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嗷——”

雪雪可怜巴巴的望着楚流玥,从喉咙里呜咽了一声。

居然以这样的面容出现,实在是...太丢兽了!

“你这是...从哪儿来的??”

楚流玥一边问着,一边上前。

雪雪后退一步,疯狂甩动了一下,身上顿时簌簌掉下一地黄沙。

楚流玥眼角抽了抽。

“你你这不会是刚刚去过赤月沙漠吧?”

这气息实在是太熟悉了...

雪雪哀怨的垂下脑袋,显然是默认。

楚流玥扶额。

“好端端的,你怎么跑到那儿去了?你主子呢?”

雪雪顿时神色愤愤。

要不是主子下令,非要它去赤月沙漠,它能成这样吗?

“走,先带你洗个澡。”

楚流玥说着,冲着雪雪勾了勾手。

别的不说,就这番模样,出来也太磕碜了。

雪雪一听,这才高兴起来,连忙屁颠的跟了过来。

和上官宥告别之后,楚流玥便带着雪雪回昭月殿。

原本雪雪是想和她多亲近点的,可惜身上太脏,只好勉强克制,跟在楚流玥身后三步之遥的距离。

......

半个时辰后,楚流玥收拾好,正出门打算去看看隔壁的雪雪,迎面就被一只巨大的雪白身影扑了个满怀。

还好如今楚流玥已经突破到了七阶武者,勉强能稳稳接住雪雪。

疯狂洗了好几遍,确认自己已经重新变回了蓬松雪白模样的雪雪,这才放下心来,亲昵的朝着楚流玥的脸靠过去。

啪!

一只小小的翅膀扇出,将雪雪的脑袋拦下。

却是团子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楚流玥和雪雪的中间,满眼不耐。

——注意点!也不看看这是谁的主子!

雪雪低哼一声,倒是也懒得和团子争。

谁让自己当初太天真,选了那么个主子?

楚流玥将团子拎到肩膀上,又揉了揉雪雪的脑袋。

“现在可以说了吧?“

它从赤月沙漠而来,不像是偶然。

雪雪抬起爪子。

一道冰蓝色的力量涌出,随后迅速凝结成了一个巴掌大的冰块!

在冰块上,有浅浅的两行字迹。

“丫头速来。”

落款是独孤墨宝。

这是大宝他们的消息?

不过,他们怎么会忽然喊她过去,而且还是派雪雪报信?

冰块很快融化,消失不见。

楚流玥看了雪雪一眼,点了点头。

“我本来也打算去一趟,如此倒是正好了。”

雪雪点点头。

那就好,那就好。

有了她在,那几位看在她的面子上,应该会对它宽容一点...的吧?

“对了,容修最近...在忙些什么?”

楚流玥忽然想起君九卿之前说的那句话。

惊喜...

指的到底是什么?

雪雪有些心虚的眨了眨眼睛,而后用力摇了摇头。

它最近都没跟在主子身边,它什么都不知道!

看到它这反应,原本还没觉得如何的楚流玥,顿时起了疑心。

“嗯?”

雪雪更加用力的摇头。

不知道!

真的不知道!

楚流玥笑了起来。

“看来...真可能是一份惊喜呢...“

她捏了捏雪雪的耳朵,声音温柔,似是蛊惑。

“等此间事了,你偷偷带我去看看他,也给他个惊喜,好不好?“

雪雪下意识的点点头,而后才反应过来楚流玥的意思,顿时震惊的睁大了眼睛。

带她去?!

这这——

“乖,就知道雪雪最听话了。”

楚流玥温和的拍了拍雪雪的脑袋,笑意盈盈。

“那我们就这么说定了。”

雪雪呆愣当场。

偷偷带她去...这好像不太好吧?

主子可是什么都没说呢!

要是到时候贸然过去...

“嗷!”

雪雪哀鸣一声,痛苦的将大脑袋埋下。

它太难了!

楚流玥起身离开。

去之前,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

......

楚流玥再次来到了华阳殿。

推开主殿大门,一股腐朽难闻的气息扑鼻而来。

房间之内一片狼藉,所有能被砸碎的东西,都已经四分五裂。

地面之上,甚至没有一处可以下脚的位置。

“主子。”

七寒守在门前,躬身行礼。

这段时间,一直是他负责看守华阳殿。

“上官婉最近情况如何?“

七寒道:

“已经去了大半条命,只靠着每日的丹药,吊着一口气。”

这一口气,是他强行帮上官婉留着的。

上官婉早就想死了。

大婚当日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她失去了一切,最后只能在这孤寂森冷的宫殿之内苟延残喘。

她生不如死。

中间,她曾经尝试过无数次自杀,但都没能成功。

“不过,倒是精神,似乎有了点问题。”

日复一日的折磨,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换做是谁,只怕都是难以承受的。

楚流玥轻轻颔首。

“本宫进去看看。”

七寒有些犹豫。

“主子,这殿内太过脏乱...不如还是属下将她带出来吧?”

“不必。本宫什么地方没去过,又怎么会在意这些。”

楚流玥袖袍一挥,勉强腾出了一条路,走了进去。

七寒不再多言,紧随其后。

......

狼藉不堪的主殿之内,一片死寂。

这曾经华丽的宫殿,如今已然成了一座巨大的棺椁。

而上官婉,无疑成了这里唯一的活死人。

楚流玥看了一圈,才在床后的一个角落里,看到上官婉的身影。

上官婉似乎是觉察到了什么,怯怯的抬头看了过来。

第一眼,楚流玥甚至没能认出这人竟是上官婉。

这才过去个把月的时间,她已经完全变了模样。

衣衫褴褛,浑身脏污,形消瘦骨。

远远看去,活像是披着一块破布的骷髅。

她的脸上伤痕遍布,有一只眼睛还深深凹陷了下去,带着溃烂的伤口。

“那是她把自己的一只眼睛挖出来了。”

七寒说道。

楚流玥现在才明白,他之前说,上官婉精神有些不正常,到底是指的什么了。

但上官婉只看了她一眼,便低下了头,蜷缩成一团,似乎想要将自己完全藏到一个看不见的角落里。

同时,她又开始拉扯自己的头发。

她像是已经没了痛觉,随手一扯,就拽掉一大把。

神色呆滞,眼神空洞,嘴里还时不时的念叨着什么。

楚流玥仔细听了一会儿,勉强听到了江羽丞的名字。

“...喜欢我...不...不喜欢她...”

楚流玥眯了眯眼睛。

“这段时间,江羽丞曾经来过吗?”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