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楚流玥就带着独孤墨宝来到了林府门外。

一大一小两个人往门前一站,实在是非常引人注目。

楚流玥走上前去,客气的行了一礼。

“麻烦两位大人通报一声,小女独孤玥,想要求见林家家主。”

林家家主,自然也就是洞天崖的崖主:林天峰。

两个门卫面面相觑。

其中一人开口问道:

“你可有预约?”

楚流玥摇头:

“没有。”

“可有请帖?”

“没有。”

“可有推荐信?”

“没有。”

门卫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什么都没有,就这么贸然求见,胆子还真是大!

他不耐烦的挥挥手。

“没有这些的,一律不见!”

楚流玥笑了笑。

“我知道这样突然前来拜访有些失礼,但今日来此,的确是有要事。还请大人帮帮忙。”

“这不是我们帮不帮忙的问题。成日里想要见家主的人多了去了,若是随便来个什么人来,我们都进去通报,那还成何体统?“

林天峰乃是洞天崖身份最贵重之人,岂是说见就能见的?

说着,那门卫便催促着她离开。

楚流玥不以为意,继续道:

“大人只需要帮我带一句话,林家主必定愿意见我一面。”

门卫如听到什么笑话一般:

“哦?那你先说说,是个什么话?”

楚流玥一手负于身后,气定神闲道:

“我能治好林四公子身上的顽疾。“

......

“她当真这么说!?”

林天峰本来正躺在小榻上,闻言一把挥开鲁玉儿在帮他按摩太阳穴的手,陡然站起身来,神色隐隐激动。

鲁玉儿一双柳眉蹙起,但很快还是舒展了眉头。

虽然已经三十多岁,但因为保养的好,所以看起来还是和二十出头的姑娘一般娇俏,加之眼波流转间又有着几分成熟风韵,的确极美,让人移不开眼睛。

但此时的林天峰,眼里心里却是都只有门卫的那句话。

“知非的病,她真的有办法?”

门卫连忙道:

“是。她的确是这么说的。”

“还不快请!”

林天峰急急道。

这么多年,这个小儿子的身体,一直是他的一块心病。

求医问药,不知用了多少办法,但都没有明显的好转。

此时听到这话,自然是按捺不住兴奋的。

“老爷,您先别着急。既然是关系到知非,万事都得更加谨慎才行啊。“

鲁玉儿站起身来,款款走到他身边,柔声劝道。

“您好歹,也得先问问是什么品级的天医不是?“

“对对!瞧我,竟是连这个都忘了!”

林天峰拍了一下手,连连问道。

“她是何等品级?”

“这...她没有穿天医的袍子,小的也不太清楚...只是听她说能治好四公子,小的就忙不迭的来了...“

门卫后背冒了一身冷汗。

他的确是疏忽了这一点,但也只能硬着头皮说了。

只要说是为了四公子,家主往往都不会计较那么多。

果然,林天峰听了这个,虽然皱了皱眉,但也没发火。

旁边的鲁玉儿却是轻斥道:

“你们是怎么做事儿的?连这种关键的消息都没打听好,就敢来上报消息?”

门卫连忙跪下认错。

鲁玉儿又伸出手,拉住了林天峰的手臂,眉眼之间闪过一丝担忧之色。

“老爷,我知道您都是为了知非好,但这些年来,咱们遇到的坑蒙拐骗的天医还少么?若是随便这么一说,咱们就放她进来,给知非看病,那...只怕不好吧?再说,知非一向是最怕陌生人的...“

林天峰头疼不已。

门卫试探的问道:

“那...小的让她走?”

林天峰却还是一咬牙:

“先让她进来!我亲自见一见再说!”

不管怎样,总要试一试!

鲁玉儿的脸色有一瞬间的僵硬,而后迅速垂下了眼睛,遮去了眼底的嫉恨。

连一丝希望都不放过...他对林知非,果然还是最上心!

......

楚流玥带着独孤墨宝,在门卫的带领下,进入了林府。

作为洞天崖最尊贵的所在,林府占地广阔,精致奢华,无论是亭台楼阁,还是花草树木,全都透出一股贵气。

除此之外,庭院之中还布下了不少玄阵。

楚流玥一路走过去,虽然遇上的人不多,但暗中藏着不少隐晦气息。

她神色平静的跟着门卫一路向前,不动声色的将入目所见,全都记在了脑子里。

抵达前厅的时候,林天峰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楚流玥一眼便认了出来。

虽然年过中年,但林天峰风度翩翩,依旧不难看出年轻时候的俊美模样。

林知非倒是的确和他有几分相似。

楚流玥走过去,行了一礼。

“独孤玥见过林家主。”

林天峰有些吃惊的看着她。

刚才他只听门卫说是一个女子来,却不知竟然如此年轻!

这个年纪...真的能有办法看好知非的病?

想到这,他便直接开口问道:

“不知独孤小姐如今是何等品级?”

楚流玥淡淡一笑。

“七品。”

------题外话------

今天诸事不顺,怒加一更!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