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流玥带着独孤墨宝回到客栈的时候已经是晚上。

为了方便,也为了掩人耳目,两人是定了一间房。

楚流玥本来说把床让给他,结果被独孤墨宝直接拒绝。

按照他的说法,神体已成,即便是个把月不吃饭不睡觉,也不会有任何问题。

于是,晚上的时候,楚流玥占据大床,独孤墨宝就在一旁的小榻上待着。

二人之前一直相安无事。

但今天,独孤墨宝一回来,便径直飞到了小榻上,盘腿而坐,随后冷着个小脸,眼睛紧紧盯着楚流玥。

楚流玥刚把门关上,一扭头就看到一只散发着寒气的紫色肉团子。

“咳!”

楚流玥心虚的移开了视线,朝着旁边挪去,想要直接将这件事掀过去。

但是独孤墨宝没能让她如愿。

“这身份你打算用到什么时候?“

独孤墨宝冷冷发问。

楚流玥揉了揉太阳穴,冲着他尴尬一笑。

“大宝,你看这不也是没办法嘛!要不这样,咱们还不知道要被困在这里多久呢!而且,我一直也没亲口承认过咱们是母子——”

迎上独孤墨宝陡然变冷的眼神,楚流玥立刻停下,而后换了话头。

“你放心,等到了地方,公开了身份,一切自然真相大白!“

其实她还真的一直都没主动承认过她是大宝的娘亲,更没说过要找的人是大宝的爹。

只不过是换了种说法,他们就自动联想,从而产生了误解。

“好啦,大宝别生气好不好?嗯?”

楚流玥双手合十,笑的眉眼灿烂。

瞧见她这样子,大宝心中那仅存的一点怒意,也很快消散。

他别开了脸。

“没有下一次。”

“就知道大宝最好了!”

楚流玥忍不住冲过来,想揉一把他肉乎乎的小脸。

独孤墨宝似有所觉,回头看了她一眼。

楚流玥的手近在咫尺。

她的动作顿时僵住。

二人之间沉默片刻。

楚流玥心一横,飞快的捏了他的脸颊一下,在他脸上扯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成天板着脸做什么,多笑笑多好啊!“

说完,楚流玥便连忙捡回碎了一地的求生欲,以更快的速度退回。

“我先修炼了!”

话音刚落,人已经盘腿而坐,一道赤色火焰萦绕掌心而起!

独孤墨宝怔怔的看着,下意识伸出手摸了一下她刚刚捏过的地方。

似乎还带着一丝她手指存留下的温度。

他漂亮的近乎妖异的紫瞳之中,闪过一道深色。

虽然换了肉身,但这性子倒是没怎么变。

怕是也只有她,胆大包天,放肆狂妄,敢对他说这样的话了。

以前是,现在也是。

独孤墨宝静静看了她一会儿,眉眼之间的淡漠冰冷之色逐渐消融。

片刻,他目光一转,看向了旁边的镜子。

铜镜之中倒映出一张陌生而熟悉的脸。

他眸光闪动。

这张脸,是孩童不错,但也的确是曾经的他。

他盯着镜子里的人看了一会儿。

镜子里的小人儿也盯着他。

脸色冰寒,眸色清冷,还带着一丝隐隐的厚重威压。

看着好像的确是有些让人不喜。

他心中一动,尝试着让嘴角缓缓扬起一抹弧度。

有点僵硬。

非常陌生。

独孤墨宝心里别别扭扭的,一时竟生又生出几分怒气。

这样笑起来一点儿都不好,和她脸上那灿烂明亮的笑容完全不一样!

她刚才让他多笑笑,可谁会喜欢这样的笑?

他抿了抿唇,正要收回视线,但犹豫了好一会儿,又忍不住看了回去。

内心挣扎了许久,他终于扯了扯嘴角,换了个笑。

这次倒是和上次不一样。

可惜看起来更古怪了。

独孤墨宝强忍着砸碎镜子的冲动,正犹豫要不要再试试的时候,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道声响。

他心中一慌,连忙掀起被子,钻入了被窝,背过身去,假装在睡觉。

楚流玥睁开眼睛,就看到了这样的画面。

她忍不住奇怪问道

“大宝,你怎么了?”

独孤墨宝的声音从被子里传出,闷闷的

“我要睡了,别打扰我!”

楚流玥“哦”了一声。

看着那小榻上隆起的一小团,楚流玥终于又忍不住小声提醒道

“那个你不是说,神体不惧寒暑,即便是睡觉也不需要被子的吗?”

独孤墨宝那边顿时陷入死寂!

过了好一会儿,独孤墨宝终于硬着头皮一把将被子掀开!

他一头紫色的短发被揉的乱糟糟,双耳还带着一丝未曾褪去的红,凶悍道

“看来你是不想睡了,正好,今天我陪你练练!”

第二天早上,清晨阳光洒入房间。

二人面对而坐,中间摆着一个银色线条勾勒出的棋盘。

上面的红色光点是楚流玥的“棋子”,紫色的则是独孤墨宝的。

厮杀惨烈。

哦,不,应该说是红色棋子被紫色棋子屠杀的十分惨烈。

独孤墨宝小手一挥,一颗紫色光点落下!

轰!

紫色光芒骤起!瞬间将整个棋盘笼罩!眨眼间就将红色棋子彻底绞杀!

当所有的光芒逐渐散去,独孤墨宝看向楚流玥。

“第三百七十二局——我赢了。“

楚流玥撑着椅子上的扶手,大口喘着粗气,满头大汗,体内的原力几乎消耗殆尽!

她忍不住满脸哀怨的道

“你你你每一局都赢!还数的这么清楚做什么!”

“自然是要让你清楚,如今的你,有多弱。”

独孤墨宝淡淡说道。

“不过,你的进步也很明显,这一局你走了二十三步,比一开始好多了。“

楚流玥嘴角一抽。

“多谢夸奖,但没必要。”

这夸了还不如不夸!

二十三步

她还从来没有在一个人的手上,败的这么惨!

她揉了揉酸痛的脖子,忍不住看了独孤墨宝一眼。

“话说回来大宝,我还没想到你居然也是玄师。你现在——到底是什么等级了?“

之前她只知道独孤墨宝的战斗力很强,但从不知道他在玄师之上的修为也这么高!

最起码,是她生平仅见!

独孤墨宝十分干脆的说道

“现在你只要知道比你高就行。”

楚流玥“”

”走吧,咱们也该去林府了。“

说着,她站起身来。

正在这时,外面忽然传来一阵喧闹之声。

旋即,大门被人猛地踹开!

“独孤玥!滚出来!”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