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流玥心底生出一丝寒意。

君九卿暗中做了这么多事情,但此时却又说都是为了帮她?

她经历那么多折磨,在他看来,似乎都无关紧要?

如果中间稍有不慎,她早就死了!

似乎是看出了楚流玥的想法,君九卿淡淡一笑。

“本殿并不担心你会出事。这些对你而言,都不过尔尔。”

若是连这些都无法应付,那么她,也就不是她了。

楚流玥眉头紧锁。

到了现在她才知道,原来之前遇到的那些麻烦,有许多竟然是君九卿早就布置好的!

而他,居然还说的如此冠冕堂皇!

“我不接受。”

楚流玥深吸口气。

“我不管你怎么想,怎么做,那些都与我无关。我要回西陵,是我的事,用不着任何人来插手。前面的那些事,终究已经过去,现在再追究也没什么意义。我只要你将我爹爹完完整整的还回来。至于你提出的条件,我半个字都不会同意。“

她目光冷冽的看向君九卿。

“就算你今日不答应放人,我也总会有办法将爹爹救出!至于其他——绝无可能!“

君九卿俊美的几乎妖异的脸上,依旧带着笑。

只是这笑,就像是盛放后的烟火,迅速冷却,带着一丝彻骨的寒意。

“你想好了?”

他缓声问道。

楚流玥没说话,但神色坚定,已经是默认的态度。

房间之内,陷入死寂。

空间似一寸寸冻结。

片刻,君九卿起身。

“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就没必要聊下去了。”

楚流玥也紧跟着站起身。

“今天我来,是一定要将爹爹带走的!”

君九卿眉头微挑,似是根本没有将她这话放在心上,轻笑一声。

“你不必白费力气了,刚才本殿说的话,你不都听得清清楚楚的吗?”

楚流玥瞳孔微缩。

“你什么意思!?“

君九卿歪了歪头,笑的邪肆。

“本殿的意思是...楚宁现在,已经不在这里了啊。”

他看了楚流玥一眼。

“本殿知道你今日来,是做了万全的准备,可惜,应该是没什么用武之地了。若你想带回楚宁,要么改变主意,要么...便亲自打赢了本殿!“

楚流玥袖中的手骤然握紧!

“本殿还有事,就不奉陪了。你——请便。“

君九卿说着,便直接抬脚离开,仿佛真的丝毫不担心楚流玥会将这里的一切机关都翻开,找到楚宁。

“哦,对了。”

君九卿脚步一顿,微微侧头。

月光映照在他的脸上,勾勒出完美的弧度,眼底神色半明半暗。

“既然你对你的那位未婚夫如此信任,不如去看看,他现在在做什么,必定会十分惊喜。”

说完,他便径直离开,没有再回头。

......

楚流玥在书房之内站了一会儿。

直到君九卿的身影完全消失,她皱了皱眉,还是走到了书架旁。

有了之前那一次的经验,加上岑一的帮忙,如今她解开这关卡已经变得十分容易。

咔哒。

暗格打开。

不出所料,里面已经空无一物。

楚流玥又接连将其他的几个机关也陆续打开,也都是一无所获。

最重要的是,她的确没有在这里感受到楚宁的气息。

这基本上可以断定,现在楚宁的确已经不在这里了。

但楚流玥有一点想不明白。

从君九卿下令将楚宁带离到现在,其实并未过去多久,但楚宁却已经完全消失了踪迹。

这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楚流玥想了许久也没能想出结果,眼看在这里找人已经无望,她最终还是选择离开。

......

这一夜,看似风平浪静的过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楚流玥便接到消息,西延皇朝和东宁皇朝的人,已经打算即日离开。

古凰山已经被毁,一切尘埃落定。

他们再留在这里,也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至于损失惨重的太羽皇朝,则是在前一日就已经连夜走了。

楚流玥原本是想在这里多留几日,争取找到爹爹的下落。

但思来想去,这样做危险有些太过打眼。

时间久了,难免不会引来一些人的怀疑。

更重要的是,那一晚她和君九卿谈崩了之后,君九卿就对外宣称闭关,谁也不见了。

这是摆明了不打算继续和她商谈了。

所以,楚流玥最终也决定,先带着几人一同回去。

而这边,就先派人留意着,暗中搜寻楚宁的下落。

楚流玥唯一的安慰就是,君九卿要以楚宁为筹码,不会做的太过分。

最起码,楚宁的生死,暂时是不用担心了。

只是,每每想起那一日在镜子里看到的楚宁在受苦的模样,她心里还是一阵难受。

现在,也只有另外想办法了。

......

楚流玥一行人返程还算顺利,并且因为几人的实力都有所提升,所以速度也变快了不少。

除了羌晚舟还在昏迷,其他几人在经受过三元聚顶的洗礼之后,都多少有了进步。

不但几人的伤势得到了恢复,而且简风迟三人也都陆续突破了原有的境界。

牧红鱼成了唯一一个没能突破的。

这让她心中暗暗有点着急。

因为她很早之前就已经是六阶巅峰了。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修炼,再加上这一次的三元聚顶,她本以为自己可以顺利突破。

但是——没有。

她隐约触碰到了那一层壁障,可是却始终都没能跨出那一步。

“哎,如今我成了境界最低的一个了。”

回去的路上,牧红鱼忍不住叹气。

其实牧红鱼的天赋和实力都不弱,而且突破的速度也不算慢。

和绝大多数的修行者比起来,她都绝对算得上是佼佼者。

可惜,与她同行的这几个人,都是天令皇朝最顶尖的天才,她自然也就显得没那么突出了。

“晚一点突破未必不好。”

楚流玥宽慰道。

“七阶武者本就是一个大槛,想要迈过去并不容易。何况你是虚元之体,就更是要万分谨慎。”

牧红鱼点点头。

她在古凰山外等楚流玥的时候,也曾听不少人说过这方面的事情。

楚流玥能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顺利跨过这个门槛,但是不代表每个人都能做到。

要不然看到楚流玥成功的时候,众人也不会反应那么大了。

“我知道突破七阶武者很难,不过,这和我是虚元之体有什么关系?“

难道,她还能因此比一般人更难突破不成?

楚流玥望着她,认真颔首。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