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流玥神色平静,淡淡一笑。

“不是我们,当然还有可能是其他原因。古凰山凶险万分,谁知道他们是不是遇到了什么意外,没能逃出,这才齐齐陨落?毕竟,澹台若璃五人的实力也都不弱,能一同将他们杀了的...古凰山内,好像也没几个人能做到吧?”

她下巴一抬。

“就连我们的人,也是遭遇了不少危机,好不容易才逃出生天。这不,小舟现在还昏迷不醒呢。“

众人顺着她的视线看去。

一个金色短发的少年,身体蜷缩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从他们出来的时候,他就是这个样子,看起来已经昏迷了许久。

楚流玥这话说的不无道理。

连他们自己的人都成这样子了,说不定澹台若璃等人,的确是...

澹台沉双拳紧握,额头青筋暴起。

这个上官玥,真是牙尖嘴利!

“狡辩!必定是因为之前若璃曾经得罪过你,你才如此痛下杀手!“

澹台沉伸出手,指着楚流玥。

“你——当真歹毒!”

“她不是这样的人!“

正在此时,一道清朗的声音传来。

众人齐齐看去,发现却是西延皇朝的一个少年开了口。

觉察到众人的视线,他白净的面皮顿时红了红,但还是坚定的说道:

“她她之前上山的时候,还曾经出手救过我。我相信她不是这样的人!“

“晋源。“

公孙霄皱了皱眉,不赞同的看了他一眼。

这种时候添什么乱?

就算是天令皇朝和太羽皇朝从此彻底对立,甚至打起来,也和他们没什么关系。

何况,澹台沉这一次损失惨重,受了极大的刺激,谁知道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将自己牵扯进去,何必?

公孙晋源抿了抿唇。

他当然知道自己不应该开口,而且此时双方相争,情况激烈。

就算他是西延皇朝的皇子,也是插不上什么话的。

可他还是没忍住。

楚流玥冲着他微微一笑,点头示意。

当初帮忙,不过是顺手,倒没想到,他还会为自己说话。

倒是比公孙霄那个老滑头真诚的多。

......

楚流玥看向澹台沉“

“怀仁帝,本宫喊你一声’前辈‘,是给彼此一个面子。可如果这面子你不想要,那...本宫也就不必留情了!“

澹台沉一声冷笑。

“你当谁稀罕你的面子!?这次若是你不给出一个交代,我太羽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这便是要杠到底了。

楚流玥眼眸微微眯起。

她要做的事儿可还多着呢,哪儿有心思和澹台沉耗下去?

”本殿可以作证。“

君九卿忽然开口。

“当时太羽皇朝的人,的确是和他们打过一场之后,就直接离开了。至于后来发生了什么...便无人知晓了。”

澹台沉脸上凶恶的神色顿时僵住。

旁人帮忙说话,他可以不放在眼里。

可君九卿不一样。

若是连他都这么说的话...那么,无论真假,他都没办法再继续公然找天令皇朝的麻烦了!

“九卿,你说的可是真的?”

君祈之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

君九卿唇角微勾,眼底却是一片平静淡漠。

“儿臣所言,自然句句属实。”

众人面面相觑。

到了这时候,是个人都看的出来,君九卿这是打定主意要帮天令皇朝说话了!

他说是真的,那就是真的!

澹台沉彻底无言!

他的眼神在几人身上来回游走,旋即冷笑一声。

“好!好!”

先前这君九卿就一直对上官玥不一样,再加上之前在古凰山上发生的一切...

还有什么看不出来的?

他深深的看了楚流玥一眼,狠狠挥袖,转身离开!

......

澹台沉走了,场中陷入诡异的寂静。

这一场争端,其实并未分出胜负。

明眼人都看的出,澹台沉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痛失爱女,又损失了几个最顶尖的天才...

他会做出什么事儿来,谁也说不准。

楚流玥却似乎对此并不在意,转身冲着君九卿和公孙晋源都道了声谢。

随后,又对君祈之郑重行了一礼,以表道歉。

毕竟抢了人家太祖留下的东西,好歹也得意思一下。

君祈之胸口憋闷,无言至极。

他一直觉得此次古凰山开,最大的受益者,肯定是君九卿。

所以,他非常慷慨的请来了其他几大皇朝的人。

——他从一开始,就只是想借助这些人的力量打开古凰山结界而已。

但他哪里想得到,最后居然是这样的结果?

他能看楚流玥顺眼才是怪事儿!

若非是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真是半分笑意都难以露出了。

君九卿倒似乎对这件事不甚在意,只是目光深深,让人捉摸不透。

最后,君祈之又看了一眼几乎已经被夷为平地的古凰山,一声长叹,借口自己累了,便率先离开。

那道神力已经被楚流玥夺走,从此以后,这古凰山,便再无任何特殊之处,也算不得他们的神山了。

君祈之走了以后,众人也都陆续返回。

......

古凰山的事情,算是就此了结。

各大皇朝的人再回到城中之后,开始各自盘算着回去的事情。

这一次,除了太羽皇朝损失惨重,其他人整体来看,都还不错。

虽然没能和楚流玥一样承继了那么多力量,但大多数人多少也都在三元聚顶的时候,分得了一部分原力。

这一趟,总归也不算白来。

......

回到别院的时候,已经是下午。

楚流玥简单收拾了一番之后,就去了羌晚舟的房间。

团子一直在旁边守着,看到楚流玥进来,立刻欢喜的飞了过来。

“他怎么样了?”

楚流玥一边问着,一边走过去帮羌晚舟把脉。

团子摇摇头,表示他的情况不太好。

楚流玥眉头微蹙。

她路上也曾帮他查看过,知道他这是体内的封印快要破裂的征兆。

她本以为过了这么长时间,他的身体应该会有一些好转。

但是,没有。

他体内的两股力量,一直在彼此拉扯,导致他迟迟无法醒来。

少年苍白的脸上结着一层冰霜,身子微微颤抖,周身寒气逼人。

楚流玥看着,心中有些担忧。

也不知他这情况,要持续到什么时候...

正在此时,羌晚舟的眉心,忽然有一道纹路闪现!

------题外话------

第五更大约六点半~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