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凰山主峰三元聚顶,到时候,自然是靠得越近,得到的好处也越多。

若足够幸运,更能承接无尽原力,直接突破!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在那座主峰之上,很有可能藏着那位北冥太祖跨入神域的秘密!

即便是窥得一分,也是受用无穷了。

天下有哪个修炼者不想更上一层楼?

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诱惑。

但楚流玥还是毫不犹豫的选择先去找简风迟和羌晚舟。

牧红鱼是最了解她的,以前在学院的时候,就曾经共同经历生死,所以此时看到她做出如此决定也不意外,只用力的点了点头。

而宇文惊鸿和吴铭,却都还是有些讶然。

若是换个人,未必能做出这样的选择。

毕竟古凰山千年才开一次,这样的机会,是真真正正的千载难逢!

可她还是这样选了...

要说内心没有触动,是不可能的。

但楚流玥似乎对此并不是很在意,只当是做了一个再普通不过的选择。

宇文惊鸿和吴铭对视一眼,皆是看到了对方眼底涌动的情绪。

不过二人都没说什么,默契十足的安静了下来。

......

歇息了一段时间之后,楚流玥起身。

“团子!“

呼啦!

只听一声翅膀震动之声响起,团子从小小的一只,迅速恢复原身!

楚流玥率先一跃而上,而后又喊剩下三人上来。

等几人全部在团子的背上站定,楚流玥才轻轻拍了拍团子的脑袋。

“咱们走!”

团子振翅而起!朝着前方迅速掠去!

赤色身影在半空之上飞速划过,如同一道燃烧的火线,快速向着远处蔓延!

......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楚流玥感觉到金铃子那股特殊的气息越发浓郁。

她神色一凛。

这便是快到了!

她俯首看向下方,看到在两座山峰中间,有一道崎岖的峡谷。

峡谷之中,有两道身影,看上去有些熟悉。

她心中微动。

唳——

团子一声清鸣,迅速俯冲而下!

但当他们快要靠近下方的时候,却忽然遭受到了一股无形的阻力!

团子的速度明显的慢了下来!

“快撤离!这一片空间有古怪!”

牧红鱼忽然开口。

宇文惊鸿和吴铭都是一脸茫然。

“什么古怪?”

牧红鱼抬手指向下方,神色严肃。

“这倒峡谷的空间,似乎受到了某种力量的干扰,变得有些混乱。”

“混乱?”

宇文惊鸿仔细的看了一眼。

山峦起伏,青峰秀丽,偶尔有微风拂过,山林飒飒。

“这看起来,好像没什么问题啊...“

楚流玥却是眉头微蹙,旋即道:

“团子,后撤!”

团子闻言,立刻震动翅膀,迅速向上飞去!

很快,那道无形的阻力便消失了。

团子盘旋在峡谷的上空。

楚流玥心中确定了什么,回头看向了牧红鱼。

“红鱼,你刚才说这片空间混乱,是什么意思?”

牧红鱼睁大了眼睛:

“难道你们没觉察到,这里的空间力量不一样吗?“

楚流玥眼底划过一抹暗光。

她只是隐约觉察到有些不对劲,但感受却并没有牧红鱼这般明确。

忽然,她神色微动。

“你是虚元之体,对空间的把控远超常人。这大约就是为什么你能感受到这些。”

牧红鱼愣怔了一下:

“...是吗?”

自从她知道自己是虚元之体之后,对自己最大的认知,就是能够瞬移。

在她的概念里,本身等级实力越强,那么瞬移的距离也就越远。

更多的,她却是不太清楚的。

此时,要不是楚流玥这么指出来,她还没发觉自己竟然还有这么个特点。

她一直以为大家都差不多的...

“不错。应该是你现在的实力提升了不少,所以对空间的敏锐度也提升了,这才能清楚的感受到那片空间的异常。”

楚流玥肯定的点点头。

另外两人听到这,也是猛然明白了过来,纷纷表示赞同。

在这几人之中,只有楚流玥和牧红鱼还没有突破七阶武者。

但牧红鱼在这方面的天赋和优势,显然远超他人。

“你还感觉到了什么,仔细说来听听。”楚流玥说着,看了下方一眼,神色微凝。

刚才他们靠近的时候,她已经确定了二人的身份。

按理说,他们飞下去的时候动静不小,那两人应该觉察的到。

可直到现在,他们两个也没有抬头看一眼。

这让楚流玥心中颇为担忧。

牧红鱼闻言,点了点头,指向了下方峡谷。

“打个比方吧。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空间是平稳的一整块,就像是一张纸,被均匀染上了一种颜色。而下面那里...却充斥着各种不同的空间力量,相互交错,彼此纠缠,就像是...同样的一张纸,但是被各种颜色画的乱七八糟。”

她一边说着,一边指向不同位置。

“那儿,就是单独的一块。而旁边,是两个小空间在相互挤压。而对面的那位置,虽然是一个完整的空间,但和其他的这些也不一样...”

尽管楚流玥几人并不能和牧红鱼一样完全感知,但从她的描述之中,也能了解一二。

“这么说...单单是这一道峡谷之中,就充斥着最少六七道不同的空间力量?”

宇文惊鸿惊奇的问道。

牧红鱼摸了摸下巴。

“差不多可以这么说,不过实际上的情况,比这个还要更麻烦。因为这些不同的空间会相互挤压和竞争,让这一整片空间的氛围变得更加糟糕。此时若是进去,必然十分危险!“

“那风迟他们两个——”

那两人可是就在下面呢!

只是此时他们似乎都各自盘坐在地上,中间隔着一段距离,不知到底在做什么。

“所以他们现在很危急...估计就是被困在了那里,出不来了。“

牧红鱼说着,看向了楚流玥。

“流玥,你看咱们接下来怎么办?”

楚流玥盯着下方的场景,陷入沉思。

尽管她不能和牧红鱼一样清楚的感受到这些,但从刚才遭受到的阻力来看,的确比预想的要难应付。

能拦下团子,足以想见这片空间交错蕴含的力量有多么可怖!

正在此时,一道尖锐的哨子声,忽然吹响,乘风而起!

却是羌晚舟,吹了当初尉迟松送给二人的哨子!

他在求救!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