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亦不知他到底是何来历,只是当他展现出这血色符文的时候,不少人都震惊当场,似乎其人身份非比寻常。而且,他只出现了一会儿,很快就离去了。我也是后来听其他人说,才知道那竟是一种象征着身份地位的图腾。“

“按理说,这东西原不该在天令皇朝出现的...可是,丫头,你身上的这个,又是从何而来?”

短短的几句话,却包含了惊人的信心量!

楚流玥反应了好一会儿,将这一番话反复咀嚼,才终于逐渐觉出点意思来。

“您是说...这其实是某些人身份的象征?“

太祖点点头,又摇摇头。

“准确来说,更是宗族门派之象征!”

这就更奇怪了!

无论是楚流玥,还是上官玥,都不应该和那边扯上什么关系的啊!

”而且,你应该是在两年前,体内就已经有了这血色符文的存在。否则,不会在这桌案上,留下这样的痕迹。“

太祖一字一句说道。

他每多说一个字,楚流玥的心就往下坠一分。

太祖没有必要拿这种事情和她开玩笑,说的必定句句属实。

那么,这也就意味着,她其实的确是从很早之前,就已经和这东西牵扯不清了。

思来想去,最大的可能就是——这些相关的事,也同属于她丢失的记忆!

二人齐齐陷入沉默。

寂静蔓延,空间寸寸凝结。

过了许久,太祖终于问道:

“丫头,你以前...可是去过神墟界?”

......

神墟界!

听到这三个字的一瞬间,楚流玥心中猛地一颤!

她神色怔忪,脑海中一片空白,心底却像是有什么在涌动!

“神墟界...”

她张了张嘴,低声喃喃着。

当她念出这几个字的时候,那黑色金字塔之上,忽然“咔嚓”一声,出现了第二道裂痕!

又一道盈盈微光,从中透出!

楚流玥闭上眼,声音之中带着一丝微不可查的颤抖。

“...我...应该是去过的。”

......

啪嗒。

容修手一滑,手中的书便掉落在了地上。

他剑眉微蹙,将书捡了起来,想了想,又放回了书架。

“殿下,您怎么了?”

余墨刚一进来,就看到自家殿下正站在书架旁,一动不动,似有些出神。

容修回过神来,神色淡淡。

“无事。“

只是没想到,事情竟然进展的这么快...

“寿宴的事情,安排的如何了?”

余墨心中有些奇怪。

殿下对自己的寿辰一向不怎么放在心上,以前也大多都只是简单的走个流程,从不会多问一句。

这次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殿下竟好像对这事儿很是在意...

能问出这问题来,当真是破天荒头一次。

“回殿下的话,寿宴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下面的人也都在各自准备着,未曾有丝毫怠慢。“

容修点点头。

“嗯,那就好。众部族的人,现在也应该陆续前来了吧?”

余墨躬身。

“是。各部族都已经传来消息,说已经动身,不出这段时日,便可抵达。”

”今年人多一些,都注意着点。“容修淡淡叮嘱道,“到时候,万不能坏了热闹。”

余墨终于忍不住惊诧的抬眸,飞快看了自家主子一眼。

热闹?

殿下居然也会说出这种话来?

以前,圣子的寿宴,各个部族只有身份最尊贵之人,才有资格参加。

而这次,因为还要选妃,来的人自然而然就多了不少。

余墨虽然不是主要负责人,但也知道每个部族这次都是卯足了劲儿要争个高下!

听说他们全都是挑选了自己部族之中最出色的女子上来,只为谋求那一个王妃之位!

到时候,竞争有多激烈,可想而知!

只要一想到那个画面,余墨就觉得头疼。

但他还是恭敬的应了一声。

“一切请殿下放心。”

他挠了挠头,本打算退下,但终于还是硬着头皮问道:

“殿下,那...那...夫人那边怎么办?“

从开始到现在,殿下一直都没提过。

这事儿要是给夫人知道了...

余墨打了个寒噤。

他当然不会以为是自家殿下移情别恋了,毕竟主子为了那位,连万神录都动了。

可是...如今这事儿,又怎么算?

容修一手负于身后,凤眸深邃,薄唇微微扬起一抹极淡的笑意。

“她自会来。”

余墨眼角狠狠一抽。

夫人要来!?

那这选妃寿辰,岂不是要成修罗场!?

”那那属下去接...“

“不必。”

容修开口,淡淡看了余墨一眼。

“让他们继续暗中保护好她就是,其余的,本殿到时自会亲自与她解释。“

余墨一头雾水,但也不敢多问,只得恭敬的应了,随后退下。

等余墨离开之后,容修才缓步走到了旁边的软塌旁,长身一倒,便占据了这软塌的大部分空间。

他合上眼睛,浓密的睫毛在眼睑下投下淡淡的阴影。

鼻梁挺直,唇珠润泽,面容白皙通透如玉。

只那飞扬入鬓的剑眉,微微蹙起。

声音低沉,却带着一丝宠溺。

“...小东西,下手真是越来越狠了...“

------题外话------

想问大家最想要啥子周边?

抱枕,钥匙扣,马克杯,小摆台,帆布包?

大家可以在评论区投票,根据大家的意向来决定!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