!“

鲁易终于觉察到不对,当即抬脚朝着外面走去!

......

当他一路直行,来到大门处,一眼就看到门外放着几个箱子。

箱子没有上锁,而且好像已经被人打开过。

边缘处,隐约看到几分血迹。

而负责看守大门的门卫,则都战战兢兢的站在一旁,似乎那箱子里,有什么可怕的东西。

鲁易心中一沉!

“把箱子打开!“

他沉声命令道!

几个门卫面面相觑,最后只得一同上前,小心翼翼的动手——

啪嗒。

箱子掀开。

当看清里面是什么的时候,鲁易瞳孔皱缩!

那里面的不是别的,正是他派出去的那几个人!

仔细一看,不多不少正是八个!

此时,他们全都是浑身血迹,以诡异的姿势被塞入了箱子里!看着格外触目惊心!

“公子,他们他们都还没死,只是...”

一个门卫硬着头皮开口。

“只是...都被挑断了手筋脚筋...以后怕是废了!”

这比直接将人杀了,还要残忍暴戾!

死了一了百了,而像是这样的,从此都将成为废人!

那只会让人承受更多的苦痛和折磨!

鲁易脸色铁青,不敢置信。

他们这伤是怎么来的,不言而喻!

——必定就是那独孤玥动的手!

他拳头攥的死紧,几乎咯吱作响!

“独孤玥...你找死!”

......

楚流玥刚来到林府门外,就有侍卫满脸笑容的迎了上来。

“独孤小姐,您可来了!家主和四公子都等了您许久了!”

楚流玥淡淡一笑。

“路上遇到一点小麻烦,故而耽误了一会儿。”

“没事儿没事儿!您快请!”

说着,那人便快速的将楚流玥和独孤墨宝引入府中。

一路畅行,最后依旧是来到了林知非的院子。

刚一进去,林天峰和林知非就齐齐看了过来。

林天峰连忙道:

“独孤小姐,药材都已经准备好,都在这了,你看看还有什么缺的。”

楚流玥走了过去,眉眼弯弯:

“林家主亲自抓的药,自然不会有什么问题。接下来就开始炼药吧。“

林天峰连忙点头。

林知非却是鼻尖耸动了一下,嗅了嗅味道。

他抬眸看向楚流玥。

好浓的血腥气!

------题外话------

月底啦,大家有票票不要忘记投呀!

下午六点继续~~~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