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神劫只能自己渡。

这一点,楚流玥当然知道。

越是阻拦和躲闪,最后其威压越强。

这一点,她心中更是无比清楚!

但此时,她实在是没有别的办法。

因为她知道现在的自己还没有准备好。

一方面,她和君九卿的对战,现在才刚刚勉强占据了上风,而且金色原力也都还未曾吞噬多少,还没办法抽出时间和精力去正面迎击那望神劫。

另一方面,这望神劫出现的太早太快,她距离七阶武者的那道屏障还有一段距离,此时贸然渡劫,也没什么胜算。

所以,这种情况下,她只能选择让龙渊剑先替自己阻挡一下。

其实会这样做的,不止楚流玥一人。

天下间有许多修炼者,在过这一关的时候,都会做出一样的选择。

这也是为何,望神劫出现的越早,其威力越强。

——它故意留存出了许多时间,给出修炼者一次次的攻击!

出现的太早,修炼者实力不足无法应付,一旦迎上,就是失败。

所以他们只能选择一拖再拖。

而在这拖的过程中,望神劫的力量也就随之一次次的增强!

直到最后,修炼者自己做好准备,亲自迎接,并且与之战斗!

打赢了——这才算是真正的渡过望神劫!

中间但凡有一点失误,就会功亏一篑。

基于这种情况,许多修炼者在准备突破七阶武者的时候,往往会做许多准备,想很多办法来应付。

所以,在看到楚流玥毫无准备,就贸然尝试突破这一道门槛的时候,大家才会那般惊讶,甚至以为她是疯了。

——以自己的性命和前程做赌注,可不就是疯了?

......

经过刚才一战,龙渊剑上的力量,有了部分损耗。

楚流玥心中明白,她必须要快!

似乎是感受到了她的想法,丹田之内的水珠,涟漪波动的幅度,忽然增大!

这也就让楚流玥吞噬原力的速度,再度上涨!

众人远远看去,就只能看到那无尽的金色原力,在疯狂的涌入那个纤瘦笔直的身影之中!

无数正在主峰之下和边缘的人看到这等场景,都是满心惊颤。

“疯了...当真是疯了!”

“如此多的原力瞬间进入身体,就算是七阶武者,只怕也难以承受!她这是要做什么?不要命了吗?”

“...怪不得她敢和君九卿争...有这种胆气的人,什么事儿做不出来?“

“可是...你们难道不觉得,她能坚持到这会儿,本来就已经很奇怪了么...她现在可只是六阶巅峰啊!就算是地经原脉,也应该早就撑爆了才对!怎么到现在好像还没什么事儿?”

“真是见了鬼...你们记不记得,传闻她以前是天经原脉?会不会其实她现在...还是?”

“怎么可能?天经原脉哪儿那么容易有的?“

“那她现在这情况,又该如何解释?我刚才看的可是清清楚楚,君九卿要抢那无尽原力,但却失败了!要不是天经原脉,能做出这种逆天之事?“

......

众人议论纷纷,但简风迟等几人,却是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宇文惊鸿用胳膊肘捅了捅简风迟,压低了声音:

“哎,风迟,你觉不觉得这一幕,好像有点熟悉...”

简风迟面无表情,似乎懒得回答。

倒是牧红鱼听见这话,忍不住回头看了他们一眼,奇怪的问道:

“熟悉?难道你们以前也见过这样的情形吗?哦,对了!流玥以前好像的确也突破过七阶武者的对吧...你们都见了?“

她以前是上官玥的时候,听说等级比现在强出许多,七阶...应该是不在话下的。

宇文惊鸿不知想起了什么,眼角狠狠一抽。

“我就说这么熟悉!”

以前陛下突破七阶武者的时候,他和简风迟正好也在,的确是看的清清楚楚!

回想起来,眼前的这一幕,可不就是和那时候极其相似吗!?

“虽然仔细说起来,没有什么完全一样的,不过巧合的是,那时候,陛下也是在和一个人对打的过程中,突破了七阶武者的...”

而且那时候,她也同样早早召唤了望神劫!并且中间来来回回了好几次,才最终亲自迎击的!

牧红鱼顿时来了兴趣。

“我就说!那她当时肯定也很厉害的,对不对?”

宇文惊鸿却别开了脸。

“那个...是...是啊...”

眼看他不肯多言,牧红鱼轻哼一声,看向简风迟。

“少主,你也见过的吧?跟我说说!跟我说说!“

简风迟看了她一眼,眼神极淡。

“看到君九卿了吗?”

牧红鱼瞥了一眼:

“看到了啊!”

“本公子,就是当年的他。“

”......“

牧红鱼打了个寒颤,瑟瑟发抖的问道:

“那...那你后来...怎么样?“

简风迟笑了。

他笑的极其风流,只是眼中没什么笑意。

”你觉得呢?“

这个君九卿,只怕下场也不会比当年的他,好到哪儿去!

那个变态要突破,谁拦得住!?

刚刚闪过这个念头,天空之上的第二道雷劫,再次狠狠劈下!

轰!

------题外话------

下午老时间~~~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