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越下越大。

天地之间一片茫茫。

地面上弥漫起一层水雾,七寒定定看了一会儿,又目光微转,看向了宗祠紧闭的大门。

主子都已经进去好一会儿了,还没出来,也不知情况如何...

“吱呀——”

大门打开,一道纤瘦高挑的身影从中走出。

七寒几人连忙迎上。

“主子。“

走近了,七寒匆匆一瞥,这才看到楚流玥的脸色似乎有些不对。

”您...怎么了?“

七寒皱起眉头,心中生出一丝担忧。

楚流玥摇摇头。

“派人对这里严加看管,没有本宫的允准,任何人不得靠近。”

七寒不明所以,但还是应了。

”是!“

“另外,将那一条暗道封闭。“

“是!”

楚流玥抬眸,看了一眼暗沉的天色,支起了一把黑伞。

这还是上次容修来的时候留下的。

“本宫再去一趟华阳殿。”

......

她这次回华阳殿,当然不是为了已经被处理干净的上官婉,而是为了另一个也被囚禁在这里的人——江羽丞。

楚流玥直接推门而入,一眼就看到了坐在那的江羽丞。

听见声音,他抬起头来,神色平静。

从他消瘦憔悴的脸上,可以看出他这段时间过得也很痛苦。

只是他的心理承受力极强,到了这种程度,竟是还能够表现出如此泰然的模样。

看到来人,他的脸上没有半分震惊之色,似乎早已经料到。

楚流玥将门合上,向前走了一段距离。

二人对峙。

“上官婉是你杀的。“

楚流玥开门见山。

不是询问,不是质疑,而是肯定的陈述句!

江羽丞脸上神色不动。

“她是自杀,与我又有什么关系?”

他待在这里从未出去,却已经知道上官婉是“自杀”,可见他的确与此事有关!

不过,他的话语虽然是在否认,但主动说出了这样的内容,似乎也没什么辩驳之意。

江羽丞很清楚。

上官婉死,楚流玥一定能觉察到不对,进而联想到他身上的。

那么这个事情,多说无益。

“没想到你竟然比我还想让她早点死。”

楚流玥目光沉静而犀利的看着他,像是利刃,想要破开他这伪装的外表,看穿他的内心!

“不知你是善心大发,不愿意她再经受日复一日的折磨,还是...怕她继续留着,徒生事端?”

江羽丞笑了一声。

他本是十分俊美英朗的容貌,如今瘦得几乎不成人形,这样一笑,非但没有以前的英俊潇洒,反而更像是一具活着的披着人皮的骷髅,眼神幽幽,十分渗人。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聪明,什么都瞒不过你。”

这便是承认,是杀人灭口了!

“你倒是坦诚。”

楚流玥心念电转,却实在是不明白为何江羽丞非要杀上官婉。

看她之前的反应,的确是对很多事情都毫不知情。

她甚至连自己体内那黑色符文是来自黑魔窟,都不知道。

何况,从头到尾,基本上都是江羽丞在一手操控着她。

她顶多就是一个被废弃的棋子,存在与否并不重要。

江羽丞这样大胆的动手,到底是在害怕什么?

闻言,江羽丞又笑了笑。

楚流玥又问道:

“你怎么杀的她?”

“你一向什么都知道,何须我来告诉你。”江羽丞打起太极。

楚流玥眸光微闪。

“华阳殿的那些树木和后院的花草,本宫已经命人全部清理干净了。“

江羽丞的脸色有一瞬间的僵硬,嘴角不自然地抖了一下,但很快便恢复如常。

他其实之前就已经有所觉察。

只是没想到,她动作如此迅速,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就将这些全部清理了。

“看来,你和外面消息往来,就是靠的这些?”

楚流玥质询道。

江羽丞一言不发。

这些小动作逃不过她的眼睛,他早就知道。

所以现在,既然她直接挑明了,那他也不必再多说什么。

“华阳殿通往帝陵的暗道,也是你怂恿上官婉做的吧?”

江羽丞闭上眼睛,拒绝沟通。

楚流玥冷冷的勾了勾唇角。

“这些你不想说也无所谓,反正都已经不重要了。不过,本宫有件事情,倒是真的想认真与你请教。”

江羽丞一动不动,毫无反应。

“当初,你们要杀本宫,可以选择的地方有很多。甚至,那时在琴房,你直接下手会方便很多。可是为何——你们最后将本宫带到了皇室宗祠?“

“你们...到底是出于什么理由,一定要在那里动手?“

楚流玥字字句句,清晰无比,如一块块重石,砸落在空荡死寂的房间之内!

江羽丞依旧是没有回应。

若非是还有着那微弱的气息,几乎要让人以为他已经死了。

楚流玥等了一会儿,眼看江羽丞是没有开口的打算,眉梢微挑。

她早料到他不会说。

正如他也不会交待,当初到底是为了什么,才选择那样背叛于她!

“看来本宫继续问下去,也没什么意义了。”

楚流玥说着,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走到门口的时候,她忽然脚步一顿,回头看了他一眼。

“你知道本宫曾经去过神墟界,对吧?”

江羽丞猛然睁开眼睛!

他一贯淡漠冷静的神色终于寸寸皲裂,眼底满是震惊!

但当看到楚流玥那”果然如此“的神色的时候,他才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皱起了眉头,拳头缓缓握紧。

她根本还没完全想起来!

这一句话,不过是试探!

“怪不得。”

楚流玥忽然觉得眼前的迷雾被拨开了一层。

“看来你背后之人,也是来自神墟界?”

江羽丞额头青筋直跳,移开了视线,不肯多说半个字。

他不知道楚流玥到底是怎么想起了神墟界,但这不是一个好兆头。

若是她全都想起来了...

“你不肯说,也无所谓。”

楚流玥轻笑一声。

“想害我之人不肯来,本宫亲自去就是。”

说完,她推开门,抬脚向外走去。

刚刚跨出一步,身后便传来江羽丞的声音。

“你去,必死无疑。”

楚流玥回头看去,却见江羽丞的嘴角,缓缓溢出一道黑色的血!

她瞳孔皱缩,立刻抬手挥出一道赤色火焰!

”你——“

江羽丞话没说完,身体便猛然爆裂开来!

嘭!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