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青不知为何殿下忽然半夜醒来要看《万神录》。

毕竟这么多年,殿下打开看的次数,实在是屈指可数。

而每一次,几乎都是有重要事情发生的节点。

难道现在...也出了什么事儿吗?

第十卷...燕青唯一能联想到的,就是和那位有关了。

而第九卷,他则是半点也想不出缘由。

但这些他当然是不敢问的,应了一声之后,便躬身退下。

燕青离开之后,大殿之中重新陷入一片寂静。

容修轻轻阖上眼帘。

清凉如水的月光,将他的周身笼罩,长睫之下,洒下一片淡淡的阴影。

此时,她应该已经在古凰山了。

他担心的倒不是那有多么危险,毕竟按照她的实力和底牌,总能应付。

但...

那毕竟是一处特殊地界。

不知当年北冥的那位在古凰山突破的时候,是否留下了什么东西...

万一...

片刻,容修睁开眼睛。

那黑色金字塔和往日一样平静,似乎还没有什么波澜。

这让他稍微松了口气。

但不知为何,他心中有种莫名的不安。

好像...有什么事情,已经脱离了掌控。

若是旁的也就罢了,但他总觉得,似乎是和她有关的。

“笃笃。”

敲门声传来,容修眼帘微抬。

大门打开,燕青去而复返。

只是这一次,他的手中端着一个青铜盘。

盘子之中,放着两卷竹简,周围散发出淡淡辉光。

而这,正是《万神录》的第九卷,和第十卷!

“殿下。“

燕青恭敬无比的将两卷送上。

容修袖长白皙的手指一抬,这两卷竹简便无声而起,飞到了他的身前,静静悬浮在半空。

他将其中一卷竹简拿了过来。

上面的每一根竹简上,都刻着整整齐齐的金色字迹。

但唯有最后一根之上,一片空白。

不,准确的说,上面其实也是有字迹的。

只是不知是何缘故,这些字迹磨损的非常厉害,几乎难以辨认。

像是被人强行抹去了一般。

如今只剩下零碎的星点痕迹,闪烁着微弱的金光。

像是黑沉夜色之中,偶尔出现的几点星芒。

容修盯着那几颗金色光点,眸色深深,一声轻叹。

“果然...”

她竟是已经走到了这一步...比他之前预想的要快上不少。

不过想来也是,她本就不一般,即便是重新来过,各方面也远胜常人。

只是...

容修靠在了椅背之上,有些头疼的将揉了揉太阳穴。

燕青担忧的问道:

“殿下,您...没事儿吧?“

容修摇摇头,最后看了一眼,便将第十卷合上。

手腕一挥,它便乘风而去,重新落在了那青铜盘之上。

“无事。就是多了点小麻烦。“

容修说着,绯色薄唇微扬,语气无奈,又带着一丝不易觉察的宠溺。

下次再见,日子怕是不会太好过了...

“给本殿多备两床被子。”

燕青一脸茫然:

“被子?您用的就是刚刚换新的...”

殿下身份尊贵,吃穿用度无一不是最好,怎么现在忽然要被子?

“不是现在用的。”

容修挥了挥手,咳嗽一声。

“有备无患。”

燕青有点茫然。

殿下这意思...是留着以后用的?

可无论去哪儿,殿下肯定都会挑个舒服地方睡,若是不满意,则干脆不睡。

从来也没有需要自己准备被子的时候啊...

“是,属下必定尽快办妥!”

燕青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是常年伺候在主子身边练就的直觉告诉他:不要问。

问了只怕没什么好下场。

随后,容修又打开了剩下的那一卷。

看了一会儿,他就看到了几个熟悉的字眼。

他眸子微眯,指尖骤然燃烧起一簇金色火焰!

燕青吃了一惊:

“殿下?!”

殿下这是打算做什么?

须知这《万神录》可是万万损毁不得的啊!

容修指尖一动,一朵小小的金色火花,就落在了其中一片竹简之上。

像是一滴水落入了海中,未曾引起半点波澜。

然而只是这样一个简单至极的动作,却是消耗了容修的大量精力。

一指落下,他的额头都已经冒出细密的汗珠,唇色也隐隐有些发白。

燕青单膝跪地,虽然并未看清,可也大概猜到了他在做什么,心中不由十分担心。

但殿下执意如此,他知道劝也没用,只得眉头紧锁,暗暗叹气。

做完这一切之后,容修才将这一卷合起,也同样放回了青铜盘之中。

“送回去吧。”

“...是!”

燕青离开之后,大殿之中又只剩下了容修一人。

他静静的坐了一会儿,才站起身。

只不过此时他已经没有了丝毫困意。

刚走了两步,一道巨大的白色身影忽然出现。

正是雪雪。

它似乎感受到了什么,眼中划过一丝敬畏之色,随后又走到容修身前,匍匐在地,尾巴摇了摇,十分乖巧的撒娇。

容修摸了摸它的脑袋。

“算一算,你从赤月沙漠回来,也有段日子了吧?”

雪雪身体陡然一僵!

容修的脸上,浮现一丝难得的宽和温柔。

“几位前辈想必也十分想念你,再去一趟,如何?”

......

古凰山。

结界之外。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转眼间,众人已经进去了十四天。

距离最后一天的三元聚顶,已经只剩下最后一天。

所有人都是严阵以待。

越是靠近那个节点,众人就越是紧张。

在结界之外负责看守进出口的众多强者,也都清晰的感受到古凰山之内能量的涌动,造成了结界之上力量的明显变化。

他们也因此越发的全神贯注,生怕出现一点纰漏。

四大皇朝的帝王,此时都在等待。

不过几人的神色,却是大不相同。

君祈之神色平静,但眼底隐约可见几分期待之色。

宁渊不动如山。

公孙霄有些紧张和着急,时不时就会看那结界两眼。

至于澹台沉...

他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脸色阴沉无比,双眼遍布血丝,通身都萦绕着一股阴森沉郁的氛围。

他一直死死的盯着那道彩色结界,眉眼之间带着深深的仇怨。

从前几天开始,他就忽然变成了这样。

众人其实大概也都能猜到,能让他如此,八成是里面太羽皇朝的人出了事儿。

只是时间不到,结界不开,所有人都只能等!

正在这时,天空忽然暗沉了下来!

乌云汇聚,狂风怒吼!

公孙霄忍不住指向古凰山的主峰:

“三元聚顶就要降临了!“

------题外话------

提问:容修要的两床被子是干嘛用的?

在评论区答对的奖励潇湘币哦~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