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流玥的心狠狠一颤!

这岂不是说,大宝从此以后,很可能一辈子都是这般模样?

一个人的一生是何其漫长,更遑论大宝这样已经跨入神域,凝练神体之人?

他此时模样虽然玉雪可爱,但他并非是真正的孩子。

若就此永远被困在三岁孩童的神体之中...

对谁而言,都会是一件极其煎熬的事情。

“嘘,别让他看出来你已经知道。”

蓝潇叹了口气。

“这个决定,一开始连我和第五也不知道。后来要不是失....要不是差点失败,惊醒了我们,我们也不会知晓。他不肯将这件事情告诉你,也不让我们提。但是我想,这件事情不该瞒着你。“

“我这么说,并非是为了让你有多感激他,而是想让你知道...虽然有的人选择背叛你,但是也有人,永远站在你这边。“

哪怕,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这是楚流玥第一次听蓝潇这般正经认真的说话。

她胸口像是有什么在涌动,一颗心热热的,涨涨的,连带着四肢百骸都像是暖了起来。

她闭了闭眼,将眼底的一丝酸涩掩去,再次抬眸的时候,已经恢复了盈盈笑意。

“不管怎样,大宝,能帮到你,我很高兴。“

......

既然已经凝练出了神体,那么,独孤墨宝就成了自由人。

在赤月沙漠困了多年,猛地一出来,他甚至还有些不太习惯。

尤其...还是以目前的这番模样。

他花了很长时间才逐渐说服自己,尽量忽略这一点。

毕竟能够出来已经十分不易。

二人又聊了几句之后,楚流玥才问出了心中盘旋已久的一个疑问。

“大宝,你们认识容修,对吧?“

独孤墨宝看了她一眼。

楚流玥眸色平静。

“这样重要的消息,你们肯让雪雪去传递,其实就足以证明这些了,不是吗?”

听到自己的名字,一直在远处老实待着的雪雪精神一振。

紧接着,就听到独孤墨宝冷淡的声音。

“正好需要去找你,它自己就来了,不用白不用。”

雪雪顿时打了个哆嗦,欲哭无泪。

哪儿是他自己来的!?

要不是主子下令,它怎么会来这地方!?

真是没有兽权!

楚流玥顿了顿。

独孤墨宝这话其实并未正面回答她的问题。

她眼帘微抬,笑了笑。

“大宝,你不必有如此多的顾虑。”

“我已经想起了很多东西。包括...以前和容修在神墟界的那些事。“

话音落下,独孤墨宝漂亮妖异的紫眸中,终于闪过一丝震惊和诧异。

“你...你都想起来了?什么时候的事儿?”

楚流玥心中一定。

果然!

那个山崖,那处八角亭,的确是在神墟界!

而当时与她下棋那人,也的确就是容修本人不错!

他们两人分明是在神墟界就已经认识了!

其实她想起来的东西有限,这句话不过是试探,而独孤墨宝的回答,正好印证了她之前的猜想!

“没有全部想起来,只是记起了其中的一部分。”

楚流玥心念电转。

独孤墨宝他们既然也都知道这些事儿,显然就是和容修认识的了。

那么,让雪雪帮忙,似乎也是情理之中。

只是...这些人之前竟是一点都没有和她透露过!

“所以这次,我打算亲自再去一趟神墟界。”

独孤墨宝皱起眉头,粉白的小脸神色凝重。

“现在?”

“现在。”

“你不会不知道,以你现在的实力,去神墟界...有多危险吧?”

“既然我以前去过,为何现在不能?”

独孤墨宝欲言又止。

自然是因为那时候你实力比现在要强!

但是,想到她现在身上的确带着不少底牌,或许...未必不能一搏。

他思虑片刻:

“我与你一起去。”

楚流玥尚未反应,远处的雪雪忽然跳了起来:

“嗷?!”

这位祖宗要一起去?

到时候怕不是要掀翻了天啊!

“嗯?不欢迎?”

独孤墨宝淡淡瞥了它一眼。

雪雪立刻乖觉的卧下。

呵呵,开玩笑的,怎么会不欢迎呢?

楚流玥:“......”

要说容修那性子,怎么也能养出雪雪这般没有原则的兽来...

似是看出了楚流玥的想法,雪雪哀怨的看了她一眼。

难道她忘了它之前被折磨成什么样了吗?

这谁扛得住啊!?

”你也不同意?“

独孤墨宝冲着楚流玥问道。

虽然语气平淡,但是一张小脸上氤氲着清晰可见的威胁气息。

楚流玥举起双手,表示赞同。

“当然同意!”

她还不是假的同意。

她是真的觉得这挺好的。

神墟界神秘莫测,强者如云。

她以前虽然去过,可是现如今她几乎什么都不记得了,到了只怕也是两眼一抹黑。

若是能有大宝跟着一起去,那岂不是能省去很多麻烦?

再说,有这么个强者做靠山,也的确有底气的多。

看楚流玥神色真挚,独孤墨宝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那就即日启程。”

楚流玥犹豫了一下。

“那...红鱼?”

“她在这,自有第五和蓝潇照看着。“

楚流玥想了想,这倒是也挺好的。

虽然可能会有些辛苦,不过对于红鱼而言,的确是难得的机会。

独孤墨宝是跨入了神域的强者,第五长泽和蓝潇想必也不会差到哪儿去。

换做别人,可能连他们的面都难以见到。

楚流玥冲着雪雪招招手。

“雪雪,咱们该走了!”

雪雪闻言,尽管有些不情不愿,还是缓慢的挪了过来。

它径直走到了楚流玥的脚边,飞快看了一眼独孤墨宝,便紧紧的靠在了楚流玥的身边。

蹲在肩膀上的团子见此,终于按捺不住嗤笑一声。

雪雪愤愤的瞪了它一眼。

也就是你没赶上当年!

你来试试这祖宗的威力!

年轻!无知!

团子璀璨的眼底划过一丝冷笑,旋即直接脑袋一倒,窝在了楚流玥的肩窝。

当它傻?

它当然看的出独孤墨宝很强,也很招惹不起。

有自家主子能靠,为啥要去别人那儿去过苦日子?

呵。

雪雪缓缓睁大了眼睛,满脸悲愤,最后还是愤而扭过头,不和它争辩。

自己选的主子,有什么办法!

......

“阿嚏!”

容修忽然打了个喷嚏。

他揉了揉鼻子。

唔。

看来某只最近的日子,过得不是很好啊......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