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

七寒立刻回答。

“自从您将这两人各自分开,关在这里之后,属下一直严加看管,不曾让他们离开自己的房间半步。”

楚流玥顿了顿。

“他们两个的住处,虽然没有挨着,但好像也挺近的?”

“是。”

七寒应了一声,尤其奇怪的看了她一眼。

“难道主子是怀疑...这里面有什么问题?”

楚流玥没说话。

其实这也只是她的一个猜想。

上官婉并不是在装疯卖傻。

她是真的疯了。

但是,之前她来的时候,上官婉虽然痛苦万分,可也只是心死绝望,并没有要疯癫的征兆。

上官婉如果要疯,也应该是在大婚当日,失去一切之后就疯。

如今这样子,倒更像是受了某种强烈刺激。

而这罪魁祸首...除了她嘴里不断念叨的江羽丞,楚流玥实在是想不出其他人。

她思略片刻,转身朝外面走去。

刚走到门口,便听到房间之内“砰”的一声。

楚流玥的心忽然一跳,回头看去。

上官婉一头撞向了旁边的墙壁,鲜血四溅!

七寒立刻冲了过去,探了探鼻息。

“主子,她已经死了。”

楚流玥定定的看了一眼,却似乎没有意外之色。

”看看她头上的伤口。“

七寒点点头,又仔细的查看了一番。

这一看,顿时让他神色猛变!

”这——她的头骨,好像并不是撞碎的!“

那血窟窿虽然吓人,但认真检查之后,七寒就发现,这伤口的切口竟是整整齐齐!

“...像是被人用刀划开了头骨...“

“这就是了。”

楚流玥收回视线。

“她早已是个废人,且被困在这里多日,只怕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怎么可能一撞墙就撞碎了头骨。“

“您是说...这是有人早就预谋好的?“

七寒眉头紧锁。

但华阳殿一直戒备森严,按理说不可能——

楚流玥挥挥手。

“你将她处理了吧,本宫一人出去看看。“

“是!”

......

走到院落中的时候,楚流玥发现庭院中的几棵树,树叶都掉的厉害。

此时尚且还是夏末,要说是不应该如此的。

楚流玥走到那几棵树旁,打量了几眼。

看的出来,这些树都已经开始枯萎。

片刻,楚流玥召唤出龙渊剑,一剑将这棵树斩断!

一道黑色的汁水骤然飚出!

楚流玥迅速挥剑!

狂风一扫!

那东西飞溅落在地上,周围的草叶也迅速枯黄。

楚流玥拧眉。

这棵树里面,竟是早已经被什么东西挖空!

“来人!将这些树全部拔根除掉!”

院落之内负责看守的黑骑军迅速上前。

一阵忙活之后,庭院中的树全都被清理干净。

每一颗树,都和楚流玥先前斩断的那一颗一样,被掏空了芯子!

而树根,竟也几乎全成了黑色!

这些树的树根在地下彼此盘根错节,彼此连通最是方便!

楚流玥心中隐隐觉得,自己似乎翻出了一个巨大的谜团!

只是眼前迷雾重重,想要解开,却是难上加难。

她心思一动,朝着华阳殿的后院走去。

“你们在这里继续看守,剩下的随本宫来!”

......

刚一来到后院,楚流玥就发现不对。

她清晰的记得,自己以楚流玥的身份,第一次来华阳殿的时候,这里原本种植了各种花草。

即便是冬天下雪之日,寒风彻骨,这里也依然是姹紫嫣红,争奇斗艳。

当时她还暗自奇怪。

上官婉不是喜欢花草之人,做这些实在是莫名其妙。

当时她还曾经有意无意的问过。

蝉衣只说,是引来了温泉水供养,才让这些花得以长久绽放。

楚流玥走进了一些。

这时节,这些东西本应该盛放,看此时却是已经开始枯萎。

楚流玥盯着那一片枯黄的叶子和茎秆,还有已经蔫了的花瓣,道:

“将这些花草也全部清理出来。”

......

华阳殿的后花园很大,而且几乎都种满了花草。

但好在黑骑军做事效率一向很高,所以很快就完成了。

楚流玥一一仔细查看。

不出所料,这些东西的根部,也已经成了黑色。

“再挖!”

......

傍晚的时候,华阳殿的后院,终于被彻底的挖了干净。

下面那原本用来引温泉水的水槽,早已经干涸。

楚流玥跳下去看了一圈,发现这里有一个入口,一个出口。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门洞。

门洞深深,里面显然是一个通往其他地方的隧道。

楚流玥顺着这位置看去。

这个方向——似乎是与皇室宗祠一致的?

楚流玥抬脚就要往里面走去。

“陛下!”

黑骑军齐齐阻拦。

到了这个时候,是个人都看的出来这隧道有问题了,怎么能让陛下如此直接以身犯险?

已经处理完上官婉的七寒此时也匆忙赶回,看到这阵仗吃了一惊。

“主子,不如属下先替您进去探探路吧?”

楚流玥摇摇头。

“这里是天令皇宫,本宫能有什么好担心的?”

就算真的是通往皇室宗祠的,那也是他们上官一族的宗祠,轮得到别人放肆?

她思虑片刻,挑了包括七寒在内的几人一同前往。

七寒眼看拦不住,就换了个法子,说什么都要走在最前面。

楚流玥拗不过,也就随他去了。

后面还有几个人负责垫后。

一行人就这样朝着里面而去。

......

隧道狭小幽长,周围环境也比较粗糙,可以看出是刚挖成没多久。

楚流玥可以确定,这应该就是这两年内挖出来的。

既然出现在华阳殿,那显然就是上官婉的手笔。

当然,或许江羽丞也参与其中了。

七寒举着一颗明珠,在前面带路。

从四周的一些情况看,似乎上官婉他们并未来过很多次。

但这依然让同行的几人目瞪口呆。

谁能想到,皇宫之下,竟然还有这样一条暗道!?

一路无言。

意识到这件事很可能牵涉重大,几人的神色都越发凝重。

气氛冷滞。

过了大约一刻钟的时间,前面终于出现了一道亮光。

“出口到了!”

七寒低声说了一句,看向楚流玥。

“主子,属下先去看看。“

楚流玥却是摇摇头。

“不必。“

“前面——就是皇室宗祠!”

......

------题外话------

老时间~~~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