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笃笃。”

一阵敲门声传来。

楚流玥回头看去,岑一正站在门口。

“主子,您之前给的谜题,已经解开了。”

楚流玥心中一动,起身走了过去。

而这一走,也就没能看到羌晚舟眉心浮现的图案。

“这么快?”

岑一淡淡一笑,递过来折叠好的一张纸。

“问题并不算难,之前就解出来了,只是后来一直没机会给您,这才拖到了现在。“

楚流玥接了过来,打开快速的看了一遍,眼底浮现几分惊异。

好一会儿,她才抬眸,无奈一笑。

“也就你能说的出‘不难’两个字了...”

之前她从东宫回来之后,就将那里的机关和岑一描述了一遍。

当时她是在慌乱之中勉强打开的那个关卡,但并不精通。

她看得出那个房间之内还连有其他的机关,所以一并告诉了岑一。

岑一对这些最为精通。

若是能将其解开,无疑会帮她省去很大的麻烦。

但一开始她也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没彻底的指望他能想出答案。

毕竟她在这方面的能力远输于他,只能尽可能的描述还原,却不能讲出其中关鞘。

没想到他竟然这么轻松的就解决了...

她又仔细的看了一眼纸上的图案,心中喟叹。

岑一在这方面的本事,当真是她再怎么努力也难以赶上的...

“其实我也许久没碰见过这么有意思的东西了,也算多了点乐趣。“

岑一笑意微深,语气真挚。

“这东西,您看完直接烧了便是。”

若是不小心给旁人看到了,指不定会惹来什么麻烦。

毕竟是北冥太子东宫之中的机关,牵涉出来实在是解释不清。

楚流玥点点头,指尖生出一簇火焰,那张纸便迅速燃烧成灰。

岑一目光一转,看向了房间之内,还在床上躺着的羌晚舟。

“您来看羌晚舟?他现在可有好转?”

楚流玥摇摇头。

“他体内两道力量彼此厮杀,若冒然出手,反而不好。所以...这次只能看他自己了。”

岑一看了她一眼,欲言又止。

“怎么了?”

楚流玥有些奇怪的问道。

岑一笑着摇了摇头。

“没什么。您刚刚突破,还需要好好调整,这里就交给我来照看吧。”

楚流玥想了想也同意了。

岑一做事一向最为稳妥,而且实力强悍,应该是最适合留在这的人选。

她又交代了几句,这才离开。

岑一目送她离开,直到她的身影逐渐消散,这才转身进了房间。

走到羌晚舟身边,岑一仔细看了一眼,发现他眉心间或闪烁淡淡辉光。

那图案,是时不时出现的。

她刚刚...应该是还没发现吧?

岑一定定的看了好一会儿,目光深深。

......

楚流玥回到自己房间,开始调息。

她的身上之前受了不轻的伤,不过在突破七阶武者之后,已经自动恢复了大半。

跨过了这一道至关重要的门槛之后,她各方面的实力,都有了极大的提升。

加上如今她已经恢复天经原脉,自然更是占尽优势。

无论是修炼速度,还是肉身的强悍程度,都有了极其明显的提升。

丹田之内已经恢复平静。

那颗水珠静静悬浮,七道纹路明亮耀眼!

雄浑的原力来回涌动,浑身上下都像是充满了力量。

这样的感觉,已经太久没有过。

只有跨入七阶,才算是正式跨上了强者之路!

梳理调整好体内气息之后,她才分出一道心神,看向了那个黑色金字塔。

现在,那上面已经出现了一道裂缝,从里面透出淡淡的光。

可惜那里面的东西,楚流玥从外面,依旧无法触及。

除非,能将之完全破解开来!

楚流玥心思活络了起来。

现在她已经是七阶武者,而且体内蕴藏着一道神力!

若是能利用好这一道力量,那么...或许能将这封印解开?

想到这,她眼睛一亮,有些蠢蠢欲动。

说做就做!

楚流玥闭上眼睛,屏息凝神。

随后,她从水珠之中抽出一道力量!

上面泛着浅浅的绚丽之色,正是那一道神力!

旋即,她控制着这一道神力,朝着那黑色金字塔撞击而去!

......

大殿之内,容修正在看折子。

他的身前,正恭恭敬敬的站着明尧等数人。

“殿下,这些是初步拟定的名单,各部最出色的适龄女子,都位列其中,请您先过目。”

明尧弯了弯腰,语气带着几分讨好。

纵然他心中并不乐意让其他部族的人也一同参加,可容修已经亲自开口,他们自然也不能多说什么。

不过,这不代表他不能从其他方面入手。

比如这折子上,其实是有着每一位女子的肖像的。

其中美丑,自然又是一番较量。

容修表情淡淡,看不出情绪。

正在这时,他忽然神色微变,剑眉拧起,清贵妖孽的面容上,飞快的闪过一丝痛色。

“殿下,您怎么了?”

明尧等人觉察不对,立刻紧张的问道。

容修摆摆手,捏了捏鼻梁。

“无碍。”

不过是...被自家夫人打了一下罢了。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